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怒杀姚江

古少龙不想让冯依茹他们知道,特意让古志城找个借口叫他们离开。

自己则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你就是院长吧,我希望两个小时内,不许有任何人进入古志城的房间。”

“抱歉,古志城是我院重症病员,我们要随时监护。再说,你要干什么?”院长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此时面露警惕。

“古志城是我叔叔,这卡里有一百万,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好。”古少龙把一张卡拍在了桌子上。

看着银行卡,院长露出笑容,立即点头答应。

这家医院在南朝区算是最好的了,但跟整个龙江比却显得微不足道。

龙江城共有五大区,南朝区无论是经济还是规模实力,在这里面排名最末。

有这一大笔钱,他当然乐的屁颠,再说他也相信古少龙不会害自己的叔叔。

接下来,古少龙回到了古志城房间。

“少龙,他们都回去了,可以开始了吗?”古志城道。

古少龙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块包裹着的黑布。

打开一看,是十八根金色的长针,每一根都有半尺长。

古志城楞道:“这是针灸??”

古少龙沉默走上前,预防他大喊大叫,直接把他弄晕。

而后把他双腿露出来,先是正骨,随后抽出一根金针,瞄准膝盖一个穴道扎了上去。

紧接着,古少龙摊开手掌对准金针上方,体内的古武真气源源不断的灌进金针里面。

又抽出第二根金针以反方向插了进去。

接下来,第三根,第四根……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古少龙额头被汗水浸湿,显然消耗了不少真气。

随即擦了擦汗水,摇头苦笑道:“我若是先天三重,就不会这样费力了。”

只见古志城双腿膝盖以下,插着十八根金针,这样算是治疗结束了,整个过程并未停顿,一气呵成。

又过了一个小时,古志城醒了过来。

“二叔怎么样?”古少龙问道。

古志城惊讶道:“感觉有点知觉了,就是太痛了。”

“疼痛避免不了,我已经给你接骨了,并用金针已经固定,算是成功了,只不过还得一个多月才能下床走路,要想恢复如初也得三个月才行。”古少龙如实道。

古志城一听,激动的再次落泪。

直到天黑,古少龙才收针,这时吴霞他们已经返回。

古少龙让古志城保守秘密,又待了一会,与冯依茹离开了。

古家,刚洗完澡的古少龙接到了天权的电话,便出了门。

天仙桥。

“龙尊,今天盛云区的不少富商看中了西北的龙江陵园,可那里面有古家的陵墓。”

古少龙一言不发,但天权能感觉到,古少龙的气息非常冰冷。

“都是谁?”过了片刻,古少龙缓缓开口。

“回龙尊,有钱永明,陈九还有一些大富商。”天权抿了抿嘴唇继续道:“龙尊,这次扩张龙江老头子并没有下达具体指令,是要我们随便扩建,至于龙江陵园在西北方紧靠江边,占据地理优势,一些地产富商都看中了那里。”

“这么说他们是想叫你拆陵园,在那建房?”古少龙道。

天权点头道:“嗯,钱永明,陈九带着大礼来总府,不过都被我拒了回去。”

“记住,龙江陵园不能拆。”

“是,龙尊。”

返回家,刚上了电梯,古少龙看到走廊里面有几个黑衣大汉来回溜达,门口处更是有两个人把守。

当即心头一紧,暗道不好!

房间内。

姚江揪着冯依茹的头发狠道:“臭婊子,你可让我好找啊,那天敢拒绝老子。”啪,说着对冯依茹抽了一个嘴巴子。

“还有那个死废物居然敢打我,他没在家最好,外面他要敢回来老子弄死他。”

冯依茹瘫在地上,捂着脸哭道:“姚江,对不起,求你放了少龙,不要再找他麻烦了。”

“那废物那么羞辱我,你叫我放了他?休想!我说过,我受到的屈辱我要万倍还给他。”

“在我面前你还敢为他求情,你个贱女人!”说着又打了冯依茹一个嘴巴。

冯依茹脑袋贴在地上,她知道姚江的势力恐怖,不敢反抗。

姚江揪着冯依茹的头发,淫笑道:“让我放了他可以,不过要看你表现了。”说着,解下皮带。

“不要,求求你不要。”冯依茹满脸惊恐,身子向后退。

“嘿嘿嘿!让老子舒服了,我就答应你饶了他。”

姚江阴笑,步步紧逼,此刻裤子已经脱得还剩一件。

这时,一声巨响,门被踹开。

古少龙看到这画面,顿时杀意冲天,双目布满血丝。

姚江看到古少龙,身体猛的哆嗦一下,恐慌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外面可是有十几个手下呢,怎么会让他闯进来。

姚江对古少龙即恨又怕,上次的羞辱历历在目,现在一张脸还没有消肿。

“你该死……”古少龙声音嘶哑,宛如地狱阎魔。

上来,直接一拳砸了上去。

噗!姚江喷出一口鲜血,骨裂声传来整个胸膛凹陷下去,躺在地上气息全无。

一拳解决。

“啊……!”冯依茹哪见过这场面,吓得尖叫起来。

“小茹!”古少龙急忙上前把冯依茹抱回房间,不让他看到这画面。

“你把他杀了!”冯依茹骇然道。

“他该死!”古少龙冷道。

好一会,冯依茹才渐渐平静下来,沉默不语。

古少龙坐在客厅里,看着一屋子的尸体,点起了一根烟。

没一会,天权赶到了,看到一屋子的尸体随即低头道:“属下疏忽了,请龙尊降罪!”

“把这些尸体处理了,另外,把他的脑袋割下来给姚继发送去。”古少龙道。

“是,龙尊!”天权刚转身,下一秒又回头说道:“龙尊还有一件事,姚继发那边有动静了。”

“钱永明跟陈九等人对龙江陵园势在必得,因为没有属下的批准所以他们找到了姚继发,他们想借姚继发的手来拆了龙江陵园,因为整个龙江只有姚继发敢跟官方作对。”

“听说姚继发知道后极为兴奋,恰好他与我们有恩怨,一个小时前姚继发便派人去陵园了,不过请龙尊放心,玉衡已经去了。”天权一口气说完。

古少龙冷哼,钱永明他们这是给姚继发促成了一个发泄的机会啊!不得不说这很巧合。

不过有玉衡在场他完全不担心。

姚继发想玩这个猫戏耍老鼠的游戏,古少龙乐意奉陪。

“给我拿一些钱。”古少龙忽然抬头道。

天权立即从兜里拿出几张黑色的银行卡,古少龙随手拿了一张,转身走回屋里。

“小茹,对不起,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的,我没有做到。”古少龙低声道歉。

冯依茹靠在床沿上,两眼无神道:“只要他能放了你,我受再大的委屈也值得,可你直接把他杀了,你能有退路吗?姚继发不会饶了你的,他连总府的人都不怕。”

对她来说,这事太大,已没有能力挽救了,就算总督也救不了他。

“我还是那句话,任何欺负你的人我都会送他下地狱。行了,我不会有事的,我们走吧!”古少龙说着扶起冯依茹。

“去哪?”

“这房住着晦气,不要了,我们去买新房。古少龙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