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4章 咱是不是高看了三孙?

朱元璋听得是心惊肉跳。

他听说蒙古人过去干过的事情,但了解得都不详细。

因为元人对于自己祖先干过的事情也是讳莫如深。

一些明人修元史时,也顺着元人的意思,对很多历史片断进行了修饰和美化。

刚才,三孙透露了蒙古人抛尸传病的事情,居然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

差点让欧洲人绝种。

正像三孙所说,瘟疫分好多种,很多瘟疫连病根都查不到。

每次瘟疫到来,朝廷上下,庙堂江湖,无一例外,都是惶惶不安。

对于民间来讲,如同天塌下来一般。

每到此时,皇帝都要焚香祷告,或带着文武群臣祭天,请求上苍消灾。

如果再没有效果,皇帝就只好下罪己诏。

而往往一场瘟疫就能更换一个朝代。

「一场瘟疫既可以开启一个朝代,也可以结束一个朝代。」

嗯,三孙居然说得跟咱一样!

难不成三孙能偷听我的心声?

不会,不会!多虑了。

「瘟疫加速了元朝的崩溃,这才有了大明。」

「老朱在瘟疫中起家建立的大明朝,最后也亡于瘟疫。」

啊,咱建立的大明,居然也是亡于瘟疫?

「表明看,大明朝是亡于李自成,后来被大清替代。」

「实际上,大明朝之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瘟疫。」

「崇祯元年开始,北方就开始大旱不断,很多地方常年都是颗粒无收,朝廷财政又跟不上。」

「当地民众怨声载道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更恐怖的事情又接着来了:一场鼠疫席卷华北!」

「崇祯六年,在山西爆发了严重的鼠疫,还蔓延到了京城。」

「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区都是重疫区,传染很快,造成了很多地区大批人口的死亡。」

「“街坊间小儿为之绝影,有棺、无棺,九门计数已二十余万。”」

「京城死伤更重,短短的几个月里,根据最保守的记录,都死了五分之一的人口了。」

「李自成攻入京城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座“人鬼错杂,日暮人不敢行”的死城。」

朱元璋震惊不已,咱的大明,居然是亡于一群大老鼠!

但愿,今天晚上被狂风卷进来的胡人,没得瘟疫!

但愿,这五名军士没有被传染上!

朱允熥让火器营的军士把口罩搬出去,分发给所有军士。

晚上的狂风变小了,众将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晚上,明军几乎都在沉默中煎熬。

虽说将领们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大家已经猜到了。

毕竟,有一部分军士经历过瘟疫。

大家对于瘟疫的特点都十分清楚,对于瘟疫传染的危害性那当然更清楚。

这种病,防不胜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传开了。

朱允熥所在的地方当然是城中条件最好、地方最大的院子。

众将都在这里围坐着,点起了篝火。

现在终于不用等风停了,现在需要等那五个军士的结果。

如果五个军士五天之内没发病,那就万事大吉。

此时,徐怀锦、平安、常升、常森还有朱元璋等人都定定地看着朱允熥。

都想在朱允熥的脸上看出答案。

徐怀锦多想朱允熥说出一句“没什么大事”之类的话来。

此时,她又一次感到,这支部队真正的灵魂人物是吴王。

军士们的英雄顽强,众将的团结和谐,这些都比不上吴王重要。

吴王朱允熥只要乐观,那就问题不大。

但是,大家都失望了,因为朱允熥的脸色看起来并不那么乐观。

朱允熥的脸明显被一丝忧色笼罩。

坐得最近的徐怀锦还听到了朱允熥的一声轻叹。

坏了,吴王朱允熥都没办法了!

一颗心不由得往下沉。

是不是自己,对吴王的要求和期望太高了?

与徐怀锦同样心情的,还有朱元璋。

他比徐怀锦更加关注朱允熥的一举一动和朱允熥的情绪变化。

他当然也听到了朱允熥的叹气声。

也难怪啊,一遇到什么难题,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三孙。

三孙从来都是有办法,而且都是别人想不到的妙招!

谁知道,一遇到瘟疫,三孙也没办法了。

看了看三孙那英俊而年轻的脸庞,朱元璋也叹了一口气,有了三孙,自己都懒了。

就今天晚上的事情来讲,三孙做得够好了!

三孙是所有人最先反应过来的。

第一时间作也了决断,并采取了一系列最为妥当的措施。

三孙把瘟疫传播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如果再晚一些,事态恐怕就不好控制了。

刚才,咱还希望三孙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呢,真是太难为他了。

「要是这五个人都得了瘟疫,还真是难办了!」

「但愿他们都没事!但愿胡人的尸体进来,只是巧合。」

果然,果然!

三孙,果然也没有办法!

从来没见过三孙如此担忧。

三孙,也有难办的事。

瘟疫从古至今,都是个大难题。

虽说从汉朝开始,有治疗的方法,但是架不住这病传得太快,医生也没有那么多。

再说了,现在是在西域!

就算是能治,到哪里找药去?

「中药倒是可以治。」

「其实,清代人有一个验方,不需要药材。」

「连须葱白6根、粳米适量。将葱白洗净切碎,然后用粳米煮粥,煮沸后加入葱白,煮成稀粥,添加少许醋,热食取汗。」

「但这个,主要医治的是瘟疫初起时的状况。」

啊,可以治?

既然可以治,三孙为何说难办了?

「但关键问题是,这些药材的来源,如何解释?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葱白?」

原来,三孙难办,是难办在这里?

看来,从哪里搞来药材,是三孙的一个秘密,他从不对外说。

就如同咱能偷听三孙的心声一样,也不能对任何人讲。

「瘟疫是由于一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

「治疗主要是针对病原进行治疗,如细菌感染的可应用抗生素治疗,如果是病毒感染引起的需要抗病毒治疗。」

「不管是抗生素,还是抗病毒,静脉注射最为有效。」

「这年头,还没有静脉注射。」

「要是拿出个针管子,还不把他们给吓死?」

「他们怎么也不会接受!」

「就算是接受了,这些军士岂不是给我传出去了?」

看大家都是一幅垂头丧气的样子,常升道:“瘟疫怕它个求!该死吊朝上,不死当和尚!”

“我看呐,有允熥在,瘟疫都会跑得远远的。”

“放心好了,晚上好好睡一觉,到明天啥都好了。”

「睡一觉?」

「哈哈,有了!」

「这么简单的办法,我居然没想到。」

朱允熥猛地搂过徐怀锦大笑道:“好,睡一觉!睡一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