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8章 货币战争开始了

现在看看肃王,似乎也不是太简单。

攻破嘉峪关,可以看出肃王的人马,要么是素质低下,要么是无心恋战。

嘉峪关都拿下了,那么沿路的酒泉、下河、高台、临泽都没有难度。

拿下甘州府也不在话下。

那里,有更多的财富。

有更多的财富,就可以拉来更多的部族,积累更大的力量。

攻破嘉峪关之后,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大明建国二十多年,不至于这么快就衰落。

刚好,三弟忽忽里十分积极,主动请缨,说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甘州。

这样也好,让忽忽里占住甘州。

有什么财富的话,先由我们蒙古后裔得到,而后再对各国各部进行分配。

如果各国、各族一涌而入,面对财富,说不定会大打出手,引起内讧。

到那时,拉起来的联盟可能会因此闹翻。

这就划不来了。

自己就带着各国各部的人马驻扎在嘉峪关外,等候忽忽里的消息。

哪知道两天过后,嘉峪关的城门忽然关了。

里面响起了刀兵之声。

城上的兵士说,来了一百多名明军。

一听,对方才来了一百多个明军,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可能连一百多个明军都收拾不下。

哪知道,后来居然有了更多的马蹄声。

城墙上的勇士们,都下去参加了战斗!

坏了,忽忽里攻取甘州城失败,被人家给撵回来了!

城门也关闭了!

于是用巨木撞击城门!

一切都来不及了,关城上站满了明军!

随即,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忽忽里和其他勇士。

心中暗叫庆幸!

虽说是出师未捷,但兀纳失里并未沮丧。

因为,他现在拥有足够的本钱。

看看大明的军队吧,连箭枝射出来都是稀稀拉拉的,甚至还软弱无力。

他们把忽忽里和其他勇士绑起来,推到关墙之上,这说明他们的兵力不足!

更说明他们的武器特别是箭枝不足!

如果他们箭多、粮丰、兵足、将广,早就大开城门,冲出来了!

此刻他们紧紧关闭城门,显然是实力不济。

至于城内忽然响起的阵阵马蹄,突然腾起的漫天黄尘,只不过是虚张声势。

反观自己这边,得到了嘉峪关的武器和粮草,士气高涨。

只是现在,城墙上的忽忽里等人,让自己这边欲攻不能、欲撤不行。

还是先谈一谈吧,刚好,肃王来了。

兀纳失里一人一马,向前走了一段,站定道:“对面,可是大明的肃王?我,是兀纳失里!”

朱允熥没想到这家伙的汉语还很顺溜。

也难怪,哈密王所控地盘,与大明紧紧接壤。

而且,作为蒙元后裔,自然少不了与汉人打交道。

朱允熥笑道:“兀纳失里,是不是有青光眼?眼神这么差?居然把我看成了肃王!”

徐怀锦道:“人家哪里是看你了?兀纳失里看到了那个旗子!”

朱允熥朝徐怀锦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面旗子,上面绣着一个“肃”字。

「我可奥,还整个肃字!」

「再配上一个静字,肃静!岂不成县官审案了?」

「如此严肃的军旗居然这么不严肃!」

「军旗,必须统一,不能搞个人的名字!」

「一个国家的军旗,只能有一种。」

「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有个人的私家武装!」

「军队,不是某个人的工具,而是整个国家的公器!」

「大明,一定得有自己的军旗,让敌人看到这面旗,就退避三舍!」

「让大明的百姓,看到这面旗帜,就心生敬畏、深感自豪!」

「我们是龙的传人,那就用:龙旗!」

朱元璋听得有些感动。

这就是三孙的境界,四子、二孙,拍马都赶不上!

从皇子皇孙到将军勋贵,无不希望所带的军队打上自己的烙印。

三孙却说,军队不能成为某个人的工具,而是整个国家的公器!

三孙无意于当储君,无意于争皇位,但他的格局,却是天子的格局。

他的胸襟,却是帝王的胸襟。

三孙,你不想到那个位置也不成!

你的天才,是老天给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你推不掉!你躲不开!

朱允熥朝下面的兀纳失里大声喊道:“我不是肃王,我是吴王!”

不是肃王!

是吴王!

吴王朱允熥,那个传说中的废物三皇孙来到了嘉峪关!

算了算从应天出发的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再一看此人,身材颀长,颇有气质,似乎应该是个王爷。

如果是普通人也不敢冒充王爷。

就算是想冒充,也不可能冒充一个废物王爷。

“吴王,哈哈,好!”兀纳失里说道:“今后你镇守嘉峪关,少不了打交道了。”

“吴王,我代表身后所有国家和部族提出要求。”

朱允熥道:“兀纳失里,你的哈密,过去一直是我大明的藩国,你没有资格向我提出要求,你只有资格提出请求、恳求、哀求!我特许你,跪求!”

“说吧,你有什么哀求,说出来,本王能作主的就为你作主!”

朱元璋听到朱允熥的对话,很是满意。

三孙的话,很提气啊!

这要是让京中文武百官看到了,岂不是惊掉眼珠子?!

这和以前他的形象完全不同啊。

可惜了,咱这次西巡,不能带过多的官员。

不过,这一切,所有的将士都看在眼里,到时一定会传到京中百官耳朵里。

兀纳失里很是意外,这个吴王的回答,很是强硬,还很蛮横!

也许是吴王太年轻,且不自量力,认不清眼前的形势,而妄自尊大罢了。

“吴王,我们的要求是,开通更多的榷场,互市的时间加长!”

朱允熥马上答道:“好啊,这是好事!加强互市,这才是互通有无、互惠互利、开明开放嘛。”

兀纳失里更是意外,吴王答应得如此干脆!

过去,中原王朝对于建立榷场、开通互市一直持谨慎态度。

榷场与互市,一直是中原王朝当作对周边国家的恩赐。

双方一旦发生冲突,中原王朝就关闭榷场和互市,并以此相威胁。

谁知道吴王答应得如此爽快。

“吴王,我们还有一个要求:在榷场里、在互市中,允许用银两交易。”

朱元璋愣了,常升、徐怀锦也都愣了。

他们兴兵的目的,居然就是要求用白银交易!

徐怀锦想起来了,当初陛下规定不让用白银交易,目的之一就是防止窝国的白银流入大明。

于是,窝国就派出了八百名窝人进攻杭州,试图让大明改变政策。

还有一个目的,陛下说要让从北宋以来流入到草原民族的银两彻底失去作用!

禁止用银子交易的政策,居然接连引起了两场战争!

朱允熥也愣了。

「难道,货币战争真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