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暗中观察

林青平挂了电话,然后看着林家人说道:“稍等一会,钱马上到。”

林海军不屑的说道:“你可真能装,你一个电话就能让人送来四十万,我就不姓林。”

这时林凡伟的电话响了起来,林凡伟一看来电,他面露喜色说道:“奶奶,是江城医学院的张教授助理的电话。”

“快接,快接,别让人家等久。”

林凡伟迅速接起电话,面板表情也一下子变成了恭维赔笑:“是方助理您好,之前一直麻烦您,回头我一定好好感谢方助理。对了,张教授今天能过来吗?”

“张教授正好现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病人现在是在人民医院吧?”

“是的,是的。”

“好,我们很快就到了,你们准备一下子吧。”

电话挂断了,林凡伟喜滋滋的对林老太太说道:“奶奶,张教授马上就到了,张教授是脑科的大专家,比之前那个徐一刀还要厉害,等会您的病有张教授诊断,估计很快就会治愈的。”

刚才林家人还因为林青平被弄得一肚子火,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气氛立即就不一样了。

林老太太不禁又夸赞起林凡伟:“还是小伟既有本事,又有孝心。是奶奶的好孙子。”

林青平在一旁也跟了一句:“嗯,是个好孙子。”

林凡伟瞪了一眼林青平,不耐烦说道:“奶奶夸我有你什么事!等会我看你吹的牛逼怎么兑现,我就不信你能拿的出四十一万。”

林青平看着林凡伟的面孔,林青平忽然笑了:“哈哈,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林凡伟想要指着林青平骂,但是此刻他刚伸出指头,又有些慌张的收回了指头,然后扯着嗓子呵斥道:“莫名其妙的的笑什么!你神经病啊!”

林青平刚才动用了一些相面的术法,简单观察了一下林凡伟的面相,就林凡伟的面相,山根缺角,流年撞克,这是典型的求事不得的面相。

说白了,就是林凡伟今天想要办的事情,注定是办不好的。

林青平呵呵笑道:“我是不是吹牛逼等会钱到了就一清二楚了,不过林乖孙你呢,你请来的张教授可不见得会给老太太看病,所有牛逼不要吹的太早了。”

“我吹牛逼了!”

“我说了,你今天想办的事情,办不了!现在说的再天花乱坠,都是吹牛逼。”

“搞笑,张教授人都快到了!怎么可能不给奶奶看病!”

“人到了,就一定会给你老太太看病吗?你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我要是输了,我可以给你跪下。”

林凡伟为了请来张教授,又是托人又是花钱,前前后后掏了一百多万!

张教授的信誉度是非常高的,只要张教授答应了的事情,就没有不给办的。

林凡伟几乎可以笃定,这件事就是板上钉钉。

刚才林家人没让林青平跪下求饶,现在机会来了,还是林青平自己主动送来的机会。

“这是你自己说的,等会你就等着给我下跪吧。”

林青平看着林凡伟,他也说道:“要是等会张教授没给老太太看病呢?”

“要是张教授没给奶奶看病,我给你跪下。”

林青平一拍手,他说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会谁要是不按照赌约去做,那就死亲戚,死朋友,死奶奶。”

林青平尤其在死奶奶三个字上,加强了语气,现场气氛变得非常尴尬。

林凡伟嘴里咒骂了几句林青平,他心里也怕出现特殊情况,他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我到下面去迎接一下张教授。”

“快去吧,对张教授一定要客客气气的。”

此时病房外的陈军,忽然有两个人走到了他面前。

这两个人昨天他见过,是林山河身边的两个下属。

其中一个林山河的下属对陈军说道:“你好,昨天你见过的那位是我们老板,我们老板想请你帮他个忙。”

林山河的气质在自己之上,陈军尊敬林山河。他说道:“需要我做什么?”

“你不要有压力,我们老板请你做的事情很简单。”

那名林山河的下属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是两枚印着红色十字的陈旧的胸章。

“这两枚胸章是白求恩功勋章,该勋章代表的是军医最高的荣誉。”

陈军曾经是沙场猎狼,他是听闻过白求恩功勋章的。这种胸章,存世的不会超过十枚。

那个林山河的下属继续说道:“我想请把这两枚胸章,分别给付秋云女士和林海军先生。”

陈军虽然心中是些好奇为什么要给他们白求恩功勋章,但是陈家作为沙场猎狼,他严格的执行不该问的不问的规矩。

不过那个林山河的下属却是告诉了陈家为什么。

“江城医学院的学科带头人张全章博士,他是个退伍军人,他酷爱收集各类军界纪念章,这白求恩功勋章对他有极强的吸引力,凭借这胸章,可以请张教授给付秋云女士,还有林家老太太诊断治疗。”

“我家老板不想露面,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现在还活着,所以就请你把这两枚胸章给他们。”

陈军问道:“那如果他们问起,这胸章的来源,我该怎么回答他们?”

“你就实话实话,就说是两个你不认识的人给你,委托你转交给他们。但是你不要告诉他们任何关于我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猜想。或许他们胡乱猜想的原因,比我们要编造的理由更能让他们相信。”

林山河已经失踪很多年了,身份证都注销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

所以不会有人联想到林山河的。

陈军接过两枚胸章后,那两位林山河的手下也告辞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而是一直藏在暗处观察着情况。

此刻陈军敲了敲付秋云的病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林海军的老婆见到陈军进来了,她不耐烦的对着陈军呵斥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

陈军没有理会林海军的老婆,他劲直走到了林青平的面前,他从兜里拿出了一枚白求恩胸章递给林青平。

“这是?”

“刚才外面来了两个人,他们委托我把这个纪念章给你。”

林青平看着手里的白求恩纪念章,若有所思。

林青平前世也没玩过纪念章、纪念币这类的物件,但是林青平却看得出来,陈军给他的这枚纪念章,虽然表面看起来脏兮兮的,油腻腻的,但是确实是有五十年以上的老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