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8章 方孝孺,你的风骨呢?

方孝孺可不是一般的翰林侍讲。

方孝孺自幼聪明好学、机警敏捷,长大后拜大儒宋濂为师,为同辈人所推崇。

宋濂是陛下专门为太子朱标挑选的老师。

而方孝孺则是宋濂的得意门生。

方孝孺就是陛下专门为二皇孙朱允炆挑选的!

目的很明显,让方孝孺教出大明朝第三代君主。

而现在,方孝孺则成了朱允熥的专用侍讲。

他朱允炆都没有资格听课!

这个信号太明显了。

朱元璋心中已经有了储君人选!

陛下,难道因为太子之死而变得神智不清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陛下作出的决策,时而英明无比,时而莫名其妙,实在让人担心不已。

陛下的身体很难讲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个时候,陛下让方孝孺成为朱允熥的专用,对朱允炆的打击太大了。

回想了一下朱允熥近几个月的言行,实在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朱允熥实在是太废物了,于是陛下就找一个最好的老师来教他!

这是要对朱允熥进行大补!

但,朱允熥的基础太差,怎么补得过来?

根本就是虚不受补!

“臣以为,方翰林未必有这个本事!”周牧说道:“到时,方翰林的教授无效,陛下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吕氏眼睛一亮,这话很有道理!

也许陛下真的是看中血统,想多给朱允熥几次机会。

但是这几个月给了他不少机会,但朱允熥都没有抓住。

把方孝孺调到朱允熥身边,这恐怕是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朱允熥没有大的改变,还是那么废物,那么,储君还会是朱允炆的。

得到消息的蓝玉也亲自赶了过来,对朱允熥进行祝贺。

说要晚上摆酒,邀请常家、冯家等勋贵一起参加。

朱允熥实在是没法了,板起了脸:“舅祖爷,你这样做,岂不是在添乱?上次的事情忘了吗?”

如果是别人如此说,蓝玉早就暴跳如雷、老拳相向了。

但他面对的是小一辈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蓝玉立马低下了头,是啊,上次那事,还是朱允熥帮助他摆平的。

入了锦衣卫的诏狱,最后还是陛下给了朱允熥一个面子。

常升对蓝玉也不客气:“陛下看中允熥是好事,但我们不能添乱。”

武将们聚会,这是多大的忌讳!

就算陛下不说什么,都察院的那帮人肯定会盯住不放,加上其他文官,一定会口诛笔伐。

喝了一场酒,惹了一身骚,何必呢?

蓝玉到现在都搞不明白,陛下怎么对朱允熥如此关照?

凭良心讲,朱允熥没有哪一点能比得上朱允炆。

“允熥,你对我说实话,陛下到底对你有什么特别交待?”蓝玉问道。

朱允熥摇了摇头。

常升说道:“这还用说,肯定是让允熥当储君!允熥哪方面都比允炆强,我看得出来!”

“你看出什么了?”蓝玉问道。

常升嘿嘿一笑,他也只是凭感觉,自己的外甥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是自己的外甥就是好,就是比朱允炆那小子强。

朱允熥没想到,自己还有一枚死忠的脑残粉!

方孝孺从书房里走出来。

“哎呀,方夫子,方夫子好啊!”常升马上客气地打招呼。

过去,常升这些个武将看到文官,牙齿就酸倒。

特别是翰林们,武官们根本不待见他们。

彼此都看不起。

武官们嫌文官弱鸡,文官们嫌武官粗鄙。

而常升今天对方孝孺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是自己亲外甥的老师!

这是陛下亲自挑选的,是从朱允炆那里转过来的!

这是帮自己的外甥长本事来的!

当然得拿出最为尊敬的态度。

蓝玉也是很真诚地向方孝孺说着感谢和拜托的话。

搞得方孝孺浑身不自在。

陛下并没有说要把朱允熥培养成才,而只是让自己看着朱允熥做白日梦。

而后守在朱允熥身边,听听他的梦话内容。

常升、蓝玉这帮人在这里,朱允熥还怎么睡觉?

不睡觉,我怎么能听他的梦话?

方孝孺看这几个人没有走的意思,不耐烦了,直接说他要开始给吴王上课了。

蓝玉、常升等人一看,朱允熥要学习了,这可是正事,耽误不得。

一个个告辞而去。

方孝孺领着朱允熥进了书房。

此时,沐瑶也跟进来了,也要听他讲课。

方孝孺未加阻止,让朱允熥躺在沙发上听课。

他自己则是站着。

沐瑶看不过去了:“吴王,这样不好吧。应该是你站着,方夫子坐沙发才对。”

吴允熥心里有些发毛。

方孝孺这是怎么了?

你还讲不讲尊师重道了?

你把我按在沙发上?

你作为文人,你的风骨哪里去了?

我只不过是个吴王,但我是你的学生!

虽然你教不了我什么!

但你居然对吴王如此尊敬!

你这是对权力的一种让步,是跪舔!

历史上的方孝孺不是这样的人!

好吧,算我错看你了!

朱允熥正想起身,方孝孺说道:“吴王,你只管坐,坐舒坦了,才能听好课。”

啊?

朱允熥了解过一些历史。

古人讲究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凡是桌椅等等都是方方正正的。

中式的椅子、凳子都不是让人舒服的!

从一开始就是对人进行约束和规范的。

特别是在课堂上,学生必须要坐得端端正正!

哪知道方孝孺居然提前往书房里搬了沙发,还让自己坐上去!

坐舒坦了,才能听好课!

根本不像是从方孝孺口里讲出来的!

方孝孺开讲了,朱允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朱允熥早就做好了打算:用从系统兑换到的历史人文精通技能,折服方孝孺,让他自动走人。

方孝孺也绝不会向外人透露,他的诗文不如一个废物王爷。

因为,就算他这样讲,没有任何人相信。

谁知道沐瑶在这里一直听着,而且听得很认真。

这种情况下,朱允熥只得忍着。

当朱允熥一打磕睡,沐瑶就将他摇醒了。

毕竟,这是她将要嫁的男人。

自己的男人,能多学一些知识,总是好事。

正在此时,梅儿进来报告,说门外来了一个高鼻子、深眼窝的回回,是来找吴王的。

回回,明代的回回,不就是阿拉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