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这些年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被忽视被苛待,可是就在这一刻,姜望山要跟她断绝关系的时候,她的心还是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即使她再不想承认,姜望山也是她的父亲。

这个雪夜,她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所以她以为的都不是她以为的。

她颓然倒在地上,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哽咽的声音,可是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在白蒙蒙的地上砸下一个个黑色的洞。

就在她无声哭泣的时候,一双黑色皮鞋在她眼前停下,头顶上飘飘洒洒的雪花被黑色的大伞挡住,接着一张俊美的脸缓缓出现在她眼前。

“黎黎……”

此时的她泪眼朦胧,鼻头和眼睛都是红肿起来,素白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柔美脆弱的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封霆骁伸出手,姜黎黎受惊一样躲开他的手,往后退,“走开,不要管我!”

封霆骁没听她的,依然伸手搂住她后退的肩膀。

“我让你走开你听见没有!”

姜黎黎带着哭腔剧烈的挣扎起来。封霆骁紧紧的箍住她,任凭她怎么捶打踢踹都不动摇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我就这么让人讨厌吗?”

“既然讨厌,为什么要生下我,你以为我喜欢当你们女儿嘛,你们谁又问过我我愿不愿意……”

姜黎黎渐渐没有力气,松开了拳头。

等她发泄够了,封霆骁伸手抚上她冰凉的脸颊,下一秒姜黎黎突然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哭了起来。

她浑身颤抖,嘴里发出压抑的抽泣声。像是遍体鳞伤的小孩找到了救赎,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撒手。

封霆骁没有说话,大手轻怕她的后背安抚。

昏黄的路灯下,两人跪坐在雪地上紧紧相拥……

不知过了多久,姜黎黎终于平静下来,她松开手,封霆骁的肩头已经湿了一片。

“抱歉,弄脏你的衣服了。”

她带着浓重的鼻音,跟他道歉。同时有些不自在的扭头看向别处。

这样失控的在他面前痛哭还是第一次。

“没关系。”

封霆骁拉起她,语气比平常温和了许多。

姜黎黎跟着他回了他的住处,毕竟自己这个样子回家洗漱恐怕会吵醒孩子们。

趁着姜黎黎洗漱的时候,封霆骁出门买了一些她穿的衣服。

等姜黎黎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整齐的码放了一整套的女性衣物,包括内衣。

她不由红了脸,没想到封霆骁也有这么细致的一面。

换上衣服吹好了头发,姜黎黎下楼了。

封霆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显然是在等她。

“先喝点姜茶。”

他把桌子上的玻璃杯推向了姜黎黎。

“谢谢。”

她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个时间佣人早已经睡下,这姜汤是封霆骁自己煮的。

姜黎黎把温热的杯子抱在手里,喝了一口。顿时一股暖流涌向五脏六腑,温暖了她的身子。

看着她平静下来,封霆骁才开口,“我已经在查了,看看王美兰的事是谁做的。”

提到王美兰,姜黎黎僵了一下,她又想起姜望山对她说的那些话,以及他看向她仇恨的眼神。

封霆骁也注意到了,侧身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姜黎黎吃痛的叫了一声,不满地看向他,“你在干嘛?”

封霆骁笑了,“这才是你,刚才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

姜黎黎看着他愣住了。

清亮的眼里突然就蓄起了泪水,她知道他是想让自己高兴一点,这和平时高冷的他一点也不一样。

“封霆骁,对不起……”

“干嘛突然说对不起?”

“都是我害了你!”姜黎黎突然哭了起来,反正刚才的丑态都被他看去了,索性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就这样肆意的哭出来。

她这个样子吓了封霆骁一跳,肉眼可见的慌乱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又哭了。”

平日里矜贵冷酷霸总突然不知所措起来,连忙拿了纸巾在姜黎黎脸上胡乱地擦。

姜黎黎摇摇头,哽咽着继续说道,“当初不是我同意,你也不会被迫娶我,都是我的错,明知道你不喜欢,可我还是答应了爷爷……”

姜黎黎很不对劲!

封霆骁板过她的身体,面对着她,语气凝重,“你到底怎么了?”

姜黎黎只是摇摇,不说话。

“我听说你晚上去了封家找爷爷,还和爷爷吵架了,是这样的吗?”

封霆骁听霍佩玲说的时候还以为是她瞎说,姜黎黎向来对爷爷孝顺有加,怎么会大半夜的找上门跟爷爷吵架?

可是现在看她的样子,总觉得哪里古怪。

姜黎黎停住了,眼神逐渐没有温度,“爷爷现在身体也恢复了,以后不用再过来看孩子了。”

封霆骁眯起眼,姜黎黎眼里的疏离冷淡,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为什么不让爷爷看小优他们?你跟爷爷真的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