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7章 朱棣派兵助战?

“吴王,我有一顶白帽子相赠。”姚广孝说完,神秘地一笑。

我可奥!朱允熥有点想晕菜。

姚广孝没毛病吧?

你是把我当成燕王朱棣了吗?

姚广孝曾对燕王讲过同样的话,要送燕王一顶白帽子。

燕王本来是王,王加上白,上白下王,就是皇!

朱允熥是吴王,本身是王,加上白,也是皇!

姚广孝难道怂恿燕王朱棣造反,没成功,受到朱棣的斥责而心灰意冷?

历史上,姚广孝自从跟着燕王到了北平,就一直策划造反的事情。

每个藩王府都有一个王府长史,这个官员都是由陛下直接任命,都是陛下安插在王府的耳目。

就是怕这些藩王们有不臣之心、造反之举。

姚广孝跟着燕王赴北平后,任庆寿寺住持。

这个和尚并不满足于每天青灯古佛、木鱼念经,而是经常出入燕王府,与朱棣密谈,旁人都要退避。

为了帮助朱棣积累实力,姚广孝开始暗中拉拢军队势力,并且招募勇士、培养死士。

这个和尚披着一身袈裟,手里拿着佛珠,不在寺庙拜佛,却在燕王府内为朱棣训练兵马、打造军器。

细心的他还养了一大群鹅、鸭子,用它们的叫声来掩盖军事训练的声音。

“哈哈,大师,你的鸭鹅开始养了吗?”朱允熥问道。

姚广孝心中一惊,自己在燕王府内养鸭鹅的事情,居然传到了朱允熥的耳朵里!

自己养鸭鹅的目的,也只告诉过燕王,其他人一概不知。

朱允熥是如何知道的?

不过,姚广孝马上想起来,在杭州城外的河边竹林里,朱允熥与一个窝寇对话的场景。

朱允熥难道真的是深藏不露?

“吴王果真是消息灵通,贫僧出生在苏州,自小与鸭鹅为伴。如今,已年过半百,来到北地,愈加思念家乡。”

“燕王体恤下属,特意命我在府内养些鸭鹅,好让府内多一些生气。”

朱允熥哈哈大笑起来,心想,鬼才相信你的鬼话!

既然燕王让你在燕王府内养鸭鹅,说明燕王已经对那个位置动了心思。

此刻,姚广孝却来试探自己!

目的就是看看自己有没有争储之心。

要怪就怪老朱,老朱天天带着自己,有事没事都来纠缠自己。

给外界一种印象:老朱要立自己为储君。

从而引来了朱允炆的各种嫉妒,文官集团的各种打压。

如果不是老朱的突然亲近,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本来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轻轻松松地积累咸鱼值的。

哪知道,现在居然引起了朱棣的注意。

朱棣,你难道看不出来,目前朱允炆对你的威胁最大吗?

朱棣,完全是被老朱的障眼法给骗了。

我只不过是老朱的一枚棋子,老朱把我拎出来,就是想看看朱允炆以及各位叔叔的反应呢。

姚广孝道:“吴王,燕王很想与您合作呢。陛下早已放出风声,储君就从皇孙当中选。”

“燕王的意思是,他会尽全力助你争到储君之位。”

朱允熥心中冷笑,不是吧,姚广孝,你在搞什么鬼?

如果不是熟知历史,我还真相信了你的鬼话。

燕王朱棣,史上有名的永乐大帝,能帮助别人争取储君之位?

简直是笑话。

这话,也就朱允炆这个书呆子相信!

当然,此时肯定不能揭穿姚广孝。

“大师,替我谢过四叔了。只是,我生性淡泊,无意当什么储君。”朱允熥答道。

朱允熥越是如此回答,姚广孝就越是觉得朱允熥有价值。

没有一点城府,怎么能把朱允炆给比下去?

如果朱允炆当上储君,到时候燕王还真不好办。

最少,朱允炆有一帮子文臣在撑他。

而朱允熥当上储君,对于燕王来讲,未来一片光明。

把朱允熥赶下台,轻而易举。

“就算吴王无争储之心,也应该想想如何完成陛下交待的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陛下不会处理吴王,但一定会把罪责推到蓝家。”

“到时候,蓝家遭殃,吴王难道就忍心?”

“蓝家遭殃,常家还能保全吗?”

朱允熥默然,姚广孝说的倒是实话。

生擒哈密王兀纳失里,的确不太容易。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燕王为何要帮我?”朱允熥问道。

姚广孝又是神秘地一笑:“二皇孙的母亲富于心计、野心极大。二皇孙如能坐天下,吕氏必定祸乱宫闱。”

“甚至,我大明有武氏之祸。”

朱允熥明白,武氏就是指武则天,武则天是第一位女皇帝。

姚广孝担心吕氏会控制朱允炆,从而夺得朱明江山。

这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

但从目前情况看,吕氏的确是有几分本事,朱棣和姚广孝的担心自有他们的道理。

而朱允熥就不一样了,母亲死得早,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陛下交待的任务,要完成的话,燕王将如何助我?”

姚广孝道:“吴王从此地西进之时,燕王在北平也会派出一支精干部队,以追击蒙元部落为名,从草原出发,直插嘉峪关。”

朱棣派兵来助战?

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朱棣为什么这么干?

这是真的要帮助自己当储君?这,不可能啊。

看到姚广孝深沉的眼神,朱允熥想到了一种可能:朱棣想立功!

朱棣想抢功!

如果朱棣派出的部队生擒了哈密王兀纳失里,肯定在老朱面前大大露脸。

凭着这个功劳,朱棣可能会被老朱选为储君,这是最佳的途径。

这比到时候造朱允炆的反,要省事得多。

姚广孝为朱棣打得一手好算盘!

这样,更好了!

朱棣完成了任务,自己岂不是又多了一层隐身衣?

自己的前面不仅有蓝玉,还有朱棣。

这种情况之下,生擒了哈密王兀纳失里,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本人!

姚广孝今天来,果真是送了一个大礼,给自己的西域之行加了一个双保险!

“吴王,为了加强联络,我会再为您物色一位才智过人的军师。此人,可以作为吴王与燕王所派将士的联络人。”

姚广孝接着强调说:“此事,希望吴王守口如瓶。唯有如此,才可以在战场上出其不意,一举成功。”

想来想去,朱棣和姚广孝也没有害自己的意思。

真想害自己,也不必费这么大的周章。

“大师,你所讲的才智过人的军师,不是你自己吧?”

姚广孝道:“不是贫僧。此人,论排兵布阵、见闻广博,贫僧远远不如。”

朱允熥从脑子里大体过了一下这个时代的人物。

好像没有什么厉害的军师一类的人物。

此人到底是谁,朱允熥立马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