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7章 高峡平湖

徐怀锦想挣扎,却怎么都提不起力气,只好这么让他抱着了。

将士们又有了高山症的症状!

这是因为上得更高了,空气更加稀薄,红景天的作用也不明显了。

但此地的坡度较大,就算让大军歇息,也得找一个相对缓一点的地方。

平安、常升等人也都开始有了不适。

蓝寿此时又吐起来,把不久前嚼进肚里的红景天根也给吐了出来。

朱允熥大声喊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吴开海带着还没有反应的庄浪军士在前面带路,朱允熥抱着徐怀锦紧随其后。

明军强打精神,牵马跟上。

此时,有一匹马打滑,滑出好远,掉进了山谷。

山谷中的雪很深,马掉进去,就不见了踪迹。

咴咴的马叫声猛地停止了,让人惊惧不已。

幸亏这马刚才是向一边滚的,没有撞到其他军士。

这么一惊吓,恐惧压过了胸闷!

大家提起一口气,往上走。

走了一段,朱允熥又吩咐大家拿出绳子,前后左右绑起来。

马就不要管了,能走的就拉着,溜下去的,不要管,人命更关紧。

绑好之后,力气大的拉着力气小的,没症状的扶着有症状的。

胡人看到明军上来了,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等着明军。

看到明军行走得如此艰难,巴图根更加佩服起木扎儿来。

木扎儿对吴王非常了解!

木扎儿带着一千人在交河城北盘桓的时候,就断定吴王一定会跟过来。

果然,吴王跟过来了。

在此期间,木扎儿还冒险与吴王会了一次面。

不知道木扎儿给吴王说了什么,吴王居然放他回到本队!

现在,吴王跟了这么远、上了这么高,高山症又重新回到了明军身上!

只要再往上跟一段,他们恐怕就支撑不住了。

红景天对于高山症的缓解作用,恐怕就是暂时的。

明军根本没有上过这么高的山,要想适应恐怕很难。

那就等吧,他们再到上现在这个高度,一定会崩溃。

到时候,千名勇士不用费劲,就可以让六万明军困死在山上!

有明军开始手脚并用向上爬了!

很多人累得气喘如牛,赶快喝几口带盐分的饮料,或者再嚼上几根红景天。

缓过一阵之后又继续前进。

“吴王,这里是平地,还有大湖!”在前面开路的吴开海欣喜地大叫起来。

朱允熥拿起喇叭鼓动起来:“兄弟们,加把劲啊,上面有大湖,有湖就有水,有水就有空气!”

“再坚持一下,到湖边,就顺畅了!”

有高山症的军士们听到吴王的高音喇叭,精神又是一振。

徐怀锦此时恢复了一点力气。

朱允熥刚才右腿抬起,顶在了她的后背,左手托住她的大腿,腾出了右手用喇叭喊话。

徐怀锦伸出双手,抱住了朱允熥的肩,头也顺势靠在朱允熥的胸部。

此时,徐怀锦胸中的烦恶顿时消减了很多。

朱允熥喊完话,一边走一边道:“对了,好好靠着,才舒服。男人的肩,就是让靠的。有首歌怎么唱来着,对了,我让你依靠,让你靠!”

徐怀锦嘤咛一声,整个脸都贴在了朱允熥的胸前。

终于,所有的明军都到达刚才明军停留的位置。

果然,这里有一个面积极大的湖泊!

湖泊上有风吹来,带来了一股清新,居然还有一些暖意。

大家心头的烦闷稍减。

朱元璋的心里好受些了,但是他感到再往上爬,已经是不可能了。

看胡人还有那么远的地方等着,朱元璋心想,今天可能翻不过这座山了。

红景天是管用,但毕竟明军的身体还不适应这么高的地方,吃得再多,功效也是有限的。

明军此时,基本都是在湖边坐着。

朱允熥已经放下了徐怀锦,扶着她在欣赏着大湖。

“徐怀锦,这个湖你看出有什么异样了吗?”朱允熥问道。

徐怀锦刚只管欣赏雪山、大湖的美景,根本没想到湖还有什么异常。

此时才注意观察起来。

朱元璋拿出望远镜看了起来。

这个大湖的东、西两侧都是高耸入云的雪山,这里是两山之间的一个大盆。

北面,似乎是没有边!

再仔细观察,发现北面有一道浅浅的黑痕。

明白了,那里是湖边,只不过因为距离远,看起来就像一条黑边!

为什么是黑边呢?

在这个高度,难道不应该处处是白色的?

再一看脚下,咦,是黑白黄相间!

黑一块,白一块,黄一块的!

刚才没有注意到,原来地上也有异样!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

再看湖边的,湖边的地面都没有雪!

远离湖边的,有的地方有积雪,有的地方则没有,露出了枯黄的败草和黑褐的地面。

这高的地方,居然还有草!

徐怀锦说道:“此湖为何不结冰?岸边的雪为何融化了?”

朱允熥道:“这个湖底,有温泉。”

“草之所以能在这个高度生长,是因为有水、有适当的温度。因为下面有温泉,所以这个湖并没有结冰。”

朱允熥的解释让大家都明白了。

在应天的汤山,就有地热,有温泉。

在更北的地方,也有很多温泉。

温泉当然不会结冰。

难怪,面前湖面的风,吹面不寒。

再一看湖面,还隐隐约约有一些雾气,那是暖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朱允熥心中默念了一首词。

朱元璋对诗不感兴趣,此时他很着急,接下来怎么办?

跟着胡人继续往上爬,还是在这里歇着?

三孙好像一点都不着急,还有闲功夫填词。

“吴王,我们是走,是留?”朱元璋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问道。

朱允熥道:“当然是走,留在这里总不是个办法。虽说遇到湖风让高原反应有所缓解,但等到新鲜劲一过,高原反应恐怕会更厉害。”

“必须尽快离开。”

徐怀锦也顾不上欣赏景色了:“吴王,你的意思是,原路撤回?”

“我的字典里,没有撤回二字。”朱允熥笑道:“不,我连字典都没有。”

“不撤回,我们还要追?”徐怀锦一指胡人:“那么高,我们能受得了吗?”

“我不是追木扎儿,而是赶往轮台!我们与木扎儿,殊途同归!”朱允熥道:“木扎儿,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徐怀锦道:“吴王,你也得高山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