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少年与少女(7)

“我想现在拆开这封信。”

这么说完,咲月用桌上事先准备好的拆信刀,划破信封上的封蜡。

也许是为了表示她没有说谎,她顺势将信封翻转过来,在桌巾上拆封。一张纸飘然落下。

“……之后会依序传给在场的各位看。首先,请容我先过目。”

咲月拿起信纸,开始看信。

她只用几秒就看完了。

“那么,我念给各位听……我,第二十七代墨尔本家家主,小刚·墨尔本指名弟弟,若涵·墨尔本成为下一代家主。完毕。”

唉。

果然是这样。我有种松一口气的心情。

我抬头看向坐在身旁的爸爸,他一脸呆愣。

我想也是。光看他在休息室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作梦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应该是因为他很相信非常了解自己这个人的哥哥,也是因为必须拥有骑士称号的制度。

他刚刚才一脸得意地扬言说:“没有骑士称号就没办法成为墨尔本家的家主。规定就是这样。”但那只是若涵自己这么认为,至少不是绝对。

“请等一下。”

这时,坐在靠近上座的一名老爷爷开口。不愧是长年在武将家工作的人,声音即使沙哑也很有魄力。

“若涵应该没有骑士称号才对吧?”

果然会在意这点吧。

这个国家可没有文官掌军的概念,由没有骑士称号的人成为家主果然很奇怪。对这位老爷爷来说,会觉得非常不对劲。

“是的。若涵大人没有骑士称号,但是关于这件事,我们已经请示过女王陛下,也特别获得了许可。”

我偷看最重要的当事人──若涵的脸色,他似乎还没有理解状况。

爸爸依旧露出非常茫然自失的表情。

“如各位所知,墨尔本家的领地是王家天领的南边,位于半岛最深处的尾端,管理着王国中最温暖富饶的土地。因此,每一代派往他国的援军都由墨尔本家担任。”

墨尔本家在王国中是最富饶的吗?我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因为很富饶而遭到强行加诸多余的负担,那也是不断被迫抽到下下签的理由之一吧。然而要说的话,那是漂亮的场面话,实际上理当不是这样。

墨尔本家的领地在王家的天领南边,位于半岛的尖角上。反过来说,包含位于王都云霄的王家天领,其他将家的领地都比墨尔本家还北边。

这样说来,墨尔本家的领地要到最后一刻才会受到威胁。和对浮泽国而言的云天国一样,其他领地具有庇护功用,形同防壁。

因此,从女王的角度来看,墨尔本家做为紧急时刻的战力是无法相信的。站在王都门前的人们会为了自己拼命战斗,但身在后方的人们会想要逃避,或许没办法全心投入战斗。那么,先当作派到其他国家的援军利用吧。其他将家原本就处于在敌军入侵路线上,所以先保留下来。应该是这样的想法。

作为政治家,这是理所当然的思考,所以这不是我的猜疑,她应该确实有这个想法才对。

“不过,在这次的战役中,墨尔本家终究山穷水尽,难以维持骑士团的战力。女王陛下理解到这点,下达了命令,让我们在战力恢复前专注于重建军团。因此特别照顾我们,表示家主暂时不是骑士也没关系。”

竟然也已经对女王采取了政治行动。

若涵完全被摆了一道。

我从一开始,还没打开遗嘱就带领我们到高位者的位置上就知道了,但咲月是事前就知道了遗嘱内容。也许是小刚在出征前就有和她说过,也有可能是打开过一次后,再度黏上了封蜡。

真高明。

她早就知道了,代表她也能事先通知若涵。她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想让他措不及防。

如果有事先告知,若涵也可能会在家里做出结论,只寄出一封写着“办不到,我拒绝”的信过来。她是想避免这个状况吧。

“咲月。”

这时,总算振作起来的若涵开口:

“这个,遗嘱中的要求是我至高的荣幸……但我实在没办法担任,容我辞退。”

嗯,会变成这样吧。

话说,小刚为什么会指名若涵?我完全搞不懂。

不管怎么想,他都不适合啊。

“若涵大人,若您希望,您可以过着和现在相同的生活。”

嗯嗯嗯?

什么意思?

“实务会由我们来执行。”

意思是要把若涵当成傀儡吗?然后由咲月掌握实权。

那样不管怎么说都很危险吧。

“由咲月主导墨尔本家吗?这……会不会不大好?”

看来若涵果然也觉得很危险。

由咲月主导墨尔本家,对我和若涵而言是无所谓,但是对在场的其他人来说是非常不得了的禁忌。

简单来说,不可能顺利。

为什么呢?这个国家十分不喜欢以性别区分专业领域,所以演变成了王位和中央政权归属于女性,军事归属于男性的制度。

乍看之下,构图就像是整个国家的男女都对立,将家以性别歧视的理由不断排斥女性,但是并非如此。

这是更单纯的事。因为已经是听从女性的命令参与战争的,如果连军事领导者都是女性,男人感觉就像战斗用的工具,承担伤残与丧命的风险。这样一来,男人也太难配合下去,因此军方要职都由男人负责──形成了这种默契。

如果咲月是从骑士院毕业,拥有骑士的称号,那她也算是战士之一,但她应该不是,大概是从名为教养院的文官学校毕业的。这样的话,肯定会引起骑士们极大的反感。

“不,如果若涵大人期望我作为家主大显身手,当然也没关系。不过我的本意确实是我会率领部下在您底下不辞辛劳、贡献心力。”

你说的是真的吧?我开始觉得很可疑。

“呃,在那之前,应该有很多其他适合的人吧?”

“其他适合的人都是远房亲戚,大约有三个人选。虽然都拥有骑士的称号,但是要论爵位的话,都只是骑爵,其中两人甚至不是墨尔本家的领民。”

关于爵位,我了解得不够多所以无法理解,不过她说不是墨尔本家的领民,就是指嫁到其他领地家族的女生吧。

若是这样,这大概就像是从其他国家找人来当自己国家的国王,感觉会很糟。

不过,之前听说名叫拉格德的人不包含在内吗?如果我的记忆没错,在宗家的亲戚中他是关系最亲近的人才对。

“而且,若涵大人在骑士院的学分有确实留下纪录。若涵大人在300个学分中,取得了两百九十个学分,也有颁发许可证的纪录。如果现在去骑士院办理手续,应该可以马上取得骑士称号才对。”

是这样吗?

看来,若涵努力到了快要毕业的前一刻。都努力到那个地步了,待到毕业就好了啊。毕业后取得骑士称号,最后会有类似半军人预备役的地位的好处吗?

“不,我是因为深切地感觉到自己不适合当骑士,自己下定了决心才休学……要我重新取得骑士称号……”

嗯,说得也是。

我非常尊敬我爸爸若涵,觉得他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但我完全不认为他适合当军人。若涵应该也是打从心里感觉到这一点才下定重大的决心,要放弃家业。

他哥哥也是,是抱持着什么想法才会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指定弟弟为下一任家主?毕竟他也曾经对我拔刀相向,难道他其实是有许多问题的人?

“您放心。把话挑明了说,若涵大人只是过渡性质的家主。”

啊?

过渡?

“只要在此若涵大人之子将来从骑士院毕业,继承领地就好了。”

若涵之子是指谁?

除了我,他有私生子吗?

哎呀呀,这下子情况变得很麻烦喽。

回去以后,弥兰肯定会气到怒发冲冠。这时候,我作为男人必须袒护他才行……

……不不不。

唉……是我吗?

“这──!我不会让儿子成为骑士!不,如果是他选择了这条路是无所谓,但我不打算强迫他!”

若涵带着从椅子上站起身的气势,大声说道。

我感受到他对儿子的爱。在若涵心里,不想强迫儿子度过残酷的军人生活的想法也许很强烈。

真了不起,值得尊敬。

“这很难说,男孩子会崇拜骑士啊。”

“或许是这样没错──!但是,让他在这个年纪背负这样的重责大任──!”

此刻,我也说几句话比较好吧。

老实说,我也完全不想成为骑士。

我不讨厌住在这个国家,但是,如果要拿着刀枪战斗是另当别论。我完全没有爱国之心,也不打算为了国家丧命。

“您不用担心这点。若是那样,有夏宁宁在。等若幽弥毕业,如果实在没办法胜任墨尔本家的家主,我会负起责任,作为首领找到适合的人选招赘。毕竟到时候,夏宁宁也到可以结婚的年纪了。”

在星辰之子的世界里,有规定不行在幼年时结婚吗?

那样是很好啦……嗯~要选择那种退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