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3章 沐瑶,等着接受我的惩罚!

正让朱元璋生气的是,朱允熥此时的心声里透着一股得意:「齐泰,你说得太好了!」

「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受到严惩!」

「当然,脑袋是不能搬家的!」

「齐泰,继续说,再来个狠的!」

「让老朱恼羞成怒!把我赶离京城!」

「齐泰,相当漂亮的助攻!赞你哟!」

「齐泰,继续怼!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齐泰,虽说你曾经坑了蓝玉,但我决定原谅你了!」

「把我弄到应天府之外,给你算大功一件!」

「老朱,你怎么还犹豫不决呢?」

「老朱,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

听到这里,朱元璋差一点蹦起来,这小子居然说咱像个娘们儿!

太不像话了,有你这样对爷爷说话的吗?

冷静,冷静!

再不冷静,那就真让三孙这个小狐狸得逞了!

但是,接下来如何安抚群臣?

不处理朱允熥,无法向广大士子交待!

不处理朱允熥,自己亲自订的《大明律》《大诰》就失去了权威性!

而且,一旦处理朱允熥,还不能轻描淡写、蜻蜓点水!

朱元璋头都大了。

「不对,不对,难道说沐瑶这个假太监向陛下透露了消息?」

「所以,陛下知道情况了,不对我处罚了?」

「天啊,一定是这样,否则,老朱早就把我流放到三千里之外了!」

「老朱啊,你这个皇帝做得不太合格啊!」

「解缙虽说没有死,但是我毕竟打过他、骂过他呀。」

啊,解缙没有死?

朱元璋大吃一惊,又大喜过望!

解缙没有死,那么,三孙的罪责岂不是小了很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听时,朱允熥却不说了。

齐泰又道:“陛下,解缙固然有其言论偏激之处,但他是我朝年轻才子的代表,如不”

“你给咱闭嘴!”朱元璋忽然暴喝一声。

这齐泰真没眼色,没看我竖起耳朵在听三孙的心声吗?

你打扰了咱!

大殿静了好大一会儿。

朱允炆仍跪在地上,忽然感到,今天极不正常。

陛下对齐泰如此暴喝,极不正常。

显然,皇爷爷是在想办法,帮朱允熥挽回危局!

皇爷爷,难道你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吗?

朱允熥就是个废物,立他为储君,他一定会把大明引向黑暗的深渊!

「天啊,老朱在怒吼齐泰!」

「这分明是不想处理我的节奏!」

「肯定是沐瑶把消息透露给老朱了!」

「否则,无法解释啊。」

「沐瑶,你坏我大事!」

「沐瑶,你就接受我的惩罚吧!」

「蒋瓛,你阴森森地看着我干嘛?」

「啊,蒋瓛!」

「不一定是沐瑶透露了消息,也有可能是锦衣卫知道了!」

「老朱的锦衣卫,网络无处不在,他们有可能掌握了事情的真相。」

大殿里,气氛十分诡异。

朱元璋前倾着身子,而头却偏向一边。

陛下这是得了什么病?偏头痛么?

「昨天夜里,沐瑶发现河边里有一个书生在挣扎,下河把人救了上来。」

「想着我这里缺个下人,就把人带到了这里。」

「谁知道,这书生正是解缙。」

「本以为解缙是自杀的,哪知道是被人推下河的。」

「我就说嘛,解缙这种人,怎么可能自杀呢?」

「一个人只有珍惜自己的名节,才肯投河自尽!」

「一个言而无信、轻易变节的人,名声都不要了,怎么可能自尽?」

朱元璋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

终于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三孙说得没错,一个轻易变节的人,怎么会自尽呢?

这种自私自利,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怎么可能自尽?

不得不说,三孙对于人的心理把握十分精准!

朱无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三孙,想跟你爷爷玩心眼,你还嫩着呢!

啊,陛下居然笑了!

他正在看着朱允熥这个废物笑!

这是什么状况!

对齐泰怒喝,对吴王微笑!

陛下居然昏庸到了这个程度!

很多文官看到此,已经心灰意冷,这样的陛下,已经不中用了。

这样的朝廷,已经无可留恋了!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朱元璋使咳了一声:“周知安,你说解缙死了,可有证据?”

应天府尹周知安急忙上前道:“在江边,我们发现了解缙的鞋子、扇子等物。扇子是解缙自画自题的,上面有他的题字和印章。”

“有鞋子、扇子等物,也不能证明解缙死了,对不对?”

朱元璋拿起右手绣凳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噗地一声,吐出了好多茶梗在脚前。

「老朱,好像不生气了?好整以暇,气定神闲!」

「坏了,锦衣卫真的掌握了情况。」

「我这么完美的计划,也让锦衣卫给破坏了,被老朱给识破了,好失败的说!」

「解缙就是个废物,想本废物利用一下呢,这下子没有了丝毫的利用价值!」

周知安面部一僵,答道:“陛下,解缙在京城,与另一名叫孙留科的举子,还有一个叫铁铉的落第举子住在一起。”

“据铁铉和孙留科说,解缙一天一夜未归。”

「啊,铁铉!铁铉居然出现了!这个是个牛B的历史人物!」

「此人大才!天才!解缙与之相比,屁都不是!」

「在我离开应天之前,一定要找到此人!」

朱元璋一听,铁铉,一个落榜举子,居然得到三孙如此高的评价!

毫无疑问:铁铉,肯定有才,有大才,是天才!

“周知安,活人见人,死要见尸!不见尸体,怎么就断定人死了?”

“凭着一双鞋、一把扇子就能判断人死了!就凭着他一天一夜未归就能判断人死了?”

“一个人想自尽,必定是无脸活在世上!那,他又何必脱下鞋在河边,并且还把有自己题名的扇子留在河边?”

“想自尽的人,还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

“周知安,如果你悄悄地自尽,你会留一些痕迹吗?”

“一个人想自尽,除了家人,他不会让旁人知道!他会在客栈给家人留一封信,或者是已经把信悄悄地捎给家人!”

“周知安,你们应天府,就是这么办事的么?”

周知安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脸色发白,嘴唇发抖:“陛下,微臣办事不力,请陛下责罚。微臣回去就找,死要见尸,死要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