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4章 三孙,你终于不再装了

「如果此时从海上驶来一艘船就好了,最好是带桅杆的那种大船。」

「带着桅杆的船,更容易证明地球是圆的。」

「因为是圆的,所以先看到桅杆,再看到船体,而后才是全部。」

「如果地球不是圆的,而是方的,那么一开始就能看到全部,只是由远及近,由小到大。」

朱元璋仔细琢磨了一下,明白了!

这方法果然够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的方法,就能够证明地球是圆的!

三孙,脑子里总是有很多奇思妙想。

这么简单的办法,就能证明如此重大的问题。

「虽说在杭州已放开了海禁,但老百姓的船还是不敢下海。」

「但,来往商船还是有的。」

「商船大多是走私船,如果被抓住,是要杀头的。」

「但,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朝廷在杭州灭了六百窝寇,早已传开。」

「来往商船估计就会更多了。」

「好不容易来一次海上,得找个机会,对郑和进行现场教学。」

「看来今天没机会了,老朱第一次出海,急着回去呢。」

「老朱刚才的脸色阴晴不定,好像是心里不好受,估计是受不了风浪颠簸,晕船想吐吧。」

朱元璋心想,咱阴晴不定,不都是你的心声给闹的?

咱一手打下的大明被清灭掉了,而西方国家却把清朝给打得惨败。

咱能无动于衷吗?

咱能不着急吗?

晕船想吐?

你把爷爷看得这么弱?

三孙说得对,那就不妨等一等,看看远方有没有船来。

你对郑和进行现场教学,咱也想参加呢。

朱元璋决定暂时不回杭州城。

“蒋瓛,传令下去。把船靠岸后,暂不回城,咱和允熥、郑和留在船上。”

朱元璋看众人有些不解,笑道:“允熥刚才说了嘛,要好好欣赏欣赏大海的景色。机会难得,咱就当在这里散心了。”

又是朱允熥!

陛下居然为了朱允熥的一句话而留在船上!

就当是散心!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向朱允熥聚焦。

「老朱,这是几个意思?」

「我让开慢点,说是欣赏大海的景色,那是考虑到你晕船想吐。」

「现在到岸了,你不下船吐个痛快?」

「老朱,到底想干啥?」

朱元璋吩咐蒋瓛:“安排几个眼尖的,注意观察海上的动静!”

“有任何异动,即刻报告,不得延误。”

蒋瓛马上挑出了10名锦衣卫,分不同的方向,对海面进行监测。

大家都紧张起来了。

特别是蒋瓛,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陛下为何突然停在海边不下船,还让自己安排眼尖的观察海上的动静!

有任何异动,即刻报告,不得延误!

这究竟是什么异动?

是有更大的海浪要掀起,还是有大量的窝寇要来到?

李景隆、仇占可等人也紧张起来了,陛下难道预测到有什么大事到来?

再看一下从桃花岛上带回来的陈友谅的儿子陈理和其他陈友凉的旧部,心中疑团大起。

难不成,陈友谅的旧部还有?

是不是还在其他的岛屿?

陛下可能是把陈理放到这里,作为诱饵,让陈友谅的旧部前来救主,从而对他们一网打尽。

“蒋瓛,让纪老三的队伍回城,再派人把陈理等人送回京城。”

啊,把陈理等人送回京城,诱饵不是没有了吗?

看来刚才的猜测不对。

「也不知道老朱在等什么,能在这里停多久。」

「但愿有大的带桅杆的船出现。」

「这个时代,人们已经牢牢形成了天圆地方的概念,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很难改变他们。」

「当然,这个时代,西方人照样不知道地球是圆的。」

「此时,不论中外,都是用“盖天说”来解释各种天文现象。」

「“盖天说”就是天圆地方。」

「天空如同一把伞或者一个盖子,盖在大地之上。」

「大地是方的,于是就有了四角四极之说。」

「《女娲补天》里说:断鳌足以立四极,背方州,抱圆天。这就是天圆地方的概念。」

「遇到了大船出现,我向郑和解释,他能听懂吗,能接受吗?」

「也许,我这样解释,大家会把我当成怪胎!」

「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布鲁诺坚决拥护并四处宣扬。」

「结果是悲惨的:布鲁诺被捕入狱,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我现在说地球是圆的,地不是方的,在这个时代,可能也会被当作“异端”」

「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最根本的是世界观。」

「连世界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何谈世界观?」

「我如果说出来这个,问题不会太大吧?」

「我是老朱的亲孙子,总不至于因为反对天圆地方而被杀头?」

「如果有船来,那就给郑和讲一次,公开讲,大家都来听一听!」

「我要让大家看一看,地并不是方的!」

「听懂了,这是好事!反正在大家看来,也是奇技淫巧而已。」

「听不懂,大家会攻击我,岂不是符合朱允熥无能、白痴的人设?」

「就这么办了!」

朱元璋听得好笑,三孙,你的心声咱是一直在听着。

咱一路上都在琢磨,别人不理解,咱理解呀!

咱理解,相信其他人也能理解!

这下好了,三孙肯站出来给大家讲课了!

他终于是要展露才华了!

朱元璋不由得激动起来,三孙,你终于不再装了!

眼看就要天黑了!

这大海上还是什么都没有!

天色越晚,越没有船经过!

三孙既然决定要公开给大家授课了,那么,咱一定想办法满足。

首要条件是,远处有带桅杆的船过来!

桅杆?

上哪儿找带桅杆的船?

朱元璋一拍脑袋,想起来了,这问题太好解决了!

到了晚上,朱元璋还是不下船,就在船上吃饭。

蒋瓛更加紧张,这大晚上的,海天一体云俱黑,有什么异动,根本看不清楚。

朱元璋说道:“都别看了,大晚上的,不会来了。”

有谁会来?

看了看李景隆,朱元璋说道:“晚上休息好,明日,你要担当重任。”

重任?

李景隆心里发虚,一听到重任就头皮发麻。

仇占可心下失落,这次跟着来杭州、打窝寇,寸功未立,陛下都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

明天有重任,应该不是打仗。

因为窝寇都已经被杀光了。

有任务那就是其他方面的。

李景隆已经连续失败几次了,陛下怎么还这么相信他?

整整一个晚上,李景隆都在猜,到底有什么重任。

第二天起来时,眼圈都是黑的。

三孙要公开讲课,让朱元璋兴奋地久久难以入睡。

早上起来打了一套太极拳,顿时神清气爽。

“李景隆,交给你们一个任务!”朱元璋指了指大海:“把郑和舰开到东极岛,而后再返回!”

「老朱,这是什么意思?」

「你让他把郑和舰开到东极岛,再返回?」

「老朱,你怎么对这个蠢蛋这么好?」

「老朱,你这是让他公器私用、公款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