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奇怪的胜利

当粮草仅仅能够维持四天的时候,朱由模下达了大军开拔的命令,不过他们的目的地不是西南的广宁,而是北方的草原。李向忠、韩知遇率一千三百冷兵器部队留守坞堡看护百姓,朱由模则带领全部完成换装的部队倾巢而出。

“殿下,北方是原叶赫部旧地,素来是建奴、北虏杂居之所,虽少有耕种,但粮食出产根本不足以支撑我军所需。”朱由模走的雄赳赳气昂昂,但将佐们全都不支持他,高达等人都被朱由模给镇压了,只能是沐辰用实际情况来说服朱由模。

沐辰的意思很明确,朱由模路都不认识,傻乎乎的往北走根本没有意义。北方没有产粮区,朱由模就算横扫了北方五百里,也凑不出什么粮食来。大家随身携带的干粮只够维持三天,三天找不到吃的,部队就活不下去了。

“我们是去打仗的,不要总想着吃!”朱由模依旧轻松,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但他依旧信心满满。

“殿下,北方的北虏和建奴均是骑兵,我军大部皆为步卒,一旦接战,这……”沐辰等人还以为朱由模只是想去抢点粮食呢!朱由模要打仗,他们可就蒙了。

朱由模手里满打满算不到五百骑兵,其余的全是步兵和炮兵,这样的部队去草原打仗,这不是找死吗?二千多步兵去挑衅骑兵,这不是去人家学做人嘛!高达都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了,步兵在平原遭遇骑兵,别说收拾人家了,他们自己想跑都难。

“殿下……”沐辰、高达等人都围到了朱由模身边,希望这位大爷可以冷静一下,不想朱由模却挥手把他们都给打断了。

“沐辰,骑兵立即改为五人一组的夜不收侦察小队,间隔五里向前拉网搜索,把所有的牧民部落都给我找出来!”沐辰等人还想建议朱由模快撤呢!朱由模却下达了大张旗鼓搜索的命令。

“殿下,这样我们会暴露的!”沐辰大惊失色,朱由模疯了不成。

他们一行不过二千八百多人,其中两千四百人是步兵和炮兵,这要是被骑兵把他们给盯上了,他们只能在无尽的草原里被活活磨死。抢粮食也好,偷袭人家也好,肯定都要悄悄的呀!朱由模大张旗鼓的溜达开,用不了多久,附近的牧民骑兵都会给他招惹来的。

“呵呵……我就是要暴露,让他们都看到我们!”朱由模残忍的笑了笑,离开坞堡六十里之后,他就再也没想过藏匿踪迹。

“殿下……”众将佐都想劝解,但朱由模却坚定的要求沐辰执行命令。

众将违拗不过朱由模,只能拉开了阵仗,在草原上极其嚣张的搜索了起来。这一带只能算是草原的边缘,牧民并不是特别多,但多少还是有一些的,很快这些套马的汉子便发现了好像抽风一样的朱由模一行。

朱由模几乎把找茬两个字做成大旗了,自然谁都看得出他们不怀好意。汉子们很淳朴,他们一点也不怕事,冤家上门了,他们自然有应对的方式。马蹄声不断的在草原上响起,游骑监视着朱由模队伍,更有无数的快马传递着朱由模逼近的消息,远方已经有更多勇武的汉子跨上了马背,拿起了他们的弓箭。

高达等人只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紧张氛围,就在塞外的沐辰却已经看到了危机。北方已经鼓荡起了不正常的烟尘,那是大队骑兵聚集产生的烟尘。牧民们不仅做好了迎战的准备,而且他们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集结,已然向明军本阵杀过来了。

“殿下!”沐辰想向朱由模告急,但是如何应对,他一时也没有办法。

从烟尘的情况看来,最少有不少于两千骑向他们冲了过来,人数不是特别多,但是在平原上收拾两千步兵已经足够了。撤退肯定是来不及了,必须尽快找一个地势好一点的地方,据险而守,不然骑兵绝对会把他们碾的渣滓都不剩。

“骑兵归队,列空心方阵!炮兵准备榴霰弹,步兵三段迎敌!”朱由模对骑兵的了解一点也不必沐辰差,对方来了多少人,大概什么情况,他早就看出来了。

一众将佐都不理解朱由模要干什么,但两个多月的军训下来,部队已经习惯了按部就班。虽然所有人心里都很慌,所有人都不知道朱由模要干嘛,但他们还是快速的执行了朱由模的命令,快速的完成了阵型的调整。

明军方阵刚刚调整完毕,科尔沁骑兵们已经向席卷过草原的乌云一样冲了上来。套马的汉子们愤怒了,明军进入草原可以,明军嚣张一点也正常,但是数千步兵直勾勾怼上来了,这简直是侮辱他们。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草原是战马驰骋的地方,步兵还不配在这里嚣张。

没有任何的交流和试探,勇武耿直的汉子们呼喝一声,便一阵风一样冲向了明军的方阵。脆弱的步兵没有车阵依托,没有骑兵保护,他们傻乎乎的站在草原上,根本不需要骑兵们为他们去准备什么。

“开炮!”朱由模笑眯眯的看着狂奔而来的骑兵,然后轻轻挥手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隆隆的炮声在草原上响起,钢砂铁雨一瞬间横扫天地,无数雄壮的汉子好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瞬间被吹落到了马下。交替射击的炮火并不足以封闭战场,但是瞬间便遭重创的骑兵们已经阵型散乱,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打法,大炮怎么如此的厉害。

“射击!”一线的高达傻乎乎的看着,他也没弄明白,骑兵们怎么被一轮炮击就把冲击的节奏给打乱了呢!高达正晕着呢!朱由模却冲到了他身边,代替他下达了步兵开火的命令。

射程已经超过三百米的线膛枪,交替打出了完美的三段击。枪口的白烟散去之后,刚刚还汹涌如怒涛一般的骑兵们已经不见了踪影,明军只能看到马屁股,骑兵们以更快的速度退去了。

“骑兵追击!咬死他们!大部急进,抢占他们的营地!快,快!”朱由模今天非常的卖力,亲力亲为的指挥了全部的战斗。

沐辰带着骑兵们追了上去,已经阵势散乱的北虏骑兵们,现在已经无法回身威胁他们了。步兵们也全都跑步追击了起来,屁颠屁颠的感受着步兵追骑兵的感觉。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他们在干什么,这仗怎么就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