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弄一回啊

“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了,满意吗?”古少龙笑道。

然而,冯依茹并不高兴,耷拉着脸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五亿七千万吶!”

古少龙挠挠头,想了一下道:“你还记得前几天我那位朋友送来的钻石吗?他把钻石都卖了,我管他借的钱。”

随便找了个借口,古少龙并不是执意要瞒着她,只是还不到时候。

冯依茹依然冷着一张脸:“再好的朋友这么多钱说借就借给你了,我还是不信!”

古少龙无语,再次撒谎道:“我们是战场上的生死战友,关系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就算这样,这么多钱我们什么时候能还给人家啊!”

“行了,我的姑奶奶,快进去看看我们的房子吧,小诺放学回来肯定会高兴的。”古少龙拉着冯依茹快速打开了房门。

刚进门,看到里面第一眼,冯依茹便沦陷了。

连古少龙这等超神的大人物也不禁吃惊。

里面金碧辉煌,且客厅巨大,整座大厅充斥着古香古色的贵族气息。

古少龙摇头一笑,不愧是一分钱一分货,这房子比国外的帝宫都不遑多让。

接下来,古少龙带着冯依茹上下转了一圈,天台上有露天游泳池,可以泡在水里观望着身后的江海,而且后方还有一些娱乐设备。

摩托艇,船艇,应有尽有。

就在二人观望新家的时候。

另一边,千波岛。

正如其名,这是一座方圆几百米的岛屿,位于龙江城东北方,岛上建立着一栋古典阁楼。

大厅内,一身白色唐装的姚继发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手里盘着核桃,在听到门响后,缓缓睁开眼睛。

“发爷,不好了,咱们派去龙城陵园的兄弟,都……都被杀了!”一名黑衣大汉浑身是血的跑了进来。

咔!一声脆响。

姚继发把手中的核桃捏碎,脸色阴沉道:“谁干的?”

“不清楚,对方只有一个人。”

“什么!四十多人被一个人都杀了?你们手里的家伙是干嘛吃的?”姚继发蹭的怒起身。

“发爷,他太厉害了,兄弟们用枪都对付不了他。”

“怎么只有你回来了?”姚继发怒道。

“他……他他故意把我放回来的。”

“给我去死,一群废物!”姚继发直接一枪将他击毙。

到底是谁干的?难道跟古家有关系?姚继发喘着粗气想着。

“不好了发爷,出大事了!”

这时,又跑进来一个黑衣大汉,手里提着一个麻袋。

“发爷,江少爷他……他”大汉苍白的脸色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着麻袋。

姚继发立刻打开麻袋,只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了出来。

“小江!”姚继发吓得坐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姚继发怒吼道:“谁干的,到底是谁?”

姚继发陷入疯狂,两只眼睛血红无比,浑身杀意腾腾。

“发爷,好像上午江少爷带着几个兄弟去古家了。”黑衣大汉小声道。

“古少龙!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姚继发怒吼!

黑衣大汉在一旁不敢抬头,这一刻自己的老大,这位龙江地下之王真的怒了。

同时他拳头紧握,心想,在龙江谁敢跟老大作对?哪个不俯首称臣,可偏偏古少龙这个异类,莫非他不知道老大的身份?

没多会,门外再次进来一个黑衣大汉。

“发爷,姜仁良特来拜见!”

“滚出去,老子这会谁都不见!”姚继发目前正处于极度悲伤中。

“发爷,他可是西南战区的中尉……”

“让他滚。”

“发爷,他这次带来了古少龙的消息。”

……

天仙桥。

古少龙面带笑意,拿着电话道:“玉衡,接下来姚继发可能更加疯狂,你的任务就是守着陵园杀光来犯之敌。”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在他面前站着六大战将,此刻都在等待命令。

七大战将都是万中无一的绝顶强者,在各自领域当属无敌。

天权:擅长情报跟易容,但武力一般,当然这只在他们七人当中来说。

天璇:聪明绝伦,再世诸葛,是古少龙的军师,武力最弱。

天玑:一身影术神鬼莫测,擅长刺杀。

玉衡:拥有无双战力,头脑一般,属于有勇无谋。

开阳与摇光以及天枢,这三人各项数据比较靠前,属于全能王者。

这时古少龙开口道:“现在情况有变,你们有新的任务。”

“天权,你继续负责总府那一摊子。”

“天璇,你辅佐天权,在他身边帮他出出主意。”

“天玑,把我二叔转移到枫林区医院,不准走路风声,暗中保护他们。”

“开阳你到学校保护小诺,接送她上下学。”

“天枢,你去保护冯向天跟郑秀,记着,其他冯家人不管。好了,你们去吧!”

“属下领命!”几人应声,快速离开。

只剩下摇光一个。

“摇光,你去趟战区……”

……

直到晚上,古少龙回到了家。

刚一进门,小诺就扑了上来,眨着灵动的大眼睛道:“爸爸,妈妈说这是你给我买的新房子是吗?”

古少龙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喜欢吗?”

“喜欢,比我们之前的房子大多了,还漂亮,爸爸我爱你。”说着小诺亲了古少龙一口。

一旁的冯依茹不禁撇嘴,“你这小丫头,给你个甜枣你就美坏了。”

“对了,下午接小诺下学的那人是谁啊?”冯依茹问道。

“我战友。”古少龙看小诺走远了,继续道:“我担心小诺还会遭到上次的情况,只好让我朋友暗中保护她。”

古少龙还是决定告诉冯依茹实话。

冯依茹叹了口气道:“少龙,我不想过这种日子,我受点委屈没什么,我不能让孩子跟着担心受怕。”

“以前吧,自己带着孩子虽然有些累,但过得很充足,至少不会担心这担心那的,自从你回来后,到处惹事,我很害怕小诺再受到伤害。”

“我知道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但你还是太鲁莽了,做事不考虑后果。现在的你我捉摸不透,为了自己面子,借那么多钱买房子,你知道吗这样的房子我真的不喜欢。我想你成为人上人,但你为了跟雪茹他们攀比故意去撑面子,你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过了好一会,冯依茹见古少龙不说话,冯依茹道:“少龙对不起,我是不是伤害到你了。”

古少龙摇头一笑,依旧没有说话。

心想,看来这些都是她的真心话,眼下只有自己清楚,冯依茹这是误解自己了。

不过,古少龙也不去解释,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她会懂的。

“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会摆平所有困难,让你跟孩子过上清净的日子。”

冯依茹抿了抿嘴走上了楼。

古少龙看着她的背影,怅然一叹,随即点燃一根香烟。

他很少抽烟,一般都是有心事的时候来上一根。

半夜,冯依茹的门响起。

冯依茹裹着浴巾开门,一看是古少龙,皱眉道:“你干什么?”

古少龙脑袋往屋内一探,小声道:“孩子睡了吗。”

“睡了,干什么?”

古少龙搓着手表情犹豫道:“那个……那个弄一回啊!”

“滚!”

说完,冯依茹猛的关上了门。

古少龙翻了翻白眼,回到了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