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5章 不怕我吃了你?

“你别乱来!”

沐瑶越是挣扎,朱允熥就贴得越紧。

“我说,我是女儿身。”沐瑶说完,朱允熥就放开了她。

沐瑶没想到朱允熥在此时放手了。

心里不禁有一丝丝失落。

“你是女儿身,是陛下派来的。听起来很是荒谬。说吧,不要糊弄本王。”

朱允熥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沐瑶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吴王,小女子本云南人氏。大明朝初建,太监人数奇缺。官府给我家强行分配一个名额。”

“我只有一个弟弟,我爹我娘舍不得。”

“我家在当地还算富户,就使银子买通了官府上下,最后让我进宫了。”

“我是女儿身,陛下也不知道呢。”

朱允熥绕着沐瑶走了一圈,恐怕她说的都是实情。

一来,沐瑶的确是陛下派来的,这个有郑和可以作证。

自己的身子骨弱,这是陛下知道的。

陛下派一个人太监来就是为了不让他整天陷入温柔乡之中。

二来,宫中的女子,除了宫女就是公主后妃。

朱元璋绝对不会派女的过来,派女的过来,岂不是羊入虎口?

朱元璋对孙子的身体还是很关心的。

再一看沐瑶,眼泪刷刷地流了!

这女子,真是可怜啊。

一个女子装太监,纯粹是为了家人!

在宫中居然骗过了那么多人,生活得一定是小心翼翼、步步惊心。

此事一旦暴露,那就是欺君之罪,沐瑶一家恐怕都得掉脑袋。

“沐瑶,如果陛下不派人来叫你,就不要进宫了,宫里水太深、太复杂,你应付不来。”

沐瑶刚才流眼泪,其实是想起了母亲。

此时听到朱允熥如此说,忽然眼泪就止不住了。

今天的朱允熥表现与平时很是不同。

思维很敏捷,不像一个大家口中所讲的白痴和废物。

沐瑶刚才回了一趟沐府,见到了父亲。

沐英自小与太子朱标的关系很好。

因为沐英是朱元璋的义子,年龄比朱标小十岁,朱标把他当亲弟弟看待。

朱标一死,沐英极为悲痛。

沐瑶回去之后,沐英就打听起朱允熥的情况。

在沐英看来,皇帝立储君是早晚的事,特别太子去世之后。

作为武将,沐英对文质彬彬、与文臣打成一片的朱允炆心存反感。

朱允炆当储君,还不如燕王朱棣。

通过与陛下密谈,沐英才知道朱允熥的份量。

不过,心中还是有一些疑问。

朱允熥没有到过云南,更没有见过大象,怎么可能知道大象害怕陌生的声音?

有可能是陛下故意把这些功劳强加给朱允熥。

并且给朱允熥加封吴王,还不必就藩。

信号已经很明显了。

但,怎么也想不明白。

过去,朱允熥是皇家里废物的代名词。

近几个月忽然得到陛下的青睐,他的所作所为其实并没有特别之处。

陛下一向是以猛治国,选择比朱允炆更加不堪的朱允熥,难道今后要以柔治国?

为了补上猛的一面,让沐家与朱允熥结成一家!

但是,朱允熥此人如何,沐英心里实在没底。

他不怕朱允熥没本事,就怕朱允熥胡来!

听说上次黄子澄的儿子亲自登门请他赴宴,朱允熥居然一棍子把人家打晕了!

这就有些混蛋了。

再想一想陛下的第十子,简直是无恶不作。

最后罪过全推到了妻子--汤和之女的身上。

女儿沐瑶是他的心头肉,千万不能步汤氏的后尘。

沐瑶说道:“吴王朱允熥,心底,还是很好的。”

原来朱允熥居然肯吃农家饭,在佃户家里住!

还给佃户送粮食、送种子,还交待知县开辟一片公田,让他们来种。

虽说是这种子能亩产900多斤稻子,纯粹是忽悠官府的,但出发点是好的。

如果不说亩产这么高,官府恐怕也不会听吴王的。

因为把这片田从地主手里收过来,成为公田,是要花费成本的。

不管怎么说,此人对一个佃户就能大发善心,将来对自己的女儿,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陛下让你多听他的梦话,你听到了什么?”沐英问道。

沐瑶说道:“他睡觉香得很,没说过梦话。”

沐英更满意了,一个人睡觉香,说明他没有什么心机,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一个人睡得香,要么就是浑浑噩噩,要么就是坦坦荡荡。

既然陛下对朱允熥很是不同,那么他应该是后一种吧。

朱允熥想了想说:“你是不是很想念家人?要不,我悄悄安排你回云南?”

“吴王,这可使不得。我悄悄回云南了,你怎么向陛下交待?还有郑和怎么办?”

沐瑶的事情,牵连很广,这些因素不得不考虑。

“好吧,你就在我这里暂且住下。你父亲叫什么,要不要我把他们从云南接过来?”

朱允熥心想,沐瑶不能回云南,把她的父母接到这里来,时不时地团聚一下,总还是可以的。

“我父亲,叫沐头。我还有弟弟,他们也不舍得离开老家。”沐瑶瞎编了一个名字。

父亲沐英镇守云南,算是云南的头领了,那就叫沐头吧。

沐头,木头?

朱允熥想起来了,沐瑶说瑶就是瑶族,少数民族起名字,果然很特别。

“以后,你还是搬出去睡吧。找个大房间,我让梅儿、兰儿好好收拾一下。用上好的床品。”

朱允熥看沐瑶长得很惊艳,虽然心动,但毕竟要你情我愿。

人家沐瑶怎么想的还不知道呢。

自己可以让梅儿、兰儿随便暖床,是因为他们是高丽人,是二舅送给自己的使女。

“我不,我还跟你一个屋。”沐瑶想起了陛下的使命:听朱允熥的梦话。

不在一个屋住,如何听得到他的梦话?

还怎么完成陛下交待的任务?

而且,他发现朱允熥越来越神秘了!

每天都有各种精美的食物,她以前根本没有吃过!

这些东西,全天下人,除了陛下,不可能拥有!

而且,上次陛下还给朱允熥送吃的东西,粮食、种子都送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随时随地,陛下都派人跟着吴王朱允熥,生怕他吃不好、住不好!

沐瑶经常听父亲沐英讲起陛下从起兵到赶走北元的种种事迹,对陛下极为崇拜。

陛下看中的人,绝对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

就连陛下说,吴王朱允熥身子骨弱!

而刚才想推开朱允熥,用了全力,也没有推动他分毫!

朱允熥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所以,也只有通过他的梦话,才能了解他其他的才能!

“你,你一个女孩子,和我住一个屋,不怕我吃了你?”朱允熥问道。

沐瑶看朱允熥如此说,越是不害怕吃了自己。

更何况,朱允熥是陛下答应的,自己未来的郎君。

就算是朱允熥要了自己,那也只是提前了,并不算太丢人。

“我有武功,我还怕你不成?”沐瑶扬了扬拳头。

朱允熥哈哈一笑,放心了。

他还害怕刚才沐瑶因推不动他而有所怀疑呢。

自己的身子骨弱,这是自己逃避朱元璋的最好理由。

如果让朱元璋知道自己的身体很强悍,岂不要天天让参加早朝。

“吴王,吴王在吗?”院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不在!”朱允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在奉天殿站得脚脖子疼,好不容易回到院子休息休息,又有人来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