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9章 庆元寺密谋

姚广孝脸上的肌肉一动,疑惑地看着朱棣。

朱棣终于止住了哭声,递给姚广孝一张皱皱巴巴的纸。

看了纸上的内容,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姚广孝大惊失色!

皇帝朱元璋和吴王朱允熥居然都死在了西域!

落笔者是吴伯宗!

吴伯宗是自己的徒弟!

吴伯宗没有这个胆子说谎!

此事,千真万确!

吴伯宗发出此信之时,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天呐,天要变了,天下大变!

看看这纸,姚广孝就明白,恐怕只有吴伯宗、古齐纳和朱能三人知道这个消息。

而这三个人对于燕王是绝对的忠心耿耿。

消息是从朱能朱将军那里发出来的,通过海冬青带到了燕王府。

这个消息太过重大,吴伯宗、古齐纳和朱能三人不会外泄。

此时,谁先得到消息,谁就能抢占先机。

朱元璋并没有指定大明储君,这就意味着谁都有机会。

此时,燕王与二皇孙朱允炆各有优势。

燕王的优势之一在于他是二皇孙朱允炆的叔叔,并且也是与朱元璋最相像的。

优势之二是燕王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和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

陛下被胡人所害,大明与西域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

谁能杀死兀纳失里,谁能平定西域大漠,谁就能在这场继位之争中赢得胜利。

优势之三是,燕王有着武官集团的支持。

本来,武官集团在蓝玉的领导之下,全力支持吴王朱允熥。

而朱允熥死了!

武官集团就面临着新的选择,他们会倾向于谁?

当然是倾向与曾经与他们一起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燕王朱棣。

朱允炆的优势之一是有文官集团的支持。

朱允炆的优势之二是有着监国的身份,从监国的身份继承皇位,从道理上也完全说得过去。

当然,燕王目前最大的优势是:得到了陛下和吴王已死的消息。

姚广孝心中激动起来,自己投奔到燕王帐下,为的就是为燕王戴上一顶白帽子,为的就是让燕王面南称帝。

作为一直学习帝王之术的他,为的就是做出一番事业,立下不世奇功。

不为钱财,不为功名,只为一展胸中所学而已。

姚广孝一直在努力着,经常劝朱棣暗中积蓄力量。

朱棣也开始在暗暗拉拢朝中大臣,并默许姚广孝找来一帮能人异士,在王府后院操练。

但朱元璋的身体很好,朱棣远在北平,时不时会对未来产生怀疑。

姚广孝就站出来,想尽办法坚定朱棣的信心。

有一次朱棣酒后,找到姚广孝,让他为其占卜一卦。

谁知,朱棣刚丢下一枚铜钱,姚广孝就说到:“燕王陛下要做皇帝乎。”

一句话,把朱棣吓得大惊失色,连忙喝止:“不得胡说。”

作为朱棣的密友加老师,姚广孝深知燕王的脾性,经常在日常生活中,对其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

还有一次,朱棣兴致很高,出了一个上联:天寒地冻,水无一点不成氷。

明朝时期的“氷”,和“冰”是一个意思。

姚广孝直接回答道:“世乱民贫,王不出头谁做主。”

在姚广孝的一次次暗示之下,朱棣终于感到,自己的确是最为合格的大明储君。

现在,机会来了!

朱棣在展开纸条之时,如五雷轰顶,躲在屋里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理智告诉他,此事不可与外人道,只能找姚广孝说。

稍稍平复一下心情,朱棣就来到了姚广孝在庆寿寺的住所。

看到姚广孝,朱棣不由得佩服起这个和尚来了。

这个和尚意志坚定,认准的事情就要想办法去做,可谓百折不挠!

而现在,朱棣在悲痛之余,也看到了希望。

其实去年,朱棣一度对未来失去了希望,只想做个太平王爷。

因为父皇眼看着要立朱允炆为储君。

正在此时,突然冒出了一个朱允熥。

一向默默无闻的废物皇孙朱允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得到了父皇的青睐。

朱允熥的突然崛起,一下子搅乱了局面。

父皇迟迟没有定下储君人选。

如果不是朱允熥,朱允炆恐怕早就是储君了!

如果朱允炆被立为储君,那么自己就基本没戏。

自己能有现在的机会,还是朱允熥无意之中帮了忙。

不得不说,姚广孝确有神奇之处。

他居然劝说自己派部队到嘉峪关为朱允熥助战。

姚广孝居然料到父皇会到嘉峪关!

别人以为父皇只会到西安,看一看西安是否适合作为新的都城。

姚广孝力助朱允熥当上储君,那是形势所迫。

当时自己是处于最不利的位置。

而力助朱允熥当上储君,对于自己来讲,的确是一条登基的捷径!

现在看,如果不是派兵前往助战,哪里会最先得到这个重大消息?

难道,这个和尚真的能堪破天机、看清未来?

姚广孝擦了擦眼泪说道:“燕王节哀!”

“但现在,为天下苍生计,为大明未来计,请燕王收起悲痛!”

朱棣擤了一把鼻涕,朝姚广孝施了一礼:“下面如何做,请姚师教我。”

姚广孝露出欣慰的笑容:“燕王不必如此客气。”

“燕王,其一,消息至于此屋,不可扩散。就连燕王妃也不可告知。”

朱棣点点头,明军恐怕是全军覆没了,徐怀锦也是凶多吉少。

连父皇和吴王朱允熥都死了,其他人更不必说了。

只是可惜了古齐纳和吴伯宗。

这两个人算是拼死让人把消息送给了朱能,朱能才把消息通过海冬青传到了这里。

到自己登基之时,一定要追封吴伯宗和古齐纳,嘉奖其忠勇,厚待其子孙。

“燕王,其二,让徐增寿在京中加强联络蓝玉等武将集团。”

“其三,王府玉印借我一用。我的那些徒弟们,也该走一走了。他们拿着盖有王府玉印的信,拜访各大塞王。”

“大明精锐,尽在边塞!只要与塞王们搞好关系,天下可定。”

“其四,让朱将军守住嘉峪关。因为,嘉峪关是您的。燕王得了天下,第一件事,就是御驾亲征,扫平西域!”

“让朱将军守住嘉峪关,杜绝一切交通与信息往来。”

“陛下和吴王在西域归天,消息必然通过胡人、胡商从嘉峪关传向内地。”

“朱将军的任务是,尽量在嘉峪关就封锁消息!”

“如果让二皇孙得到消息,他有着监国的巨大优势,到时我们将处于被动局面。”

“只要有一半以上的塞王支持,燕王就可立即带精骑赶赴应天。”

“到应天之时,也就是公布重大消息之时,也是燕王您登基之日!”

朱棣起身肃然:“姚师,一切都听您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