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2章 放跑的窝寇莫名消失!

朱元璋惊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难怪三孙以前说咱就是农民思维,对大海有天然的恐惧。

因为咱对大海根本就是不了解呀。

以为有船就可以打窝寇了。

谁知道在江河上的船,与在大海上的船,完全不同!

江河上的风浪,与大海上的风浪,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

幸亏三孙在这里!

如果真的跟着窝寇去东极岛,恐怕真的就成了人间惨剧!

一千多人集体葬身大海!

这,这就相当于南宋灭时的崖山跳海。

整个大明,立马陷入巨大的危机。

咱和三孙真的死于海上,因为没有确定大明储君,二皇孙朱允熥和四子朱棣必然为争皇位而大打出手。

到那个时候,可真叫做生灵涂炭。

更令人心痛的是,骨肉相残!

有三孙的提醒,自然可以避免这一情况。

但是现在,新的难题又横在面前!

一向精明能干的锦衣卫副指挥使毛易,这次却失手了!

那个窝寇怎么也找不到!

访查了很多人,特别是在沿江的村庄寻访,都没有见到。

要知道,这一带的人口相对稠密,居然没有人见到!

这就奇怪了!

毛易在外面找了好长时间没有结果,只好回来复命。

这个窝寇,果然不是一般的窝寇!

连锦衣卫都找不到!

真是邪了门了!

朱元璋回到了船舱,也不磨叽了,直接提问:“咱让锦衣卫跟踪窝寇,窝寇莫名消失!这下子,还怎么打窝寇?”

朱允熥就当没听到。

「窝寇消失了,就没有办法打窝寇了吗?」

「锦衣卫呢,锦衣卫就找不到窝寇的老窝了?」

朱元璋面色有些难堪,自己一直严令海禁,锦衣卫的力量也就没有往沿海渗透和发展。

跟着这名窝寇,相当于是让他领路。

同时,通过窝寇可以找到他们的海船。

窝寇消失了,领路人多的是!

因为咱从三孙心声中知道了东极岛、桃花岛这两个名字,让沿海的村民带路即可。

关键是,现在没有适合在海上航行和作战的船只!

这事怎么办?

「唉,老朱又遇到难事了!」

「你遇到难事,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你如果是想冷静一下,也应该把我撵出去才对吧。」

「或者是你一个人到甲板上吹吹风?」

朱元璋心想,还是把沐瑶、郑和他们叫过来吧。

有他们在,这小子的思维说不定能活跃一点,能想出办法来也说不定。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船,就根本到不了海上!

出不了海,就打不了窝寇!就拿不到陈友谅余部的财宝、楼船的技术资料。

在杭州城外,自己信誓旦旦,要出海,打窝寇!

在江上停了好半天了,还没有出发!

灰溜溜地回去?

咱当皇帝的,脸皮再厚,也下不来台啊。

蒋瓛把沐瑶、郑和都叫过来了。

后面居然还跟着李景隆、仇占可。

李景隆、仇占可在城内商量好长时间,感到陛下出海打窝寇很不靠谱。

万一陛下在海上出个什么事,李景隆和仇占可,可就成了千古罪人。

到时继位的皇帝追究起来,他们两个首当其冲。

郑和、沐瑶两个小太监而已,杀掉他们,明显分量不够。

而仇占可是兵部左侍郎,李景隆则是三千军马的统领。

所以,李景隆与仇占可二人一商量,决定挑出500名精兵,跟着朱元璋。

幸好,朱元璋的船队停在原地没有动。

不管陛下如何厌烦,他们也得跟过来。

出海之前一定要劝阻,不能让陛下冒险。

哪怕是被陛下骂得狗血喷头!

哪怕是被陛下打得遍体鳞伤!

也强过一场灾难的发生!

到时候,恐怕所有的人都得陪葬!

陛下虽说是废除了诛连制度,但难保继位的皇帝不诛连!

到时候,说不定就是全族被诛、血流成河。

“你们怎么来了?李景隆,你的兵是能杀窝寇呢,还是能操船呢?”

“仇占可,你是能上阵杀敌呢,还是能出谋划策?”

朱元璋一脸不屑,一副讽刺的口吻。

仇占可说道:“陛下,切不可冒险,海上风大浪大——啊?”

仇占可像看到了鬼一样!

朱允熥!

吴王朱允熥!

李景隆也发现了,吴王朱允熥居然也在这里?

不会吧,朱允熥不是被窝寇给劫持走了吗?

这怎么好端端地坐在这里?

朱元璋淡淡地说了一句:“是蒋瓛,带回来的。”

蒋瓛带回来的?

李景隆和仇占可顿时佩服不已。

锦衣卫就是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吴王给救回来了!

李景隆和仇占可还在愣神,朱元璋说话:“好叫你们知道,那个窝寇跟丢了,没有向导不要紧,总有村民知道如何到达。”

朱元璋眉头一皱:“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船只能在江上,不能去海上。”

“窝寇跟丢了,我们就无法获得海船。没有海船,灭窝寇就无从谈起。”

啊?

沐瑶和蒋瓛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李景隆和仇占可高兴了,陛下,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

两人几乎同时长吁了一口气,接下来,就不用死谏了。

“陛下,我们还是回城吧。”李景隆劝道:“陛下全歼六百名窝寇,必然是天下震动、万民称颂!”

李景隆的意思是,杀了六百名窝寇,已经不错了,就不要去海上冒险了。

这个战绩,也足可以向文武百官交待了。

六百名实打实的窝寇,这个战果,也可以配得上御驾亲征一次。

仇占可摇摇头道:“李大人,此言差矣!”

李景隆生气了,这厮怎么了,自己说的有错吗?

不是说好了一起劝陛下的吗,你这是想拆自己的台吗?

“李大人,世人都知道,我们并未全歼六百名窝寇,”仇占可冷笑了一声:“在几千人的看守之下,在城内城外城头上万人的注视之下,我们生生地放走了一名窝寇!”

“此事,想瞒是瞒不住的。”

李景隆紧张了,仇占可这是在揭陛下心头的伤疤呀。

生生放走了一名窝寇!这也是在讽刺吴王朱允熥!

要不是朱允熥这个废物,哪里会跑掉一个窝寇!

虽然只有一名,但性质和概念却完全不同。

跑了这一名窝寇,你就不能宣称是全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