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大国财政

朱允熥听得好笑。

朱元璋原来也有搞笑的一面。

对朱允炆居然来了个先扬后抑的小小反转。

难道是得晕社的相声演员穿越了?

朱元璋否定了朱允炆的提议,正想说出理由呢,看到朱允熥又改了主意。

真要是把理由说出来,朱允熥会不会发现有问题?

把朱允熥心里所想的都说出来了,朱允熥有可能对自己能够偷听的特殊功能有所察觉。

到时候,朱允熥神游天外、关闭心声怎么办?

“民间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岂能强求?老百姓用银两交易,不是他们有错,而是官府无能!”

朱元璋终于找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老百姓没错,自己也没错,错就错在你们这些臣子没把事情给咱办好!

「果然,老朱爱民如子,真不是挂在口头上!」

「从古至今,帝王们都在喊: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李世民从旬子“君舟民水”的理论中延伸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说法。」

「但是又有哪个皇帝能真正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

「自古以来,不外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但老朱不一样,他是封建帝王中真正的爱民如子!」

「官,对老朱恨之入骨!」

「民,对老朱感恩戴德!」

「老朱,我挺你!」

朱元璋整天听各种奉承太多了,听得都麻木了。

但听到朱允熥的赞扬,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坦。

因为他知道,自己皇孙的表扬,根本就不是奉承。

范敏是户部尚书,所以陛下说“官府无能”首当其冲就是他。

“陛下,老百姓之所以更愿意有银两,主要是用宝钞不习惯,还有我们缺铜,通宝的含铜量太低。”

朱元璋心中一叹,他何尝不知呢。

「不仅仅是大明朝缺铜,历朝历代都缺!」

「因为缺铜,汉代起就开发了铁钱,到宋代还在使用。但铁钱容易生锈,保存不易。」

「不过,这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你的宝钞,只是纸而已,你没有设置准备金,却又规定可以兑换金银铜,这不扯吗?」

准备金?准备金是什么东西?

三皇孙口中经常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词。

乍一听不太懂,仔细琢磨就觉得很有道理而且风趣形象。

「面值一贯的宝钞可以兑换一千文铜钱或者一两白银,关键问题是,你发行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你的铜、银储备!」

「这就导致了宝钞贬值,不值钱了!」

「以为钱就是印出来的?背后没有金属等实物相对应,发的宝钞越多,就越是贬值,谁还愿意用你的宝钞?」

「要是印钞就能解决问题,那就好办了,农民不用种粮了,商人不用经商了,手工作坊摆上麻将桌了,天下都是你的了!」

听到此,朱元璋终于明白了准备金是什么。

过去,他一直在行军打仗,称帝之后打服了北元。

紧接着采取一系列措施恢复农业生产。

他是农民出身,对农业生产很是了解,但是对于财政却没有深入研究。

朱元璋的学习能力特别强,文化基础薄弱的他,通过自己看书,居然在对联上造诣不低。

今天,朱允熥这么一说,朱元璋就如同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了老百姓为什么不愿意用宝钞和通宝的真正原因。

不是因为推广不力,而是因为宝钞贬值、通宝不值!

幸亏有皇孙在身边,否则,自己就被这些大臣们给糊弄住了。

“范敏,咱问你,咱发了多少宝钞,总面值多少?可以供老百姓兑换的银子有多少?”

朱元璋的问话,一下子震住了范敏。

这些数字,不管是帐上还是心里,都没数!

“陛下,户部只有鱼鳞黄册登记详细。洪武五年以来,先后发行宝钞十余次,总的面额多少,没有详细统计。”

范敏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国库的银两本就不多,大部分银两都散在民间,宝钞兑现起来,着实有些难度。”

听到此,朱元璋有些微怒。

原来,范敏也懂皇孙心中所讲的“准备金”。

就是说,宝钞和实物要有明确的对应关系。

现在,国库的银两没那么多。银两在民间,也没人愿意换成宝钞。

如此一来,宝钞可不就成了废纸一堆?

范敏刚才居然还在蒙自己!

“我大明与北元这些草原蛮族不同,他们可以没有财政,没有货币,缺粮了就南下打草谷。而我大明必须有稳定的财政。”

“有稳定的财政,就必须有稳定的货币。”

“你们说一说,要发行宝钞,朝廷和下面的官府要用什么样的实物相对应?”

大臣们都皱眉思考起来。

「老朱对财政也有研究?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

「秦汉以来,官僚系统分得笼统,不是文官就是武将,未免太简单化了。」

「时代越进步,经济越发展,负责治理的官员就越要专业化。」

「会打仗、会写文章,根本应付不了越来越复杂的社会发展。」

「传统科举出来的文人,除了会咬文嚼字,别的可真就啥也不会了。」

「大明,太缺少专业人才了!懂财政、通金融的人,根本就没有啊。」

朱元璋又得到了三孙的表扬,高兴的同时,又思考起来。

自古以来,军兵未动,粮草先行。

没有好的理财能手,打仗都没有底气。

自己之所以能够打垮元朝,很大程度上是有了李善长。

李善长善于理财,朱元璋只管打仗,从来不考虑钱粮够不够的问题。

其功劳堪比汉代丞相萧何。

只是,他提拔了胡惟庸,对胡惟庸的谋反不报告、装聋子,所以被杀掉了。

现在,真的是缺乏理财方面的能手。

听朱允熥的心声,可以断定,朱允熥就是这方面的人才!

只是,他一直低调隐藏。

要解决问题,就只有让他待在身边,随时从他的心声中找到办法。

兵部尚书齐泰出班奏道:“陛下,臣以为,宝钞对应的实物,应该是粮食。”

看到朱元璋没有反应,又继续说道:“民以食为天。最不会贬值的,老百姓最需要的就是粮食。”

“有粮食作实物对应,宝钞一定不会贬值。”

“而且各府县都有粮库,百姓兑换起来也比较方便。”

不少官员点头,认为齐泰说得很有道理。

朱元璋想了一下,齐泰也说到他心里去了。

不管干什么事情,都要从老百姓的角度出发。

发生宝钞也是如此,其对应的实物,也应该是百姓们常用、必用之物。

朱允炆看朱元璋微不可察的颌首,马上说道:“皇爷爷,孙儿认为齐大人所讲极为在理。”

朱允熥看了看朱允炆,又马上低下了头。

嗯?

朱元璋条件反射般支起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