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0章 常升大骂朱元璋

徐怀锦喝了一两口水后,感到好了一些。

其他人也是如此。

朱元璋喝了几口水,胸口的烦闷也稍稍减轻了一些。

“老毕,感觉好点了没有?”朱允熥揽着徐怀锦问起了朱元璋。

朱元璋点点头,有些不想说话。

刚才有些上不来气,可能是空气少了,还有就是,咱听到了二孙在应天登基!

这个是最主要的因素!

咱还在位,咱还没死!

二孙朱允炆就竟敢编瞎话、造谣言,说咱死了。

并且还直接登基了!

朱允炆就不想一想后果吗?

咱到时候回到应天,朱允炆该如何面对?

不对,也许朱允炆就没打算让咱回到应天!

说不定,朱允炆已经安排了人,在路上等着,让咱消失!

想让咱消失,二孙,你还嫩!

朱允炆,看起来浓眉大眼,实际上龌龊不堪!

咱总算看清了朱允炆的真实面目!

不行了,不行了,上不来气了!

再喝一口水,嗯,好多了!

朱允炆这些破事,不想了!

先帮着三孙把西域的事给处理了再说!

徐怀锦喝了一口之后,这才看着瓶子道:“咦,这瓶子的水,为啥不上冻?”

平安、常升等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奇怪了。

朱允熥道:“这个,我想是老天关照吧。”

看朱允熥如此说,大家也只能这么想了。

发生在朱允熥身上的事,奇怪的多了,根本想不出来原因!

干脆不想了!

「懒得和大家解释了。越解释越多,解释越多越容易穿帮。」

「这是一种含盐的运动饮料。」

「这种饮料轻易不会上冻。」

「清水在零摄氏度时就会结冰。」

「而盐水在零下十摄氏度时也不会结冰。」

「含盐量越高,其冰点就越低。」

「世界上好多盐湖,因为含盐量高,所以常年不结冰。」

「含盐的运动饮料是专门为运动或体力活动人群设计的,能被人体迅速吸收,从而为运动后的机体及时补充水分、电解质和能量。」

「运动饮料含有一定的糖含量、适当的维生素、适量的电解质等。」

「可以有针对性地补充运动时丢失的营养,起到保持、提高运动能力,加速运动后疲劳消除的作用。」

「从刚才的情况看,这种水可以缓解高原反应!」

「我只考虑了这种饮料不上冻、缓解疲劳,但没考虑到高原反应的问题。」

「失误,失误!」

「主要还是太过自信了,导致了这么一个失误。」

朱元璋听得半懂不懂,什么摄氏度,什么维生素、电解质之类,但又一次感到了三孙的神奇之处。

只不过小小的一瓶水,他还能搞出这么多道道来。

什么高原反应,在三孙这里应该算不得什么大事。

过了一会儿,大家感觉好了一些,徐怀锦提议继续前进。

如此不继续前进的话,胡人恐怕会冲过来。

徐怀锦已经感受到了胡人那恶狼一般的目光!

“如果没事的话,继续前进?”朱允熥看了看众人,脸色都好了很多。

“走!”平安第一个站起身。

平安突然感到不舒服,刚才可能是起身太猛了?

徐怀锦起身时,身子又晃了晃,朱允熥赶快扶住。

朱元璋站起来,也是同样的情况,毛易虽然也不舒服,但情况好一些,看朱元璋摇摇欲坠,立马上前扶住了他。

“停。大家再歇一会儿。”朱允熥吩咐道。

「看来,饮料只能是缓解一下,只是补充了能量,不足以支撑大家继续走下去。」

「上当了!上了木扎儿的当!」

「怎么办?」

朱元璋心中一凉,三孙也没办法了吗?

正想站起来,却提不起劲!

高原反应,真特娘的古怪!

朱允熥喊道:“吴开海,吴开海!”

吴开海带着人从后面走过来。

吴开海居然没有事!

“吴开海,你手下的人,有没有心慌气短的?”朱允熥问道。

“有,一半以上。”吴开海回答道:“吴王,山越高,就越容易胸闷。我小时候上过祁连山。”

「看来,吴开海理解高原反应是怎么回事。」

“吴开海,带着你的人过来,顶在前面,防止胡人扑过来。”朱允熥交待道。

吴开海带着四百余人,走到了最前。

巴图根一看到四百余人,身上都挂着那种天雷地火,顿时头皮发炸。

错过了机会!

要是刚才对他们发起冲击,前面的明军顶不住,身后溃败,哪怕是这群人再厉害,也顶不住冲下来的前军。

现在,这些人顶到前面来,自己想下手就不容易了。

木扎儿道:“巴图根,这才多高?再往上走一段,你看看他们能不能支撑得住?”

朱允熥拿起了大喇叭:“对面的国师大人,等我们,是不是等得没耐心了?”

木扎儿哈哈一笑:“吴王哪里话,我们有的是耐心等。”

朱允熥道:“国师啊,要不要过来,咱两个一起谈一谈,聊聊天山南北的农业发展问题,能源开发问题,民族融合问题。”

木扎儿说道:“要不,吴王,你过来,我们二人谈一谈如何?”

朱允熥道:“看来,我们得选个中间缓冲地带了。看到没有,那边有一块大石头,我们到那边谈谈如何?你放心,是亲切而友好的交谈。”

木扎儿一看,在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正好位于两军中间。

巴图根大喜:“国师,以您的勇武,抓住吴王,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木扎儿此时却是狐疑起来。

吴王竟敢邀请自己到中间地带进行“亲切交谈”。

听说吴王文不成、武不就,但事实上呢,一直从嘉峪关打到这里!

吴王,难道是深藏不露?真有好身手?!

常升一听,亲外甥居然要和木扎儿在中间地带交谈。

这哪里是交谈,分别是两个人的交战!

“允熥,千万不能去啊!去了,你就回不来了!”常升急了。

常森也急了,是啊,看看那个胡人国师,人家使着一个大锤,在嘉峪关下威猛无比!

平安道:“吴王,不可意气用事。木扎儿,天生神力。我和邱英平两个合起来,都打不过他!”

大家正在劝吴王不要单刀赴会,朱元璋却说道:“吴王尽管前去,木扎儿,不是你的对手。”

常升朝朱元璋瞪起了眼睛:“毕千户,你特娘的说什么屁话?”

毛易吓出了一身汗,天啊,常升,竟敢骂陛下,不要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