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庆功酒,一醉方休

城内的胡人乱作一团。

各部落的首领都在亲卫的护送之下,率先出了城门,逃跑了。

最后留在城中的都是些普通骑兵。

没有来得及逃跑,被其余三面赶过来的明军堵了回来。

一些胡人堵住了城门,哪知道,明军并没有过来!

这才反应过来,明军根本不用费劲来撞城门!

大明吴王正在城内,把城墙挖开了几个口子。

一个时辰内,绝对会出现一个比城门还要宽的缺口。

这个机器不仅能挖开城墙,还砸死了不少人!

胡人组织了一支敢死队,冲向吴王,哪知道这个机器动了!

直接将十几人压成了肉饼。

太恐怖了!

胡人发一声喊,纷纷逃走。

不少胡人到城内疯狂寻找梯子、绳子等一切用具。

上城墙,缒下去,溜下去!

正想逃走,却发现明军在前方,骑着马,拎着刀!

胡人绝望了。

剩下的胡人都在城墙之上,看此情景,跪下来,向上天祈祷。

希望发生像吴王一样的奇迹。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长生天抛弃了他们!

他们拥立的大汗兀纳失里抛弃了他们。

此时,明军骑兵已经进入了瓜州城。

胡人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希望!

一个胡人百夫长摘下了箭壶,与弯刀一起,扔到了城下。

一个接一个,放下了武器。

朱允熥停止了挖掘作业,扶着朱允璋和徐怀锦下了挖掘机。

众将都围上来,看到三人好好的,一个个泪光盈盈,同时又喜不自胜。

平安的副将邱英平已经找到了城内最大的宅院。

这是兀纳失里在瓜州城的住所。

这里当然就作为吴王朱允熥晚上休息的地方。

院子非常大,里面还有一个又一个的架子,下面堆好了柴火,只是还没有点燃。

一只又一只宰好的大肥羊堆在一旁。

“哈哈,看样子,兀纳失里已经准备好庆祝了!”常升高兴起来。

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路上都是吃的干粮。

终于攻进了瓜州城,得好好吃上一顿!

“太好了!这是胡人给咱们准备好的美餐!”平安也兴奋起来。

朱允熥说道:“胡人的美意,咱不能辜负!”

“平安,安排一下警戒,轮流换班!”朱允熥说道:“今天晚上,全军庆祝!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

吴王的意思是,要喝酒?

这里只有羊,没有酒!

邱英平找到这个宅院之后,为确保安全,把院里院外、屋里屋外,角角落落都搜了一个遍。

总共就找来了四坛子葡萄酒!

这点酒,够几个人喝?

“平安,后院有酒香,肯定有好酒,都搬过来!”

平安让邱英平去后院。

邱英平到后院,顿时傻眼了,后院怎么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箱子?

难道就是酒?

拆开一箱,发现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

不说酒,这玻璃瓶子就是绝品!

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果然,是酒,烈酒!

邱英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酒是怎么来的?

什么时候放到这里的?

叫上了军士,把酒都搬了出来。

平安、常升、常森、蓝寿、古齐纳、吴伯宗都过来尝,赞不绝口。

“兀纳失里还有这么多美酒!”常升道:“兀纳失里,这日子过得比咱们的皇帝都好!”

众人的疲惫一扫而空,都动起手来。

全羊烤起来!

美酒喝起来!

朱允熥吩咐把剩下的酒都抬出去,让全军将士都尝一尝。

徐怀锦正想找个房间休息,被朱允熥一把拉住了:“徐军师,不要走。来,压压惊!”

徐怀锦此时回想起在热气球中被浓烟包裹的情况,后怕不已。

喝了一口朱允熥递过来的白酒,顿时咳嗽起来。

“徐军师,忘了你是女人了。你就喝葡萄酒吧。”

这时,吴伯宗看着朱允熥让徐怀锦喝酒,心里很不是滋味。

古齐纳拿了酒杯过来道:“吴大人,为何闷闷不乐?”

吴伯宗道:“古将军,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吴大人,我觉得你们就是磨磨叽叽,喜欢徐军师就直接说,何必如此遮遮掩掩?”古齐纳说道:“就算是吴王也喜欢他,你们完全可以公平决斗!”

吴伯宗心道,决斗个屁!古齐纳你懂个屁!

徐怀锦,不能和吴王走得太近!

徐怀锦应该是燕王朱棣的一大助力!

现在,徐怀锦好像有支持朱允熥的倾向!

但是,徐怀锦倒向朱允熥,还不算什么令人头疼的事。

最让他感到头疼的事,是派出去报信的归附军!

再看看坐在院门口的毕百户,吴伯宗就面色大变。

天下,天下,要大乱了!

而追根究底,是自己导致了这场大乱。

也不知道这种大乱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是死亡?

是荣耀?

此时,两千归附军已走远!根本不可能追回来!

一切都走向了混乱!!

一切都变成了未知!!

师父姚广孝曾经说过,时势造英雄,乱世出枭雄。

乱世对百姓来讲,是一场灾难。

而对于有雄心、有抱负的人来讲,是一次机遇。

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古将军,你管好你的军事,其他的就不要操心了。”

吴伯宗说完,举着酒杯来到徐怀锦身边:“小锦,可否,借一步说话?”

徐怀锦看吴伯宗是燕王派来的人,马上离席走开了几步。

“小锦,恕我直言。你的身份决定了,你不能与他走得过近。”吴伯宗说道。

徐怀锦说道:“吴大人,你什么意思?我现在的身份是军师,这是陛下定的。”

徐怀锦知道吴伯宗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是军师,他是统制!

军师的岗位,就应该在统制身边。

“小锦,燕王让我代句话,你是徐家的人。”吴伯宗说完就离开了。

喝了几杯酒的吴伯宗端着酒走向院门口。

“毕百户,下,我敬你一杯!”

朱元璋一愣:“吴大人,你为何敬咱?”

吴伯宗道:“毕百户,今日吴王和军师能够安然脱困,全赖您老指挥若定!别人以为是吴王,但我认为您才是真正的力挽狂澜的英雄!”

朱元璋被吴伯宗给表扬了,但心里有些不高兴。

不是咱力挽狂澜,分明是咱三孙!

吴伯宗到现在还以为咱三孙是个废物!

平安、常升等人都能看出来,咱三孙是个有大本事的人!

吴伯宗,你是什么眼神?!

当年,咱没让你当状元,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