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猎狼的血性

林青平内心极为震惊,这样的面相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陈家杀过人,并且他还杀过很多人!手上沾过血,多的难以想象。

但是有一点,陈军杀了这么多人,他的身上居然没有煞气缠身,甚至他身上还带着一股极强的浩然正气。

当时林青平就下了一个结论,这个陈军,绝对不简单!

林青平出于尊重,没有对陈军过多的窥探。

同时林青平也相信陈军现在如此沉默,他也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林青平走到陈军身前,他说道:“兄弟,辛苦了。需要我帮你找份其他的工作吗?”

“不用了。”

陈军话很少,但是说话没肯定。

本来两个人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这时陈军忽然说道:“昨天你们都不在的时候,有人来看望过你家病人。”

“谁来了?”

陈军没有再说了,他似乎是不太善于言辞,又或者是不想过多说这件事。

过了一会,陈军这才说道:“那个人我觉得不寻常。”

“不寻常?”林青平疑惑道。

“对,不寻常。”

陈军的话点到即止,似乎是他开始就没打算告诉林青平任何关于那个来看望过自己养母人的身份特种,只是自己刚才提出要帮他找工作,他才出于本分多说了几句。

就在一天前。

一个穿着军绿色斗篷的中年男人走进了病房,他进入病房后,就有两个身上多处刀疤的人守在了门口。

他进入了病房后,劲直走到了付秋云的床边。

然后静静的坐在了付秋云的床边。

付秋云还在沉睡,没有醒过来。

中年男人望着付秋云,眼神全是愧疚和心疼。

“秋云,对不起,你生这么重的病,我也只能偷偷来看你一眼。还有青平、半夏,我也对不起他们,我本来可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但是我不得不•••”

“哎•••我的苦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你们•••”

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竟然是林青平和林半夏失踪多年的养父,林山河。

林山河走出了病房,在出病房的时候,林山河和陈军擦肩而过。

两人同时猛地回过了身子,双方死死盯着双方的眼睛。

林山河此刻看着陈军,他一眼就看出了陈军身上那股沙场猎狼的恐怖气息。

陈家同样惊讶的看着林山河,他在林山河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同类。

并且林山河身上的沙场上沾染的血气,更是超过了陈军。

两人一瞬间有些惺惺相惜,他们这样的人,能活下来的,那都是极为少数的战狼!

国家战狼的身份,都是机密。

两人只是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一句话。

但是林山河在见过陈军后,作为某区域头脑人物,林山河掌握更多的机密资料,他的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已经猜出了陈军的身份。

林山河和陈家都转过身后,林山河忽然说道:“你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向我提!”

“你的组织现在还不能承认你的身份,我知道你有委屈,你心里有想法。不过今天你我碰面,我可以动用一些我私人的社会资源来帮你。”

陈军淡淡的说道:“我不需要!”

陈军说完,他走远了。

林山河看着陈军的背影,他非常理解陈军。

自己同样也是无法暴露身份,无法给家人应有的待遇。

林山河身边的下属说道:“林帅,刚才我已经去护士长那边打听过了,这个人的父亲脑震荡,就在这家医院住院,他们家还欠着医院好几万的住院费。”

“哎,他不接受我的帮助,我也不好主动帮他。也罢,他是战狼,生活不会随随便便打倒他的。”

林山河说完,他又朝着另一间病房走去。

这间病房里,躺着自己的母亲,林老太太。

前不久了林老太太被气的脑淤血,至今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林老太太的病房里,林家人把林老太太当成老佛爷一样供着,光护工就请了两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陪护。

林山河走到了病房门口,他没有进去,只是透过玻璃窗口,往里面看了几眼病床上的母亲。

当林山河出了医院,他沉思了几分钟后,他对手下说道:“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老母亲、老婆卧病在床,我要请全江城军区最好的大夫给她们看病!但是我不能见他们,身份不能泄露!你们俩明天替我办件事•••”

此时!

林青平正在给付秋云推拿着身子,林青平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每按一下付秋云就觉得身体的病痛就舒缓一下。

“青平,你这按摩的手法从哪里学来的,妈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手艺呢。”

林青平笑道:“妈,你要是喜欢,我每天都来给你按。”

林青平一边按,一边拿出自制的药丸,偷偷放入了刚打好的苹果汁里。

“妈,鲜榨的苹果汁,加热过的,我喂您喝吧。”

现在的付秋云,已经可以自己吃饭喝水了,她是个要强的人,自己从林青平手里拿过杯子,本来只是想喝一口,但是忽然觉得林青平打的果汁非常好喝。

付秋云可是不知道这果汁里可是蕴含了价值不菲的名贵药材,还有林青平的灵气,要不然怎么会让寻常果汁变得异常可口呢。

等养母喝下苹果汁,灵气立即就生效看,养母的气色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好了很多,林青平又通过按摩时顺便给养母把了把脉,林青平预计养母半个月内,就能够痊愈出院。

坐在一旁的林半夏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林青平讲,但是她欲言又止了几次,也没开口。

林青平问道:“半夏你有什么事情吗?”

“哥,军区脑科专家徐一刀,你还能请过来吗?奶奶她,她现在还住在医院里,病情一直反复•••”

养父失踪后,林半夏被老太太收养了很多时间,虽然林家老太太很虚伪,收养林半夏也是为了利用林半夏,但是林半夏却是对老太太有一定的感情的。

不过林青平和老太太一家,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大伯占据了养父的房子,上次还差点把半夏推到火坑里。

林青平不悦说道:“我和徐一刀也不熟。”

养母是个善良的人,她对林青平说道:“青平,你要是有门路,你就给那个徐一刀给请过来吧,你奶奶再有过错,终归是长辈。”

陈军见林青平一家人在说家事,他也不在屋子里逗留,就拎着拖把准备去外面清洗。

陈军刚打开门,门外正好有几个人要进来。

要进来的人居然是林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