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1章 吴王是在冒险!

第二天起来,朱允熥先是登上哈密城,欣赏一下风光。

哈密古称西漠,意为西边的沙漠。

哈密为古戎地、昆莫,汉称伊吾或伊吾卢,唐代称作伊州,元朝称为哈密力,明初称为哈密。

此地也是汉唐以来丝绸之路重镇,地处东西方文化、西域与中原文化交汇之地,既有鲜明的中原文化脉络,又有西域多民族异域风情。

“老毕,北面,就是天山了!”朱允熥说道:“可惜了,如果我爷爷跟过来,我一定带他去策马天山!”

“我爷爷号称对联天子,到天山上,我就给他出个上联:天子登天山,天山之上,天子为天。”

朱元璋马上思考起来,居然想不到一个工整的下联。

徐怀锦也想了想,居然也对不出。

“吴王,你肯定有下联对不对?”徐怀锦说道:“只不过,你的上联如此有气势,下联根本就无法超越!天子,天山,还能有高过此联的吗?”

朱允熥道:“谁说下联必须高过上联?谁说天子就代表着至高无上?我还真有一个下联。”

徐怀锦道:“吴王请对!”

朱允熥道:“老夫娶老婆,老婆面前,老夫不老!”

徐怀锦脸一红,小声道:“登徒子,下流!”

朱允熥道:“正所谓,大俗即大雅,大雅到极致就是大俗,大俗到极致就是大雅!”

朱元璋心想,三孙就是会乱扯,但,偏偏扯得还很有道理。

徐怀锦不理朱允熥了,看着远处的天山:“天山,这是多少人的向往之地,但又有多少人来过天山呢?”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朱允熥道:“天山,是花夏的勇士山、英雄山、帝王山!”

“天山从来都不是一座山,它以天为名,与日月同辉,凝聚着汉唐以来花夏民族雄视天下的梦想。”

“没到过天山,不足以称英雄!不控制天山,不足以称盛世!”

徐怀锦听到此,一又美目盯住了朱允熥。

没想到朱允熥说出了这般激情澎湃的话!

是的,汉唐以来,有多少诗篇,有多少词人,都提及天山!

汉唐之所以称为盛世,就是因为他们在天山演出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活剧!

他们在这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

朱允熥在说出那么俗的话之后,马上又来了这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话语。

「一个天山,将南北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文明。」

「天山北麓和山中盆地内分布着大片的草原,养育了马背上的游牧民族。」

「南麓则多为沙漠,在星星点点的绿洲中,诞生了众多以农耕为生的城邦小国。」

「城邦小国的诞生也多是花夏文明影响和传播的结果。」

「有了这些农业城邦小国,彻底控制西域就有了很好的基础。」

朱元璋认真听起来,三孙又一次提到了农业!

联系前几次三孙的心声,朱元璋再一次感到三孙的胸中锦绣。

一方面是武力征服,另一方面是习性改变。

很多人只想到前者,而后者才是让西域长治久安的根本大计。

“吴王,看,胡人来了!”

平安突然喊道。

大家都拿起望远镜观察。

果然,在二十里左右的地方,出现了胡人骑兵。

胡人骑兵居然扎起了营帐。

“胡人怎么又返回来了?不是已经弃城而逃了吗?”常升很是奇怪。

蓝寿道:“胡人后悔了,或者是无处可逃了,所以硬着头皮回来,想把哈密城夺回去。”

此时,越来越多的胡人来了,也开始扎营。

胡人并非聚集在一起,而是连成了一条线。

这条线越来越长。

“胡人这是想对我军进行包围!”徐怀锦说道。

“哈哈,胡人真是痴心妄想啊。对我们进行包围?胡人拿什么攻城?他们就算有回回炮,我们有热气球!”蓝寿笑道。

徐怀锦的脸上升起一丝忧色:“胡人,恐怕不会如此简单。他们的想法,恐怕和我们当初的想法一样!”

平安惊道:“难道,胡人也是想断掉我们的粮草和水源供应?他们是想把我们困在哈密城中?”

徐怀锦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他们为何让出哈密城,今日又包围哈密城。”

“哈哈,这就叫做英雄所见略同!徐军师,没想到胡人跟我们想到一起来了!”朱允熥开起了玩笑。

毛易感到,情况不妙,吴王居然还在笑!

如果是胡人在城中,我们进行围困,不一定围得住、困得死。

因为围困的时间越长,外围的胡人援兵就越多!

见势不对,可以立马撤走。

而现在,我军在城中,我们被围困了。

这是人家的地盘,兵员和补给根本不用发愁。

他们能把哈密城围得死死的,关键是他们能把水源给你卡断。

这等于就是掐住了我军的脖子。

现在出哈密城,恐怕还来得及。

如果等胡人完成了对哈密城的包围,到时候可真跑不掉了。

虽说是刚刚得到了二百枝火铳和一百多箱子弹,但是也经不过几次消耗。

在这里被人家层层包围,就如同瓮中之鳖。

关键是陛下在这里!一点风险都不能冒!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毛易说道:“吴王,胡人越聚越多,到时候,我军弹尽粮绝,该当如何?”

这其实也是朱元璋想知道的。

只是因为朱元璋顶着火器营千户的身份,没有好意思直接询问。

一个小小的千户质疑全军统制,不免有僭越的嫌疑。

“胡人越聚越多,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朱允熥道:“兀纳失里留的东西,足够了!”

“兀纳失里没有来得及带走,哈密城这么多年积累的物资,几个月不会消耗完的。”

“几个月之后,哈密就进入严酷的冬季。”

“兀纳失里的手下,都是各部各族强拉来的,他们能坚持几个月?”

“到了冬天,他们在旷野之外。我们在城内,看谁能坚持住?”

“等到兀纳失里的手下四分五裂之时,我们从城内杀出,看看兀纳失里往哪里逃?!”

大家感到,朱允熥还是在冒险。

朱元璋感到兀纳失里能聚来这么多的部族,可见他一定有过人之处。

兀纳失里从嘉峪关大败,到瓜州城狼狈逃走,一直到现在,没有见人家四分五裂。

围着一个城池几个月,胡人就四分五裂了?

眼看着围着了六万明军,一块大肥肉马上要到嘴边了,胡人的这些部族肯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