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2章 搁那装什么

叶欢神色微凝,透出一抹凉寒的戾气。

如今网络,比之于现实,更是浮躁。

若是他被网曝,被那些好事者,各种扒拉,对叶欢而言,是极为不妙的。

一方面叶氏家族的追踪,恨不得要他死。

另一方面自身目前修为,也远远不够强大。

他的心绪微动之下,便是安然。

以他这样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重生一世,面对这些芸芸众生,不过是蝼蚁而已。

出租车,停在了校门口。

凑巧,一辆豪华的迈巴赫,疾驰而来。

待车门打开,一双象牙般的美腿,从车门率先落下。

穿着时髦的女生,一袭离子烫的秀发,披在肩头。

一张姣好面容的脸庞上,写满着“高冷”二字。

不过,当她看到叶欢之时,她略微一怔,瞥了他一眼,径直走向叶欢。

叶欢目光触及这位高冷女生,心中隐隐浮现记忆。

她,正是叶家逼迫他去入赘的沈家千金大小姐,沈漫歌。

从颜值气质上来说,沈漫歌的确是大家闺秀,有着得天独厚的优渥。

相比于楚潇晴,可谓是各有千秋。

“叶欢,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会医术了?装模作样,讹诈潇晴家的钱财,你是什么身份,难道心里没点数么?”

“出身磕碜,也就算了,行为思想,还这么龌龊,你可真叫人恶心。”

叶欢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斜睨了沈漫歌一眼,漠然“呵呵”冷笑了两下,继而冷淡地道:“你说完了吗?”

沈漫歌被叶欢这种傲慢的举动,更是生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说错你了吗?”

“真是人穷志短,烂泥扶不上墙!”

正说话间,几名浑身上下,穿搭时髦名牌的同学,凑了过来。

一位手腕戴着一块百丽翡达名表的卷毛男生,轻蔑地瞟了叶欢一眼,嘲讽地道:“哟,漫歌女神,谁烂泥扶不上墙了?”

“既然是烂泥,就该丢在臭水沟粪坑里,连活在这个世上,都是污染空气的。”

江耀是沈漫歌的追求者之一。

一直对沈漫歌死缠烂打,想要把沈漫歌追求到手。

但,沈漫歌的高冷,也是青州大学出了名的。

或许,对于沈漫歌这样的,出身豪门。

追慕者本就不在少数,她也很享受被众星捧月的感觉。

无论去了哪儿,她几乎都是焦点。

而江耀家境同样,是整个青州一流世家之一。

“我怎么听说,叶家想要将这个庶子废物,送到沈家,当赘婿呢?漫歌,你瞧他那穷酸样,啧啧啧,哎哟,就跟街边的癞皮狗差不多耶。”

一位打着耳钉、长着一双杏仁眼的女生,接过话匣,进一步讽刺道。

她叫岳姗姗,是他们这一群,所谓上流社会圈子里的一员。

平时,为人尖酸刻薄,说话都是带刺的。

旁侧,一名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的男生,长得倒也干干净净,白白胖胖的,国字脸蛋。

他扶了扶眼镜,轻然嗤之以鼻,并未说话。

但那双眼睛里,亦是透出对叶欢的鄙夷与蔑视。

他叫梁烨,是青州梁市长的儿子。

出身官宦之家,自小就有着优越的环境。

在这几个人后面,还跟着其他一些圈子里的同学。

他们看叶欢的眼神,就像是看垃圾一样的嫌弃。

“漫歌女神,照我说,你可要远离这种垃圾人,否则,一旦被他缠上,那就跟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

“哈哈哈,喂,庶子废物,你该不会是以为,入赘沈家,像那些网络小说的赘婿文一样,漫歌女神对你爱得死去活来,你能实现华丽转身,屌丝逆袭,走上人生巅峰吧?”

“瞧你这话说得,咸鱼也是有梦想滴,关键你不是咸鱼,而是一条滂臭的烂鱼!”

“哎哟喂,我去,我看着他,我都快要吐了,你们看过直播视频了吧?就他?还少年神医?真是搞笑哦!”

“……”

叶欢一脸孤高桀骜,面对这些同学的嘲讽,他根本是当做空气一样忽略掉。

虽然在地球上生活的人们,觉得,这是讽刺,这是羞辱。

可相比于万年修仙,所历经的一切,艰难险阻,区区几只蝼蚁蹦跶跳脚,又算得了什么。

他暗自微微摇了摇头,举步往校门口走去。

“站住!”

所有同学都愣了愣神,都觉得,叶欢他是装逼。

都这么嘲讽他了,他竟然丝毫不动容,还故作深沉。

现在,更是忽略了所有人,扬长离开。

江耀率先喝阻一声,“废物,我们准许你走了吗?你搁那装什么,玩深沉吗?”

他箭步上前,挡住了叶欢的去路,一字一顿地质问道。

“让开!”

叶欢从牙缝里,崩出来两个字。

威严肃穆,令人不寒而栗。

即便是这位练过搏击、格斗的江耀,不免被叶欢这一声低吼,震慑住了心神。

不过,身后那么多同学在看着他,尤其是心仪的女神沈漫歌,还在场。

他怎么可能连一个庶子废物,都被吓唬住。

“呵!”

江耀嗤笑一下,抬手指了指叶欢,“行,小子,你牛逼,你算哪根葱,敢在小爷的面前叫嚣。”

“今天要是我不修理、修理你,你还真当是给你颜色,你开染布坊了。”

其余的同学见状,纷纷怂恿起来。

“耀哥,你可别吓唬他,不然一会他尿裤子,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嚎啕大哭呢!”

“你们说,叶家咋想的,打算让这种废物入赘?真是搞笑了,耀少哪一点,不比他强百倍千倍!”

“小子,你讹诈了潇晴家一百万,你可真是牛逼了,你那么厉害,咋不上天?”

江耀抡着拳头,便要往叶欢身上招呼。

“住手!”

眼看江耀拳头就要打在叶欢身上,一声娇喝,楚潇晴倩影出现在了所有同学的面前。

沈漫歌立即凑上去,微蹙眉,“潇晴,你和你爷爷到底咋回事?怎么能让他给讹诈了一百万了呢?”

“就是啊,潇晴,就他,是什么货色,难道你不清楚吗?”岳姗姗亦是附和道。

“必须要他交出来,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对于他而言,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赚到这么多钱。”

楚潇晴美眸看了一眼叶欢,微微翕动朱唇,欲言却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