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5章 平安的质疑

“允熥,你可知吴伯宗是什么人?此人,是状元之才!”

朱元璋给大家介绍起来。

原来,吴伯宗还是参加科举考试上来的。

吴伯宗从小就聪明伶俐,读书写字是一把好手,十岁便博古通今。

那一年,礼部尚书是主考。

主考将前三甲的名单递给了朱元璋。

“允熥,咱出身农家,本是布衣,长得不好看。”

朱元璋对朱允熥实话实说:“咱挑选的状元,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他们要代表我大明,所以,不仅要有才,也要相貌堂堂。”

“吴伯宗是被主考官列为头一名的。只是三人当中,吴伯宗长得稍逊,咱把他降成了榜眼。”

“本来是状元,被降下了榜眼,吴伯宗很不服气,好几个职位,他都不接受。”

“这种人,从小被惯坏了!那就让他多吃点苦头!”

“最后,咱让他去北平,在老四那里当个右长史。”

朱允熥小声嘟哝了一句:“状元了不起了?状元算个屁?”

朱元璋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三孙一向是与世无争的,哪怕是文臣们对他攻击得再厉害,他也不着恼啊。

这次,三孙居然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先是说人家吴伯宗是装文化人,接着又贬人家状元算个屁。

这分明是吃味了、吃醋了!

太好了,三孙,咱不怕你争!

咱就怕你不争!

你啥也不争,功劳不争,金钱不争,储君不争,咱拿你没办法!

现在,三孙终于要争了,争女人!

“允熥,你也不小了,咱给你说个媳妇,怎么样?”朱元璋说道。

“爷爷,您给我说媳妇?”朱允熥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大丈夫当以四海为家,哪儿能顾得上什么儿女情长?”

「老朱怎么想起来给我说媳妇了?」

「就老朱这眼光,还给别人介绍女朋友?」

「老朱,知道什么叫罩抔,知道什么叫S曲线,知道什么叫九头身吗?」

「老朱介绍的女朋友,能好看到哪里?」

「什么屁股大、能生娃,这种观念要不得!」

「怎么能把女人当作生育机器?」

「我的爱情我作主,老朱不要瞎掺乎!」

“最起码,等我抓住兀纳失里之后再说。”朱允熥说道:“当年,汉朝的霍去病曾说过: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所以,爷爷,孙儿我就要以霍去病为榜样!”

朱元璋心塞了,咱的眼光怎么了?

三孙,怎么总是看不上咱?!

为了拒绝咱给他说媳妇,居然把他的境界拔得这么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还把汉武帝时的大将霍去病都搬出来了!

这时,徐怀锦、吴伯宗和古齐纳都上到了城墙上。

“伯宗啊,不错,不错。这些年跟着燕王,很有长进嘛。现在还会带兵了!”

朱元璋特意看了一下朱允熥道:“伯宗,现在是文武双全呐。”

吴伯宗激动得语无伦次:“陛,陛,陛下,伯宗当不得如此评价。伯宗此行,只是监军。带兵打仗,仰仗古齐纳将军。”

「我可奥,我以为状元之才多牛批呢。」

「原来,只是个监军!」

「大明的未来,就是毁在这些个监军手里!」

「本以为监军都是太监呢,没想到吴伯宗也是监军。」

「此时的监军,应该是临时设置的吧。」

「因为这些归附军都是由蒙古族人组成,朱棣放心不下,所以就派了一个汉人作监军。」

古齐纳赶快解释,说吴伯宗不仅是监军,还是这支部队的军师。

吴伯宗显得更加谦逊:“军师,更是谈不上了。特别是在小锦,呃,女诸葛面前,军师这个称谓,实在让微臣汗颜不已。”

「吴伯宗,真特么是一只舔狗!」

「这么肉麻的话,你也能讲出来!」

朱元璋乐了,三孙开始争了。

这就对了嘛,作为大明的未来掌舵人,怎么可以与世无争?

只有到那个位置上,天下人,才不敢与你争!

女人,金钱,土地,生杀大权,统统都是你的!

朱元璋问起吴伯宗一路走来,如何解决沿路的补给问题。

吴伯宗说道:“陛下,一路补给均是由沿途牧民提供。我们并未打扰任何一位王爷。”

「说得好听,其实是抢!」

「看来,吴伯宗还不算是个书呆子,在北地锻炼得还不错。」

「蒙古人抢蒙古人,还真能下得去手!」

「这下好了,就让这支元人骑兵去干元人后裔!」

「这样一来,先锋军,有了!」

「让古齐纳去打兀纳失里,绝对是看点十足!」

朱元璋一听,三孙的主意挺好!

先锋军,就是要冲锋陷阵,为全军前进打开一条通路!

四子送来了一支不仅勇猛、而且用起来不用心疼的精骑!

好钢要用到刀刃上!

忽然,下面一阵大哗。

平安揪住一个嘴角长着一撮毛的归附军道:“说,你把吴开山如何了?我那五百弟兄哪儿去了?”

归附军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将军说什么。”

平安气极,拉着身旁一位军士道:“你看清楚了,此人,正是那天我们遇到的胡人!”

这名军士却道:“平将军,那天风沙太大,小人的眼睛不老好使,没看清楚。”

平安又揪着另一名归附军:“还有你!”

这名归附军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平安又拉着几名军士指认,结果他们都说没有看清楚。

平安气得把刀插到地上,恼恨不已。

当时,只有平安自己有望远镜!

只有他自己看清楚了远处的胡人。

这些跟着自己跑到嘉峪关的人,没有望远镜,也看不清对面的胡人。

“陛下,臣愿以项上人头担保,他们正是杀害吴开山和我五百弟兄的凶手!”

平安跪下道。

朱元璋此时很是疑惑,平安,会不会看错了?

要不然,其他军士为何都说没看清楚。

这可是涉及到五百条大明军士的性命,谁也不敢撒这个弥天大谎!

这些随平安赶到嘉峪关的军士,就算是肃王所属、就算是对平安不满,也不至于在这种问题上骗人。

看陛下不相信,平安急了:“陛下,父皇,儿臣恳请对他们,详细盘查!严加审问!”

朱元璋觉得平安说得有些过份了。

四子派归附军奔赴万里,风餐露宿,吃尽苦头,好不容易赶到这里助战。

平安居然想让咱如此对待,详细盘查,严加审问!

这简直是把这些人当作罪犯来看待。

这样做,岂不是寒了这支部队的心?

平安又喊道:“父皇,一定要小心,他们居心不良!”

“平安,够了!”朱元璋道:“咱看你还没休息好,下去歇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