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0章 热气球和大铁球的缺陷

嘉峪关外,三十里处。

乌云满天,夜色沉沉。

胡人的帐篷密密麻麻,帐篷之间的空地上燃着一堆堆篝火。

篝火之上,有临时搭起来的架子,烤着羊。

羊油一滴滴落到火中,滋滋作响,又进一步助长了火势。

篝火旁,各部族的人放下了武器,放下了紧张。

有的弹起了火必思,有人唱起了忧伤的乌尤黛,有人则是和着音乐翩翩起舞。

一个最大的营帐内,兀纳失里和几个大部落首领议事。

讨论最多的是吴王朱允熥能飞上天空的大气球。

吴王带着另外一人,就坐在大筐子中升上了天。

抛下了石头砸坏了十几架抛石机。

这还不算,他们又拿出了一个带绳子的大铁球!

把剩下的三十几架抛石机全毁掉了!

这个大铁球最让人恐怖,恐怕得让人绝望!

如果这个大铁球对着某个人攻击,就算能跑掉又如何?

兀纳失里一想到这个大铁球,就如同坠入无底冰窟。

好几次都想撤退,但看到这么多的粮食和武器,又觉得舍不得。

好不容易联合起来的力量,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松开。

怎么着也得硬撑几天!

第一夜,惊魂未定,总是害怕那个大气球和大铁球突然停在自己的上方。

但一夜无事。

白天,嘉峪关方向,没有任何动静。

手下大将木扎儿分析道,这个大气球可能只能用一次。

否则,大气球没有理由不跟过来!

还有,大气球在空中停的方向应该是不好控制。

否则,大气球没有理由不停在兀纳失里的头顶上空。

还有,大气球是随风飘动的,应该受天气影响比较大。

否则,连续两天不可能不升空。

嘉峪关里的人,一定想知道三十里外的情况如何。

想了解三十里外的情况,用大气球无疑是最有效、最安全的办法。

他们没有飞过来,就证明,大气球要么出问题了,要么就是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太多。

听到木扎儿的分析,兀纳失里这才高兴起来。

没有了大气球,那个带绳子的大铁球也发挥不了作用!

没有了空中的威胁,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兀纳失里又站在吴王的角度上想了想。

唐人有句诗叫做: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吴王为什么不先攻击我呢?

肯定是控制不住大气球的方向!

后来,吴王也不派出大气球来这里,更能说明问题。

嘉峪关的人不出来,这证明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那么,试着再攻一次嘉峪关!

攻下了,就能抓住吴王,救回三弟忽忽里和几千名勇士。

救不回忽忽里倒是无所谓。

救不回几千名勇士的话,那些跟着自己一起来的部族,会对自己的指挥产生怀疑。

这几千名勇士,分别来自不同的部落和国家。

兀纳失里说出自己的分析和决定之后,大多数头领都表示同意。

诸位头领回去分头准备。

手下大将木扎儿道:“大汗,我建议,让五千人今夜出发,带走所有粮食和武器,去往瓜州。”

兀纳失里问道:“这是为何?”

木扎儿道:“明日,将是最后一战。要么,我们到大明牧马,要么我们退回哈密。”

“攻入大明,我们要粮食和武器何用?”

“万一遭遇意外,我们撤退得更加从容。”

兀纳失里想了想,很有道理。

如果攻破嘉峪关,抓到吴王,武器自然不缺,粮食都可以抢,根本不用带粮。

而且,明天早上再告诉各个部族,粮食和武器已经提前运走了。

想要不挨饿,就全力攻下嘉峪关!

这就是汉人常用的一招: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木扎儿不仅是自己手下大将,更是最为信任的国师。

自从杀死了速迭儿,手下人和不少部族首领拥立自己为大汗。

其中,就有木扎儿的功劳。

这一夜,兀纳失里让木扎儿安排警戒人员,其他部族人员都好好喝酒、好好休息。

木扎儿安排一队人马推着粮食、武器辎重,趁着夜色,向西而去。

这一夜,嘉峪关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第二天,艳阳高照,睛空万里!

兀纳失里的心头不由得一阵突突。

这种天气,跟昨天晚上的预测完全相反。

这种天气之下,带着人去攻打嘉峪关,那个大气球会不会出现?

只要大气球出现了,这场仗,必败无疑。

木扎儿说道:“大汗,昨夜我又思考多时。大气球从升空到悬停,需要不短的时间!只要您及时移动,大气球不一定跟得上!”

“大气球的铁球再可怖,每次也只能杀伤一人!”

兀纳失里高兴了,这一点,我怎么没想到?

大气球会飘,咱骑着马会跑!

想到这里,兀纳失里意气风发,抽出弯刀直拉嘉峪关!

嘉峪关的城墙上,朱元璋与前几日一样,身着普通甲衣,与朱允熥、徐怀锦站在一起。

后面,还有一个吴伯宗。

吴伯宗是监军,在战场上与胡人硬碰硬,他几乎没什么用了。

大地震动起来!

朱元璋拿出了望远镜:“允熥快看,兀纳失里,果然来了!”

昨天晚上,朱元璋与朱允熥一起在关墙上走动。

朱元璋以为兀纳失里不会来,而朱允熥则认为兀纳失里一定会来。

兀纳失里来的原因是,他的弟弟忽忽里和几千胡人俘虏在这里。

从发饰、服饰来看,几千胡人俘虏来自不同部落。

兀纳失里如果不来,他的威信将大大降低。

哪怕是硬着头皮,兀纳失里也要到这里做做样子。

怎么说,兀纳失里也要向各个小国家和部落给一个交待。

果然,三孙真的猜着了!

一大早,朱允熥就让常升、平安、常森、蓝寿和古齐纳带着部队出关列阵。

大家都感到不解,这么早出来列阵,兀纳失里不来怎么办?

这几天练军姿还练出了一定效果。

大家都立于马上,整个部队除了偶尔几声马打响鼻,居然鸦雀无声。

城上的吴伯宗和城下的古齐纳都感到纳闷。

吴王从肃王手中接过的这些军士,似乎与想像中的不一样。

现在,兀纳失里来了!

常升扭头看了一下城上,允熥现在,很有统制的气度!

兀纳失里来了!

如果等到兀纳失里来,再出来列阵,恐怕就晚了!

等到兀纳失里来攻的话,恐怕就只能在城墙上防御了。

因为城门太窄,一下子出不去那么多人!

什么阵型,都摆不上了!

而现在,兀纳失里一定会吓一大跳。

因为他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已经摆好了阵势!

这就叫做料敌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