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 算无遗策的三孙,失策了?

“舅祖爷,你放心好了。朝廷禁营私盐。大明盐业公司,朝廷占两成,大明科技院占八成。”

“朝廷就不说了,大明科技院和国子监一样,都是官办。”

“虽然我们大家入股,根本不影响官办的性质。”

“大明盐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在于:盐。我们产出的食盐质量更好、效率更高,因此价格更低。”

“舅祖爷,朝廷的盐税不仅不会减少,还会增加。老百姓也能吃得起盐了,两全其美,陛下不会说什么的。”

蓝玉平时都是琢磨打仗的事了,根本不关心柴米油盐的事情。

看朱允熥说得如此肯定,思路如此清晰,不仅去掉了担心,反而更加兴奋。

自从朱允熥从杭州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说话的底气足了,声调高了,言语之中充满了自信!

这绝对是好现象!

只要朱允熥当上储君,蓝家、常家的日子就好过了。

假如朱允炆当上储君,就算是陛下不清洗蓝常两家,等到朱允炆继位之后,一定也不会饶过。

“允熥,你成立公司,朝廷也不给钱,还占二成。肯定缺钱吧,缺就给咱说,舅祖爷砸锅卖钱,也要支持你把公司办成、把科技院办好。”

蓝玉的表态让朱允熥十分感动。

作为历史上的名将,蓝玉在朱允熥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替代。

蓝玉的作战风格,大胆而冒险,与常遇春极为相似。

穿越至此,还有着血缘关系,当然要保护他们。

前一段,为了消除陛下的怒气,朱允熥劝蓝玉还掉了田庄、解散了庄奴。

这样一来,蓝家就少了一大块收入。

让蓝家入股大明盐业,也是为蓝家创造额外的合法收入。

成立大明盐业公司,此事得让陛下知道。

于是,朱允熥让方孝孺代笔,就成立大明盐业公司一事写成奏疏。

方孝孺写完,内阁辅臣杨溥来了。

杨溥来京多日,这是第一次拜访吴王朱允熥。

见到朱允熥,先是深深施一礼:“吴王,提携大恩,没齿难忘。”

朱允熥哈哈一笑:“弘济,不必客气。你如果是个庸才,本王根本不会推荐你!听说你在内阁做得不错。”

杨溥这下子更确定了,果然就是吴王向陛下推荐的。

“弘济,你来了正好。这是我替吴王写的奏疏,你看看有何不妥。如无不妥,请交陛下。”

方孝孺说道。

“敢问,是方夫子吗?”杨溥问道。

方孝孺脸上一红,自己给吴王朱允熥当老师的事,人尽皆知。

都在笑话他命苦,去教一个白痴,去雕一段朽木。

尽管他明白朱允熥绝不是废物,他的水平不在任何大儒之下,但他也不敢向别人说出真相。

杨溥看完之后说道:“开办大明盐业,与国与民,均极为有利。”

“只是,这成本未免太高,前期投入恐怕太大,朝廷又不给予支持,吴王为何如此做?”

朱允熥笑笑:“我以为你要反对呢。”

方孝孺心想,如果不是知道朱允熥有大才,他肯定是第一个反对。

可能,这个奏疏拿到朝堂上,估计会引起强烈反对。

特别是都察院的御史们,很多时候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果然,第二天的朝堂之上,朱元璋就让杨溥拿出了朱允熥的奏疏。

杨溥念完提议,还没有说细节呢,户部尚书范敏首先反对:“这怎么可以,科技院的公司怎么可以把手伸进朝廷里?”

“国库本就紧张,盐税就是主要来源。科技院这么一搞,全国岂不是乱套了?”

“是啊,科技院这是与国家争利!”

看大家强烈反对,朱允炆也站了出来:“科技院的成立,朝廷没有给予财力上的支持。哪怕是自己想办法,也不能如此胡来。”

杨溥说道:“大人们不要着急,容下官把吴王的奏疏念完。”

朱元璋急了:“让咱来说!”

“第一,允熥要生产盐,而不是运盐!现在所有的盐场他都不碰!”

“第二,允熥此举是为了增加盐的供应。”

“第三,允熥生产的盐比现在的好吃。”

“第四,允熥生产的盐,售价不超过市价的一半。”

“说说吧,这四条,你们怎么想的?”

大臣们纷纷讨论起来。

天呐,朱允熥是不是个傻子?

朱允熥不碰所有的盐场!

现在大凡能够产盐的地方,都有盐场了。

另外开盐场?

就算能开,那也是贫盐区。

现在开一个盐场,人员、设备,得多少钱?

关键是朱允熥还承诺,他生产的盐,不超过市价的一半。

这怎么可能?

只能说明一点:朱允熥疯了,因为缺钱,急疯了!

朱允炆一想,这是好事啊,朱允熥真要是搞盐,前期的巨额投入,肯定要找蓝、常两家帮衬。

到时朱允熥赔惨了,蓝、常两家岂不是也被拖下了水。

这事,要支持!

这么好的事,怎么能不支持呢。

“皇爷爷,三弟成立大明盐业公司,实在是利国利国的好事,孙儿第一个赞成。”

朱元璋高兴了,二皇孙不错,识大体、顾大局!

本以为二皇孙会反对呢,没想到他竟然会支持。

朱允炆这一赞成,倒是让文臣们大吃一惊,但仔细一想,都不禁暗暗佩服起来。

朱允炆这一招,妙啊。

一方面眼看着朱允熥陷入泥潭,一方面还在陛下那里留下了好印象。

朝会一结束,杨溥就过来给朱允熥汇报了情况。

这倒是让朱允熥有点意外。

让朱允熥意外的是,第二天朱元璋居也来到自己的院子里。

朱元璋在养心殿,锦衣卫指挥使蒋瓛就提出了对大明盐业的看法。

大臣们之所以后来不反对大明盐业,主要是因为他们感到朱允熥会赔钱。

蒋瓛早就看出来了,朱允熥绝对不是一般人,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比。

最少,他知道朱允熥的武功高强!

朱允熥一定还有其他方面的本事,只是他没有显示而已。

蒋瓛一向小心翼翼,一般不发表自己对于任何人、任何事的看法。

除非是陛下主动问起。

这次,陛下没有问,蒋瓛主动提醒他。

朱元璋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出于对三孙的相信,也没有怎么在意。

而蒋瓛这么一说,朱元璋却有些担心起来。

于是就匆匆赶到朱允熥的院子里。

“三孙,你说说,你的盐,咋生产?是不是哪个地方还有盐矿?”

朱元璋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

“爷爷,我也不知道哪里有盐矿啊。海水不是咸的吗?我就在海边建盐场啊。”

朱元璋说道:“别以为咱不懂盐,陈友谅、方国珍都是私盐贩子!”

“你在海边建盐场,还比市价便宜一半,这不是明摆着要赔钱吗?”

朱允熥答道:“啊,要赔钱吗?我真的不懂啊。”

“爷爷,你可要想个办法,别让我赔了!”

“盐业公司要赔钱了,大明科技院可就办不下去了!”

朱元璋一惊,三孙还真是不懂这个啊。

你不懂这个就敢开大明盐业?这不是胡来吗?

三孙一向是算无遗策,这次难道要失策了?

「老朱来了,我得向他传递一种大明盐业必然失败的假象!」

「老朱满怀心事地离开院子,于是所有的官员都感到大明盐业必定玩完。」

「这样一来,明天晚上的宴会,我一定赚得是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