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猫脸老太太

我急忙跑过去,阿宇和三师叔跟在我后面,雷冰说到:刚刚我打电话问了我之前的一个战友,能用手机定位。

我一听悬着的心松了一点,师父走后,我接受不了再有一个亲人从我身边离开。

我立刻说了李曳的手机号,雷冰点点头,打了一个电话,很快雷冰手机上就显示出一个亮点。

三师叔见状说到:也好,明天进山,咱们去找你二师叔。

我点点头,阿宇听到后立刻进房间开始收拾东西,雷冰听到后说到:我找一个朋友一起吧,可以吗?

我看了一眼三师叔,三师叔转过身,一边往房间走,一边说到:明天你带队,我可不管。

我听后笑了起来,而后说到:雷子,你那个朋友什么时间能到?

雷冰发了一条消息,说到:明天一早就能到。

我点点头,示意雷冰先去休息。

之后我来到院子里,抬头看了看天,笑了笑,我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有什么其他情绪,总之,我突然感觉有点轻松。

我们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我知道这次进山一旦碰面那估计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就会交手,我要做足万全准备。

踏云犀现在恢复了七七八八,也可以作为自己的一个保命手段,这段时间的修行,或许这次有资本跟林婉碰一碰。

很快入夜,我将玉葫芦放在院子里让月亮能照到它,我需要早点休息,今晚不再打坐修炼。

我,阿宇,雷冰三个人躺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半夜,我又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起初没有管,可很快我就受不了了,我猛的坐起来,刚要下床,眼前的一幕躺我大喊了一句卧槽!

在门边,我清楚的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佝偻的身影,穿着一身村里常见的老太太的服装,可脑袋确是一个猫头!

人头大小的猫头就在这位老太太的身上,这个怪物听到了我的声音,不在挠门,那双干瘪的长着利爪的手不再挠门。慢慢的垂了下去。

猫头转过来,绿油油的眼睛紧盯着我,嘴上露出了人一样的笑容。慢慢的开口说话,沙哑的声音从猫嘴里吐出来:肉,肉。

楞的一下。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半夜的,一个长着猫头的老太太紧盯着你,眼睛里全是贪婪,我猛的推了一把阿宇,阿宇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揉着眼问我:怎么了,杰哥?

话刚说完,猫头老太太大喊了一声肉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一把推开阿宇,老头头猛的砸在床上,可怜的木床顿时散架,轰的一声,雷冰被突然的下坠吓醒,骂了一声:大半夜不睡觉拆家啊!

我大骂了一声:别睡了!再睡命都没了!

阿宇,雷冰也看到了床上的猫头老太太,都骂了一声

而后我们三个人迅速跟这个猫脸老太太拉开距离,阿宇使劲拽了拽门,门纹丝不动,而后发泄似的踹了两脚,大喊:门拉不动!

猫头老太太突然调转身形,冲着阿宇扑了过去。

雷冰见了,急忙迎着撞了上去,猫头老太太在空中没有借力点,被撞飞出去。

雷冰将阿宇拉到身后,说巧不巧,猫头老太太正落在我的前面,而后张嘴就要,我急忙闪过,我们三人靠在一起,猫头老太太站起身,一脸嬉笑的盯着我们,突然她低下头,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啃了起来,借着月光,我们三个人看着猫头老太太手上抓着一个人手正津津有味的啃着,嚼骨头的嘎嘣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更加渗人。

猫头老太太嘴角谌着血,看着我们三个笑了笑,嘴边还挂着一块没嚼碎的肉。

我当时胃里就感觉不舒服,特别想吐。

阿宇紧紧捂着嘴,能听到干呕的声音。

雷冰小声问我:这他妈什么东西?

我小声回复到:我他妈哪里知道。

跟着你,我就没什么好事,睡觉都不踏实!雷冰气呼呼的回了一句。

我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我跟纳闷,这么大的动静,我三师叔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猫头老太太突然咬着没吃完的断手,身子弓了起来,我身上的宝贝没了安全都交给了三师叔帮我看管,阿宇更别说了,三师叔最近教了他什么我都不知道,雷冰,看得出来他很愤怒,但是,他现在身上出了一条内阿裤什么都没有。

不用说雷冰,除了阿宇穿着睡衣,我也是只穿了一条内阿裤!

我从脚边捡起了三根棍子,床塌了,一地的木头棒子,我们三个人手一根用来防身。

猫头老太太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声,猛的扑了过来,我瞅准机会,一棒子抡到她身上。

猫头老太太吃痛,用脚蹬了我一下,而后借力落到一边。

我揉了揉胳膊,上面的两个鞋印十分清楚。

我们三个簇拥着跟猫头老太太拉开距离,老太太把嘴里的断手放到了口袋里,揉着自己的肩膀,恶狠狠的盯着我。

阿宇见了,说道:完了,杰哥,你给她一棍子,她记住你了。

我回头骂到:闭上你的乌鸦嘴!

猫头老太太刚刚挨了打,不敢轻举妄动,我现在就很怀疑,前几天我起来看的时候,也没见她啊!

怎么今晚就出来了!

我脑子开始快速思索师父笔记上的内容,想了好几遍,才发现没有啊,没有治这种东西的方法啊!

我真怀念玉葫芦在身边的日子,我透过窗户看到玉葫芦静静地立在院子里。

我好想哭,踏云犀和鼠老都在玉葫芦里,猫头老太太竟然蹲坐在地上,开始像猫一样舔起了手,时不时的看我们一眼,但那眼神里我看到了狡猾。

这畜生在思考!

我们三个一点不敢放松。

现在天凉了,我和雷冰冻得打哆嗦,但猫脸老太太不动,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必须承认,我们三个估计打不过她,就算能打过,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低!

三师叔,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三师叔。

我正想着,突然感觉我后面凉凉的,我回过头,我当时心凉了一半,我跟一双猫眼对视上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猫头老太太出现在了我们身后。

我急忙将雷冰和阿宇拉开,跟窗户拉开了距离,我躲闪不及,猫头老太太一口咬在我胳膊上,我疼的大叫了起来。

猫头老太太笑了起来,而后加重了力道,我能感觉到那一口假牙镶进我胳膊里,鲜血流了出来,我举起胳膊,用尽力气朝着猫头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木棒断裂,猫头老太太吃痛,松开了嘴,但是手一挥,利爪从我胸上划过。

疼,真疼,我感觉我胸上的皮都要被撕下来。

猫头老太太还想攻击,雷冰和阿宇急忙上前看拦开猫头老太太,将我拉了回去。

我胸前有五道抓痕,鲜血渗出来,我抱着被咬的胳膊,疼的紧锁眉头,连连倒吸凉气。

血顺着我的身子留了下去,我每一次呼吸都扯着胸口的伤口一阵疼痛。

雷冰警戒着,猫头老太太揉着脑袋,呲着尖牙。

我忍痛说到:你们两个想办法跑出去!

雷冰说到:行了。能跑早跑了,想办法活着再说。

就在这时,我们身旁的屋门突然打开。

我们三个看去,三师叔穿着睡袍,背着手说到:三个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