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5章 傻人有傻福

大殿中,朱元璋还在深情回忆鄱阳湖之战。

朱允熥听得直打瞌睡。

上朝,真的很累呀。

过去的四年,我天天在皇宫课堂上睡觉也没人管。

上完课就回到自己的小院,吃不愁,穿不愁,无忧无虑。

睡觉,有人陪。

吃饭,有人喂。

躺平的日子真幸福啊。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躺平几乎成了一种奢望。

天天不得不面对老朱,还得虚与委蛇、各种伪装。

天天不得不听老朱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让老朱对自己忽然变得热情起来?

此时,应天府尹周知安已经来到了宫外,交待了应天府通判一番。

停了好大一会儿,周知安才慢慢返回大殿,却又不敢进去,很是踌躇。

周知安明白,他正徘徊在进与退、生与死的关口。

几天前,兵部侍郎仇占可找到他,说要让他解决一个人。

仇占可告诉他,解缙在宫中得罪了陛下。

陛下让他从应天消失!

此事,要做得绝密。

之后,把解缙之死在朝堂上公布。

周知安作为正三品府尹,在官场浸淫多年,岂会不明白仇占可的意图?

这绝不是仇占可的意思,其背后就是兵部尚书齐泰!

齐泰背后当然是吕氏和二皇孙朱允炆。

事情做好了,扳倒了吴王,就等于帮了二皇孙一个大忙。

二皇孙当上储君、继承大位之后,绝不会忘了自己的功劳。

很显然,陛下现在有点昏庸,居然对一个废物皇孙青眼有加!

赶走朱允熥,帮助朱允炆回到陛下视野,对大明有百利而无一害!

哪怕是解缙死了,也值得!

更何况,现在把解缙搞死,弄一个自尽而亡的假象,很容易,也符合逻辑。

于是周知安亲自安排人员,将解缙推下河去。

但是现在,陛下好像是知道了什么。

既然迈出了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就得硬着头皮走下去。

万一陛下是诈人的呢?

皇宫内,不止周知安一个人在徘徊。

吕氏也在屋里徘徊。

有太监传来了奉天殿内的情况。

情况好像很不妙。

齐泰曾向她透露过一个决定:利用解缙,打击吴王朱允熥。

吕氏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态度。

齐泰走时,吕氏说了一句话:“此事,不可让允炆知道。”

打听到殿内的消息,吕氏才佩服起来。

齐泰此人做事,够狠!

这下子,朱允熥在陛下面前就失势了。

谁知道中间的时候,风云突变!

陛下好像发现了什么!

难道说,解缙的尸体被陛下找到了?

此事一败露,会查到哪个层级?

周知安在外纠结一阵之后,决定再入大殿。

朱元璋道:“周知安,你都安排妥当了?”

“陛下,我都安排了,让人沿江寻找。”周知安硬着头皮说道。

“不用找了,”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口响起来。

是锦衣卫指挥使蒋瓛。

蒋瓛的身子一让,露出一个人。

此人穿了一套不太合身的太监服装。

头上已经没有了逍遥巾,只是随便扎了扎,显得很散乱。

解缙!

竟然是解缙!

解缙,还活着!!!

众人像看见鬼一样!

蒋瓛拉着解缙走到了第一排。

解缙扑通一声就跪下了:“陛下,请陛下让我回乡吧。”

解缙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朱允熥打骂一顿,又被陛下奚落一顿。

郁闷之下,好几次来到江边散心解闷。

谁知道被人推到了江里!

醒来之后,在一个院子里。

后来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太监送到了郊外的破庙之中。

太监说等到船来了,就可以回家了。

太监塞给他一些宝钞,叮嘱他以后不要再回京城了。

哪知道又来了一帮子锦衣卫,把他直接带到了宫内。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解缙却感到,大难不死,还有大难!

看看,一边站着的朱允熥,还有高高在上的皇帝!

他们的眼神都不怀好意!

朱元璋说道:“你是解缙吧?”

“草民正是解缙。”

“你站起来,让大家看看。”

解缙站起来,一脸茫然。

“你,你真是解缙!”周知安随即转向朱元璋:“陛下,此乃大喜!才子得救,吴王的罪责可以大大减轻!”

“散朝之后,臣就要整顿官吏作风,推官断案不能太过草率!”

「周知安,真是个官场老油子!太精明了!」

「比老狐狸还老狐狸!」

「推人下河的人员,应该是被做掉了!」

「但做掉了也得藏好,只要找到了,顺藤摸瓜,一定能查出来!」

「最少,周知安为自己赢得了一些时间。」

「这就看老朱,是不是真的要查下去!」

朱元璋说道:“周知安,你们是该整治整治了!”

“周知安,你到现在还以为,解缙之死是吴王逼的吗?”

周知安说道:“除此之外,臣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

朱元璋问道:“解缙,你真的是投河自尽了?”

解缙的倔劲儿上来了,看了一眼朱允熥道:“我不是投河自尽,我是被人推下河的!”

朱元璋道:“你不要以为是吴王!反而,把你从河中救起来的,是吴王。”

朱元璋早就看到了殿外等着的郑和。

郑和走进来向解缙作了证明。

周知安被直接打脸了!

朱元璋喝道:“周知安,如果今日不是咱相信三孙,恐怕三孙就得蒙冤了!”

“周知安,要是我杀了三孙,你是不是高兴了?”

“还有你们!”朱元璋大手指向文官的这一边:“我三孙死了,你们是不是都高兴了?”

“周知安!你没有搞清事实,就慌忙来告,诬蔑我三孙,究竟有何用意?”

“不要以为咱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有谁指使!”

“将周知安押入诏狱!给朕查!不管牵到谁,绝不姑息!”

大殿中落针可闻。

周知安,居然直接投入诏狱!

周知安,死定了!

背后牵连到谁?

肯定是刚才跳得最高、喊得最凶的人!

有的文官感到刚才鲁莽了,跟着大家一起出来指责朱允熥。

锦衣卫随时就把自己带走问话。

虽说陛下已经废除了诛连制度,但谁也不想死啊。

周知安已经瘫倒在地。

本以为自己一番说辞,能让自己缓上一段时间。

没料到这么快就进了诏狱,想一想里面的刑罚,就不寒而栗。

千考虑万考虑,就是没有考虑到朱元璋根本就是不按程序来的人!

自己认定解缙死了,把罪过推到朱允熥身上。

谁知道解缙没死!

再怎么狡辩,也改变不了自己诬蔑吴王的事实!

陛下抓住这一点判他死罪,他也无话可说,更无力辩解。

周知安只能哀叹,时也,命也!

锦衣卫像拖死狗一样,把周知安拖了出去。

此时,官员们心中都有一个疑团:陛下怎么知道解缙没有死?

比官员们更加疑惑的是蒋瓛。

太子朱标在杭州暴毙后,陛下怀疑是被人害死。

证明陛下的判断是正确的,而锦衣卫却一无所知!

今天,应天府尹说解缙投河自尽,但陛下却让锦衣卫去郊外一个破庙里找解缙。

证明陛下的判断仍是正确的,而锦衣卫仍然一无所知!

蒋瓛感到了巨大的危机!

锦衣卫的作用,就是掌握全国特别是京城内的一切情况。

而现在,陛下掌握了情况,锦衣卫却没掌握!

作为陛下的耳目,耳不聪,目不明,要之何用?!

蒋瓛正在忐忑不安,朱允炆此时也是心绪难平。

本来,朱允熥眼看着就要玩完了,哪知道来了一个神级反转!

难道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天啊,老天啊,你为何如此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