第25章 光靠剑不行

我看着奥利库托怪物并且看到了一块大石头。正当我在想怪物看起来像一块巨大的熔岩时,怪物开始向我们这边走来。

虽然怪物的身体看起来像熔岩,但我完全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任何热量。

奥利库托有一种粘液,触摸时感觉像一块石头。这是我看的时候的感觉。

我冲向怪物,将埃莉诺甩了过去。

“嗯?这个很硬。”

我挥起剑得全力一击,只能够深入它的身体几毫米,它的身体异常坚硬。

(它来了!!)

“啧!!!”

埃莉诺向我提出了警示。

当埃莉诺被挡住时,我跳上奥利库托怪物的身体向上腾飞,而怪物的身体逐渐变大,好像要把我吞下去一样'嘎巴'的声音响起。

「要是被怪物以这种强悍的姿态俘虏的话,就逃不掉了。」

(也许怪物的内心可能很脆弱)

“听起来很经典。” 虽然我们是开玩笑说的,但我们并不想证明它是错的。

奥利库托怪物伸展身体,攻击比之前更加凶猛,充满了吞噬我的意图。

我侧身躲开,从他手无寸铁的一面,我从上面握住埃莉诺,然后向下挥动。我的手麻木了,好像埃莉诺撞到了很钝的东西。

我尽可能用力地挥动埃莉诺,足以感觉到地面在颤抖,然而,我甚至没能把那被拉长的黏糊糊的身体的三分之一砍下来。

“啊!!!”

我尖叫了起来。

我用尽我所能发挥的所有能量,然后将埃莉诺挥了出去。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埃莉诺的刀刃和怪物的身体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还在继续,怪物被一分为二。

“神奇…”

身后传来阿古苏的声音。这就是我想听到的。但是,我并没有在她的赞美中迷失自我。

“我的天-。”

我很震惊。被我砍下的怪物身体的一部分,一瞬间就再生了。它的身体一部分又恢复了原状。

(我明白了,现在这里的这个很危险)

埃莉诺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回荡。她得语气听起来很平静,很令人钦佩。

“我明白了。”

我深吸一口气,重新摆好与埃莉诺的架势,开始对怪物发动攻击。

嘎嘎嘎嘎。

我把奥利库托砍成碎片。

无论如何,我会使用埃莉诺来攻击它的身体。火花四溅,就像碎石片从彼此身边飞过一样。之后,我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我的进攻中。

“哈……哈……”

奥利库托怪物被砍成碎片,我已经完全喘不过气来。

“现在我已经把他砍到这个地步了……”

(还没有结束!)

“——?”

我很惊讶。

怪物得碎片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组装起来,重新成为一个整体,看来物理攻击不会削减它。最重要的是,由于之前过度击打这个怪物;现在我的手已经麻木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做同样的事情。

“纪君大人,我准备好了!”

“——!朝它攻击!”

我一边让埃莉诺摆出防御姿态一边尖叫着跳了下去。

之后,怪物就被阿古苏的雷系魔法直接击中了,怪物停止了动作。它低头看去,一脸疑惑。阿古苏从另一边走来,说道:“你真是太棒了纪君大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独自将奥利库托怪物砍成碎片,这种事情在你做之前从未发生过。”

阿古苏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不,连她的声音都充满了羡慕,老实说给了我一种复杂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个人处理怪物。

“我很抱歉我是一个吵闹的嘴。让我们尽快拿到矿石,尽快离开这里。”

“尽快离开这里?”

“是的。奥利库托的行动暂时可能会受到限制,但不久之后它就可以再次行动了。”

“怪物恢复得很快?如果你再用你的魔法击中它会发生什么?”

“我可以继续攻击奥利库托,因为它无法移动,但是,只有我一个人那会……”阿古苏随后带着歉意的表情说“我很抱歉”。

“开采奥利库托的最少魔法师数量是5人。为了安全起见,建议7人。”

“如果我们没有至少那个数量的人力,那么……它不行。这就是你想说的吗?”

“是的。如果你说我一个人能不能做,我当然可以。我可以击中怪物一次,抓住任何我能找到的奥利库托矿石,然后尽快逃跑。然而,这本身就非常危险。停止移动的时间并不确定,在开采奥利库托矿时可能会遇到怪物的袭击等危险。”

“我懂了。明白了。与此同时,让我们抓住我们能挖到的任何东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将抓住我们所能抓住的一切,然后在最后一分钟使用曲翼传送。

这么想着,我和阿古苏都开始开采奥利库托矿……但是,“纪……纪君大人。动了!” 阿古苏大声说道。

令我们惊讶的是怪物已经开始行动了。我让埃莉诺摆好姿势,上前掩护阿古苏。

“它昏迷的时间怎么这么短?”

“也有变成这样的时候……相当短的。”

“你的魔法怎么样了?”

“下一个需要一些时间。” 阿古苏用一种近似于哭泣的声音说,该死!我们这样就不能开采任何奥利库托矿。

现在我们将使用曲翼撤退,下次再来。海伦娜一直保持沉默,从我们遇到怪物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保持沉默。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这边,神色不变。

我想知道——我脑海中浮现的想法瞬间消失了。随着电流在我脑海中闪过。我尖叫了起来。

“海伦娜——!把那个魔法球扔到那个怪物身上!”

“好的。”

就像我所要求的那样,海伦娜把从我这里得到得魔法球(黑色),直接扔向怪物。

'嗖嗖嗖'球飞了起来,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击中了怪物的身体。魔法球(黑色)的效果是会用自己弱的魔法攻击目标。对于怪物来说,应该是闪电魔法。

刹那间,魔法球爆裂开来,电闪雷鸣。

至于我——我直接跳到了怪物身上。我紧紧抱住怪物,同时接受了闪电魔法。

“纪君大人?” 可以听到阿古苏惊讶的声音,这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不过,这很好。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和我计划的一样。

“纪君大人你还好吗?” 阿古苏一脸担忧的走了过来,紧随其后的是海伦娜。

“我很好。伤害不是很大。” 我移动我的身体,向他们展示我的身体。我不是强硬,但是我真的没有受到任何值得一提的伤害。

如果我真的要把我受伤的地方弄出来,那就是我的手肘会感觉有点麻木,好像撞到了某个角落或什么东西。

“我们开始收集矿吧。我会阻止怪物的行动。”

“诶?但…”

“事情就这样把……”我决定向看起来很担心的阿古苏展示一些我没事的证据。

我做的就像我以前做的一样,带着和火与冰一样的感觉,我开始使用雷系魔法。

无法动弹的怪物受到雷击。

“闪电!原来如此,纪君大人现在已经可以使用雷系魔法了,就像你之前受到的攻击一样。”

“啊,既然我在雷击中幸存了下来,只要我对它有亲和力,我就能使用魔法对吧?”

“是的!”

“简而言之,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计划——然后”

我想象着自己再次施展魔法攻击的感觉。连续两次攻击,怪物的身体倒了下去。

“看来我可以进行连续魔法攻击了。” 我说,好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雷系亲和,还有持续的魔力(不知道是不是……)。

好吧,我敢打赌它们都是我获得的(777次)作弊技巧的物品。

“把这个交给我,你们两个就可以专心收集奥利库托矿石了。”

“好的。”

“明白了。”

“啊哈,你们不用担心需要带多少,毕竟我们要使用曲翼回去。” 我对他们两人说道,然后转过头看着怪物。

我将注意力集中在怪物身上,以至于只要它一动就立刻射出闪电魔法。奇怪的是,我经历的与我想象的不同。

“我想知道纪君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第一次……我看到一个同时擅长剑和魔法的人。”

“如果你回顾一下历史,你就会明白。”

“历史?跟历史有什么关系?”

“纵观历史,都有英雄年轻时的轶事。纪君大人非常像他们。”

“我懂了。”

听完海伦娜和阿古苏的对话,我也就暂时安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