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白蛇新郎官

村里人都叫我蛇婆娘。

意思就是蛇的老婆。

我叫白小蝶。

18年前,我出生那天,天降暴雨,洪水淹了方圆数百里,死伤无数,生灵涂炭。

唯独我家,稳稳当当的浮在洪水上。

本以为是老天开眼,眷顾新生。

可大家看见的却是条水桶粗的大蟒蛇驮着我家,庇佑我顺利降生。

蛇非淫即邪。

蟒蛇护女,用我们这边话来讲,是大凶之兆,我会给全家带来不幸。

可自打我出生后,我家日子越过越富。

别人家吃肉,我家吃虾;别人家炒萝卜,我家炖人参。

家庭富裕了,一家人本应该开心才对。

但是随着我的年纪逐渐长大,我就发现家里有些不对劲。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经常感觉有段滑溜溜的身体,逗弄我全身。

有时候早上起床,我还能在床上捡到一段巨大的白色蛇蜕。

除此之外,我还能经常听见我妈对着我家后山的空气咒骂。

甚至是我爸,逢年过节就要在我家屋里屋外撒上雄黄白酒,像是在阻挡什么东西进家门。

小时候不懂,也没的把这些事情往心里去,村里人叫我蛇婆娘我还挺开心。

直到我十八岁那年的暑假,一个饿的半死的瞎子路过我家要饭,忽然他跪在我家门口嚎啕大哭。

说我家三日之内,要大祸临头,全家死绝!

我家过的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有灾祸?!

我没信这瞎子的鬼话,给了他两碗米饭,打发走了。

可谁知就在第二天,我家就出事了。

我爸出门去外地谈生意,出了车祸,尸体被装满水果的大货车碾的稀巴烂。

后隔一天,我妈去井边打水,井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把我妈连人带桶的拽入井里。

捞上来后,人已经断气了。

就两天的时间,我爸妈相续出事。

我哭的脑子都发蒙。

想起那天路过我家的瞎子说我家会全家死绝。

现在我爸妈死了,现在不会要轮到我了吧?

就在我绝望之际,那天那个要饭的瞎子,又来到了我家门前。

不过这瞎子今天手里多了根道士才会用的拂尘,身上披着件破烂的法衣。

那瞎子进我家门后,手里的拂尘一扬,闭看眼睛对我道:“白小蝶,前两日你舍饭救我一命,贫道今日前来还你一命!”

见瞎子打扮的煞有其事,加上我爸妈古怪的死,让我原本的认知都已经有些崩塌了,于是我哭着问瞎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瞎子在我家转了两圈,然后掐起中指,那双没有瞳孔的双眼努力朝上翻看,面部表情变得十分诡异恐怖。

“十八年前,你妈在怀你的时候,不小心打破了你家后山白蛇庙里的蛇仙金身。”

“那蛇发怒了,要你妈肚子里的孩儿做抵偿。”

“如果你妈生的是男孩,就把男孩给那蛇当食物。”

“要是女孩,就养到十八岁,嫁给那蛇当老婆,陪他修炼。”

瞎子虽然是个男的,但是他此时的声音,就像是粉笔划拉过黑板,可怕到令人心颤。

“今年该是你家兑现诺言的时候,你爸妈因为失信,才丧了性命!”

“今晚,那畜生便会来找你!”

瞎子的最后一句话,就如同霹雳般炸响在我耳边!

现在我才知道,村子里的人为什么一直叫我蛇婆娘。

原来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而是真的!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害怕的问瞎子,嫁给一条蛇,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瞎子语气温和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

“人蛇不同类,怎能苟合?况且你还救我一命,我绝对不允许那畜生伤你丝毫!”

瞎子说着,扬起佛尘,围着我转了两圈,在我脚下用朱砂笔画了一个五行八卦图,又点上他的鲜血,然后郑重其事的交代我:“今晚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这阵圈。”

此时我只想活下去,哭着对瞎子点头。

到了夜晚,村子里起雾了。

浓浓的白雾遮掩住的天上的月光。

瞎子坐在了我家门口,扬着佛尘,嘴里不停的念着咒语。

在门口灯光的照印下,我看见雾里有一条水桶那么粗的大白蟒,不断在扭动着身体,它身上的鳞片闪烁着寒冷的银光。

这畜生在跟瞎子斗法。

随着时间过去,瞎子念咒的声音越来越大。

“念起都天大雷公,霹雳震虚空,五雷破火走无踪!”

“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火急如律令!”

天空中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撕破我家门前的雾气!

瞎子的表情开始变得却越来越痛苦,似乎快要败下来了!

可那条大蛇,依旧还在雾气之中轻盈的若隐若现。

瞎子的阵法伤不到他分毫!

我怕瞎子出事,急的喊了瞎子好几声,他都没有听见。

天上的雷电愈发急烈,每一道都狰狞的将黑夜照的惨白!

我害怕的看着门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我家大厅老式的坐钟“铛!”的响了一声。

零点到了。

瞬间,妖雾散尽。

保护我的阵法发出炸裂之声,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劈在了瞎子身上!

瞎子顿时口吐鲜血,倒在了雨水之中!

所有的阵法都失效了。

无数条蛇类吐着信子的嘶嘶声,向着我家包围。

在月光的照耀下,我看见一个云发披肩,胸口挂着朵大红绒花的年轻男人,正单手撑着一把血红色的油纸伞,骑着一匹大白马,在万蛇的簇拥下,向着我家大门前缓缓走了过来!

“白小蝶。”

我听见了瞎子在喊我。

只见瞎子满身是血水的从门外爬了进来。

我赶紧的向着瞎子跑过去,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伯伯,你怎么样了?”

“我快不行了,蛇王现世,天下大乱,我不是这畜生的对手。”

瞎子痛苦的说着,从湿透了的衣衫里,掏出了一本黄皮纸书,颤抖着交给我。

“那蛇守你十八年,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你拿着这书保命,前往玉华山,找我师兄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