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4章 沐瑶有个办法

「说起隐身衣,就想起来迷彩服。」

「大明将士的军装,得改一改了!」

「戴着的帽子,如同一个穹顶!还没有脱去游牧民族的影子!」

「……」

朱元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三孙的思维,真的是乱!

稍稍打扰一下,他就能走偏了!

想拉都拉不住。

得找个话题,把三孙的思维拉回刚才的轨道。

三孙的办法是仇占可启发的!

“仇占可,仇占可,你出的可真是好主意!哈哈!”

朱元璋第三次说了同样的话。

这次,只是比前两次多了两声略显生硬的笑。

仇占可恨不得把脑袋塞进双腿之间。

出错一个主意,说错几句话,算是被陛下给记住了。

讽刺自己一遍还不够!

居然再搞两遍!

陛下不是鼓励大家发言吗?

说错了也不要紧。

陛下说话不算话呀,陛下话也不能全信。

「看来老朱,真的对文人无感!」

「这是好现象!」

「改造大明的文人,这是一项巨大而艰苦的工程!」

「改造大明的文人,要去掉他们的酸腐之气!」

「要让他们成为有文化素质、有科技素养的人!」

「要从故纸堆里走出来,眼睛向前,而不要向后!」

「那些经典之作固然要传承,但最重要的是要创新!」

「老祖宗的那些观点、那点东西,其实并不难解。」

「这个世界之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没必要所有的精力都耗费在四书五经上。」

「要想改变大明学子的知识结构,必须从科举考试抓起!」

「必须改变人文一科独大的局面,加入科技方面的考试内容。」

「但能够作此改变的,只能是开国皇帝!」

「只有开国皇帝才拥有巨大的、无可质疑的、质疑也没有用的超强权威!」

朱元璋听得频频点头,三孙每次心声,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

尽管这些话,以前从来没有人讲过。

但三孙一讲,就是有道理!

看看那些文人,除了会背诗、会写字、能耍嘴皮子,能做什么?

不过,三孙好像又偏了!

没有说出自己想要得到的内容!

三孙的思维方式非常特别,难以把握。

算了,不管了,还是让他告诉沐瑶吧。

只要沐瑶知道了方法,结果都是一样的。

反正都是自家人。

朱元璋高兴了,肚子也饿了,吩咐就在船上做饭。

郑和作为杭州知府,早就安排下面往船上送来了给养。

在这条船上,请了杭州最好的厨子,把锅碗瓢勺全套家伙什都搬过来了。

朱允熥则是带着沐瑶到另一条船上,和沐瑶单独开小灶。

当然,是提前把食材放到了一个地方,拿出来送给厨子。

船舱之中,厨子端上了几个精美的菜肴,点上灯笼。

楼上观山,城头观雪,灯前观月,舟中观霞,月下观美人。

此时,正值初春,万物生长。

朱允熥看着月下、灯前的沐瑶,心弦居然猛地一弹。

沐瑶撩起斗笠下的纱巾,一张精美绝伦的脸,笑靥如花。

如此美人,可惜不能碰。

因为她是陛下派来的,监督自己不得与女人乱来,免得掏空了身子。

要是和沐瑶搞出点事,沐瑶假太监的身份就暴露了。

再说,沐瑶还身怀武功,不好降服。

那就以德服人。

沐瑶浅浅一笑:“吴王,今天真是好运气,居然能从窝寇手里脱困。”

沐瑶知道自己的未来夫君功夫很棒。

只要未来夫君不主动说,她就不主动点破。

“沐瑶,这个,跟你说个正事。”

沐瑶脸上一红,想起了那次,朱允熥认出自己是女儿身,把她压在墙壁上的情景。

说个正事?就好像他平时说的都不是正事一样。

“沐瑶,那个窝寇,锦衣卫没有跟住,丢了。陛下想打窝寇,又过不去。”

“我有办法,不过,这次又得靠你出面了。”

沐瑶凑近了朱允熥。

朱允熥如此这般地耳语了一番。

说完,沐瑶美目一睁,佩服地看着朱允熥。

“咱正事办完了,接下来,”朱允熥说道:“咱来喝点酒?”

沐瑶说道:“吴王,沐瑶从不喝酒。吴王真想喝,我找郑和,从杭州城买几斤金华酒。”

“不用,我这里有。”朱允熥从系统空间取出了一瓶毛台酒。

从身后拿出递给了沐瑶。

“这是从窝寇身上缴来的,”朱允熥打开了说:“给本王满上!”

朱允熥真的是好几天没有喝过毛台了。

总不能说毛台也是从那只沉船上得来的吧?

这次,可以把毛台安在窝寇身上了。

沐瑶倒酒,朱允熥喝。

一会儿,半瓶下肚了。

“允熥,这酒好香!”

不知何时,朱元璋出现了。

不由分说,朱元璋端起朱允熥的杯子,一饮而尽。

咳,咳,咳,朱元璋被毛台给呛着了。

没想到这酒会这么辣!这么烈!

再一看酒,清清亮亮的,稍微泛黄,但没有一丝杂质。

好酒!

再喝一杯!

这下子有了准备,喝的时候在嘴里滚了几滚,体会足够之后这才滑入喉中。

“这是什么酒,居然如此美味?!”

“陛下,这是窝寇所带酒水。”沐瑶抢先说道。

「坏了,酒喝多了!说是从窝寇身上搜出来的!」

「这岂不是说明自己制服了窝寇?这样,不就暴露了我的武功?」

沐瑶又道:“是我从一个窝寇那里缴来的。”

「谢天谢地,谢沐瑶!沐瑶现在居然肯为我打掩护了!」

「沐瑶也害怕我向陛下说出她是女子的事实啊。」

朱元璋心想,要不是咱闻着酒香而来,真不知道你还享用着这么好的东西!

这东西到底从何而来?

这酒难道三孙一直带在身上?

三孙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沐瑶现在居然处处维护朱允熥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好事啊,说明自己定下的这门亲,算是做对了!

也许沐瑶从三孙的梦话里听到了什么,只是出于保护朱允熥的目的,而没有告诉咱!

再看看三孙和沐瑶,心中不由得好笑。

咱在三孙面前装,三孙在咱面前装,沐瑶在三孙和咱面前也开始装!

三人装,三个人在飙戏!

三个人装,只有咱一个人明白是咋回事,莫名有一种成就感!

半瓶毛台,让朱元璋一个人喝光了。

第二天,朱元璋在船中醒来,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

嘴角还留着余香。

三孙,为了让咱打窝寇,下的功夫可真足!

这酒水如果是窝国有,早几年他们都给咱朝贡来了!

“陛下,沐瑶有个办法,可以直捣东极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