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归途漫漫(二)

我强忍着恶心,吃下了一颗兔子眼,我师父笑了笑,说道:“嗯,还行。天儿,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我点点头,那时还小,对于这种事情还处在对于电视剧上的理解,我问道:“师父,我们是什么门派吗。”

我师父磕了磕烟斗,说道:“我边说,你边吃,这盘兔子眼,你必须吃完。”

我听后一阵恶寒,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恐怕,我吃不完,是走不了的。

我师父见我重新拿起筷子,这次继续说道:“咱俩不算门派,算是一个传承吧,我会慢慢教你本事,但你要记住,我只教你三年,三年一过,我就不再插手,现在还不是你学本事的时候,我现在只教你一些基础的,过了今晚,以后只有过年过节、放假,你才可以来找我,咱们两个的事,不许跟任何人说,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强忍着恶心咽下一颗兔子眼,说道:“师父,我可以和孙悟空一样吗?”

我师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说不准,哈哈哈,快吃吧,吃完回家去。”

我点点头,继续强忍着恶心吃着,但我一想到可以像孙悟空一样,心里莫名的高兴,那时候7岁,电视上循环播放孙悟空,从电视剧到动画,觉得最厉害的也就是孙悟空了。

吃完最后一颗兔子眼,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问道:“师父,之前我掉魂的时候,你是不是去过我家啊。”

我师父突然严肃起来,点了点头,我见状继续问道:“当时我在一个地方,好多人,我还看见了我自己躺在床上,还能看见我爸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师父说:“嗯,告诉你也好,理论知识还是给你讲讲好了,都说人受到惊吓的时候,会在被吓到的地方留下自己的一魂,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人的魂能抽离身体,无非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死了,还有一种就是被人勾出来,掉魂巨大多数都是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看到了,勾了出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想要侵入身体,咱们的术语叫夺体,你当时就应该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勾了。”

我点点头,下意识性的,我也只是听个大概,全当故事听了,我说:“师父,我记得我见过家里有黑影,就在我们阳台上,我好久都没再见过了。”

我师父一听,猛地坐直身子,眼睛瞪了起来,说道:“黑影什么样?”

我想了想,说道:“看不清,黑乎乎的,我只记得,当时我一转眼就看不见了。”

我师父站起身,说道:“走,我送你回家。”

正想到这,突然,我们包间门被人敲响。

我和阿宇对视一眼,立刻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