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8章 苟,一丝不苟地苟

罗平又摸了摸朱元璋的脉,摇头道:“此为结代脉,半个时辰不醒,恐怕,只怕,唉。”

罗平不敢说下去了。

所有的大臣们都紧张了,看着朱元璋紧闭的双眼。

跟过来的太医们也都过来摸了,一个个的面色大变。

一位太医道:“结代脉,脉率不齐,时有中止,脉来一止,止无定数,大凶之脉。”

朱允熥问道:“快,有没有千年人参,千年人参,可以吊命!”

罗平没有理他。

千年人参?能吊命?

人参熬煮最少一个时辰!

到时,陛下如何了还不知道呢。

朱允炆看着朱元璋,心里害怕,没敢近前。

所有赶来的大臣们都呆立不动,生怕自己一动陛下就归天了。

到时候追究责任就说不清楚了。

「天啊,看来,老爷子气数已到。」

「老爷子这是提前归天了!」

「大明难道气数已尽?」

「历史的走向怎么有些不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刚才的手法应该没有错!」

「还有,我的速效救心丸怎么没有效果?」

「明明是让老爷子喝下去了,这就怪了!」

「这个时代的人,应该没有什么耐药性,应该起作用才对!」

朱元璋这才明白,在三孙按自己胸口之前,已经让自己喝了药。

速效救心丸!

三孙,居然还会制作药物!

自己能够醒来,完全是三孙的功劳!

半个时辰已到,朱元璋仍是没有“醒来”。

罗平又摸了一下朱元璋的脉象,仍是结代脉,没有任何改善。

罗平和赶过来的御医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陛下虽未归天,但恐怕再难醒来了。

顿时,院内院内一阵大哭。

哭得最为伤心的是蓝玉、常升、冯胜、李景隆等武将。

“诸位,当前陛下如此境况,我等只在此痛哭流涕也于事无补。我们必须考虑全盘。”

兵部尚书齐泰站起来,朗声说道。

武将们止住了哭声,这才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谁来当皇帝?

户部尚书范敏也从地上爬起来:“齐大人所言极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今日先立下储君,代为监国,等陛下醒来,再君临天下。”

吏部尚书康桢道:“范大人的提议,老成谋国之言,我赞成!”

齐泰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提议立二皇孙为储君,暂行天子之职。”

朝廷重臣基本都在这里了,大家只要推出一个人选,就可以立即生效。

因为朱元璋的父母早都不在人世,不存在太皇太后的问题。

自从马皇后死后,朱元璋也没有再册立皇后,后宫里能够说上话的也不多。

吕氏只是故太子朱标的侧妃,影响力也不大。

蓝玉呼地站起来了:“二皇孙,不成,不成!”

开国公常升也跟着站起:“三皇孙,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武将们也都站起来了:“三皇孙当皇上,我们同意!”

文臣们不甘示弱,纷纷站起,坚决支持二皇孙。

「二舅啊,你别瞎掺搅好不好?」

「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这恐怕是朱允熥唯一的优点了。」

朱元璋真想翻个白眼,三孙啊,难道你不是朱允熥吗?

只是现在他需要装,跟朱允熥一样装!

只有在装的时候,才能听到别人真实的声音,看到一些人真实的嘴脸。

「老爷子刚刚死,尸骨未寒呐!」

「难道就不把老爷子先运回宫去,让太医们悉心照看?」

「就这么让老爷子躺在太医怀里?」

「当着刚死的老爷子,你们讨论起储君来了!」

「陛下刚死,就要立马站队!」

「不管如何,陛下死了,我也不能当出头鸟啊。」

「系统说了,还得苟六年呐!」

「必须苟,还要苟,一丝不苟地苟!」

「老子,真不想当皇帝!」

「这些个武将,能不能消停一下?」

「这些个文臣,你们也别激动,储君,老子还真不稀罕。」

「朱允炆同志,你也别那么看着我,眼光像刀子!」

「允炆啊,别把我当仇人!我让给你了行不!」

朱元璋一听就有些火,好你个朱允炆!

你急吼吼地跑过来看爷爷,居然连摸都不摸一下,离咱那么远?!

居然还带了一帮子文臣!

是不是想着咱这次真没救了!要归天了?!

咱刚刚“死了”,你就带着文臣们要宣布当储君了?

平时,你对咱那些关心劲儿哪儿去了?

好你个二孙,居然敢那么看着允熥?

眼光像刀子?你对三弟就那么恨,恨之入骨?

明明你三弟不想跟你争,你却把他当仇人!

你,比允熥差得太远了!

朱允熥站起身来说:“各位大人,你们也不必争论了。”

朱允炆冷笑道:“允熥,吴王,不必争论了,谁给你的自信?”

朱允熥正想说话,朱允炆忽然发怒了:“吴王,我忍你很久了!论才学,你连书都背不会!论骑射,你连弓都拉不开!论胆略,你连小儿都不如!”

“吴王,你凭什么封王?你就凭着会说漂亮话,哄得皇爷爷团团转!”

“你各方面都不如我!但是,皇爷爷却处处偏向于你!”

“今天,你居然也敢与我争?!”

朱允炆脸色赤红,显然是愤怒已极,似乎要把几个月来的不满一下子发作出来。

朱允炆好不容易停了下来。

朱允熥才转向武将们:“舅祖爷,舅舅,各位大人,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与厚爱。”

“允熥让你们失望了!”

“允熥有自知之明,大明帝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现在,最合适的人选是我二哥!”

“所以,我退出,你们都不用搞得脸红脖子粗。”

啊,吴王朱允熥这是来真的?

以前,不管在哪个场合,吴王朱允熥或者是不吭声,或者是附和朱允炆。

特别是好几次在朝堂之上,陛下对二皇孙、三皇孙进行考较。

三皇孙朱允熥都在说,二哥朱允炆讲得有道理。

很多人认为朱允熥是在以退为进,表面谦让,实则不服。

今天这种场合,两个阵营吵得不可开交,朱允熥居然还是在谦让!

这是个决定国家前途、决定个人命运的重大时刻!

进一步,登高而呼,君临天下!

退一步,前功尽弃,回家抱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