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抽血了?

十分钟后,外面。

邵灵汐的表情瞬然变的有些轻松,脖子仰在椅背上,望着侧室方向渐渐传来的呻-吟,同时被绑在身后的手腕轻轻扭动。

轻松的反向解开了绳子。

双手伸到前方来,拍了拍掌心残余的粉末。

她抬头满意地看了一眼墙角处连接的摄像头,红点微微闪烁。邵星琪,一个月前的仇,还给你!

余光闪过一丝沉痛,一个月前,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门外,邵灵汐走出来,看见不远处长廊裴天逸正带着身后的保镖拿婚纱过来,她扬了扬手中的钥匙,将门顺手反锁。

“邵灵汐!”裴天逸似乎一眼看见她,正指着她的方向。

邵灵汐正要转过身,忽然投入一个男人的怀抱,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这张脸,下一秒嘴巴便被一块手帕捂住:“呜唔!”

“乖,别动。”

“……”

昏厥前夕,她纤细娇嫩的手指死死拽住男人的衣领,眼眶模糊中,男人高大颀挺的形态气场凌霸而掌控全局,抱着她的身子,那双眼透着深不见底的古潭。

“腰不错。”

“……”

低沉的嗓音仿佛带着安抚,下一秒,邵灵汐彻底陷入黑暗。

婚礼上。

奢华的巨型屏幕上播放着少儿不宜的画面。

那个邵家收养的乖乖女邵星琪此刻像正独自躺在婚床上,一点一点的撕碎自己的衣物,娇喘起来。

“天逸,天逸哥哥……啊,啊!”

该死的,邵灵汐的身体乳有问题!

台下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纷纷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邵星琪这么放荡,竟然在表姐的婚床上做这种事情!”

“她嘴里喊着的天逸哥哥,难道是……”

“裴天逸不是邵灵汐的未婚夫吗,这远房表妹什么情况,觊觎表姐的老公?”

彭——

大门被狠狠的打开。

一群保镖领着邵董国冲了进来,他扫了眼大屏幕,脸色黑的彻底。

“一群蠢货!赶快给我把屏幕关了!”

……

“够了吗?”

“继续抽。”

寂静的别墅山庄中,邵灵汐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感觉到有人在抽自己的血,她甚至感觉到挨着自己手臂的管子,流过血液的温度。

片刻后,带有医用酒精刺鼻的棉签按压上了她的静脉。

脖颈传来男人薄唇冰凉的触碰,带着欲念的吮吸啃噬,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她的手指陡然将被子绞紧。

半晌,眼眸赫然睁开,她从床上坐起身来,大口呼吸!

邵灵汐对环境方面很敏感,立马环顾四周的场景,意识到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后,整个人都跟着谨慎起来,低下头,第一时间撸起自己手臂的袖子。

没有任何针眼。

是她做梦了吗?

且,就连她之前被邵星琪绑的红痕,也全然消散了。

琥珀色的眸光深了深,邵灵汐下了床,朝着米灰色风格的房门走去,刚一打开门,为首的两个保镖拦住她:“邵小姐,你不能离开——”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