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1章 老毕,你不老实啊

达坂城外,第三天。

所有军士都在练滑雪,练得热火朝天。

徐怀锦已经不用朱允熥指导了,她居然能很熟练地控制滑雪板。

加速、拐弯、躲避、停止,动作显得十分飘逸和灵动。

为整个训练场添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朱允熥好几次想上前指导,都被徐怀锦婉言谢绝了。

朱元璋看到此,不由得好笑,三孙这么好为人师,谁知道徐怀锦一学会就把老师给无情地抛弃了!

三孙也有吃瘪的时候!

徐怀锦想起来前两天,吴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是动手动脚的。

此时看到朱允熥无聊地坐在旁边,一脸落寞,暗自窃喜。

其他人都在练滑雪,只有朱允熥和朱元璋闲着没事干。

朱元璋通过听朱允熥的心声得知,三孙居然又开始写《射雕英雄传》。

并且让沐瑶连载到《明报》上。

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反应。

但愿人们通过三孙继续写《射雕英雄传》,能够看出来事情的不妙。

二孙还有文武大臣们应该能通过这个现象推断出吴王没有死!

继而推断出咱也没有归天!

如果二孙或者是吕氏是故意传出咱归天的消息,他们会如何处理这一舆论?

如果是有人骗了二孙或吕氏,二孙会不会寻找吴王和咱的下落?

如果二孙向天下公布,咱和吴王都没有归天,他会不会自动退位?

朱棣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会作何反应?

一想到这个问题,朱元璋就急不可耐。

但是三孙心声里一直没有提到应天的事情。

好像,三孙并没有考虑他连载《射雕英雄传》会带来什么样的震动。

三孙不提应天的事,咱得主动跟他说一说。

又凑近了朱允熥一些,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吴王,你的《射雕英雄传》写得可好了,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了?”

朱允熥正在欣赏徐怀锦滑雪时那曼妙的身姿呢,听到毕千户说话了,居然还夸奖《射雕英雄传》,立马来了兴趣。

“啊,老毕,没想到你还真喜欢看《射雕英雄传》。”

朱元璋道:“对啊,咱在应天的时候,不仅看了,还经常听讲书人讲呢。”

“哦,那你说说,郭靖跟蒙古拖雷,怎么看?”

朱允熥想起来,当时在《明报》连载《射雕英雄传》时,也曾引起了巨大争议。

一些人就小说中的一些内容进行了抨击,其中被喷得最惨的是:汉人郭靖与蒙古人拖雷结成了兄弟,蒙古人与汉人竟然结成了兄弟!这还得了!

很多人为此向都察院上书,都说吴王这是在抬高元朝人,贬低明朝人,要求治吴王朱允熥的罪。

「不管哪个年代,都有这种人啊。」

「动不动就是道德绑架,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

「也不知道老毕是不是这种网络喷子键盘侠。」

网络喷子?这是什么意思?

键盘侠?是什么大侠?

朱元璋一时没有听懂。

“啊,郭靖跟蒙古人就是拖累啊。蒙古人算啥?郭靖跟蒙古人,当然受拖累了。”朱元璋回答道。

朱允熥笑道:“老毕,我说的不是拖累,我说的是蒙古人拖雷。”

“吴王,你说到底是拖累,还是不拖累?怎么把咱搞迷乎了?”朱元璋奇怪地问道。

“老毕,你不老实啊,你不是看了小说吗,还听人家讲!怎么连拖雷都不知道?拖雷是成吉思汗的儿子!”

朱元璋心虚了,咱哪儿有空看什么叫《射雕英雄传》?

咱平时连折子都看不完!

咱本来只是提一提这个名字,让三孙透露一下应天的情况,哪知道三孙问起了小说的具体内容!

“这个,吴王,咱年龄大了,看完就忘了,所以多看了几次,唉,咱老了,跟你们小年轻的没法比啊。”

朱元璋马上用年龄的原因来掩饰。

“老毕,放心好了,等你回到应天,就能看到新的章节了。”

「对了,看看沐瑶有没有回信。」

朱元璋一喜,总算是达到目的了,三孙要看信了。

现在,听三孙念沐瑶的信,成了咱现在最大的享受!

三孙从袖口里掏出了信纸,背过身去看。

嘿嘿,三孙,用不着背过身!

咱也知道这信的内容!

「啊,没想到我连载《射雕英雄传》会引起如此多的猜想和如此大的震荡!」

果然,不如咱所料,三孙更新《射雕英雄传》引起了猜想和震荡!

「我本来是让大明实业集团增加营收的。」

「刘洪居然通过查找书商和大明书香公司,最后找到了沐瑶!」

「这说明,朱允炆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活着。」

「刘洪居然对沐瑶出言不逊!」

「沐瑶没有说如何出言不逊,但显然,这种没卵子的家伙,嘴里能有什么好话?」

「特妈的,刘洪,我非得整死你不可!」

朱元璋恨得牙痒痒,刘洪,不仅捏造事实,还对沐瑶出言不逊!

沐瑶,这是咱亲封的安宁郡主!

「啊,痛快!」

「刘洪被打成了熊猫眼,鼻子也给打歪了!打得好!」

朱元璋高兴了,沐瑶,好样的!

不愧是沐英的女儿,教训得好,打得好!

「打刘洪的,居然是朱高煦!」

「燕王派他的三个儿子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到吴王府拜祭我!」

「哈哈,居然有人拜祭我!」

「要不要整个活死人墓?」

「燕王怎么派这三个人来拜祭我?」

「沐瑶说,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都已经被放走了,已经出了应天。」

「不知道为何,他们又拐回来了,说是奉燕王之命来拜祭我!」

「朱高煦的性格果然跟历史上一样啊,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这种。」

「朱允炆啊,还是像历史一样犯错了!」

「当时,魏国公徐辉祖说他对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这三个外甥十分了解。」

「徐辉祖还特别提到了老二朱高煦,最为勇猛过人,并且还是个混蛋加无赖,他不会忠于陛下,也不会忠于他的父亲。」

「但是朱允炆没有听徐辉祖的话。」

「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燕王被朝廷军队包围,走投无路。」

「此时,朱高煦带着兵马前来助战,救出了燕王,为朱棣立下了大功。」

「朱允炆听说此事后哀叹不已:悔不用辉祖之言!」

「不对呀,不对劲!」

「燕王没安什么好心!」

「燕王这是做给朱允炆看!」

「他是想让朱允炆怀疑,他在与沐家结盟!」

「燕王表面在拜祭我,其实是在向沐瑶示好,把刘洪打一顿,向沐英示好!」

「刘洪回去一定向朱允炆哭诉!添油加醋!」

「朱允炆的耳根子软,也没有啥主见,说不定就会治沐瑶的罪!」

「因为沐瑶杀死了仇占可的儿子仇理,还有孙留科!」

「朱允炆想治沐瑶,而后控制住沐英!」

「不行,我得赶紧给沐瑶说,让她带着父亲去大明科技院!」

「还有蓝家,也一同躲进大明科技院!」

朱元璋听了之后,感到三孙想的十分在理。

蓝玉在得知宫中传出的咱和三孙死在大漠的消息之后,曾暴怒之下杀了一个仆人。

二孙想对蓝玉下手,肯定会抓住这一条不放。

此时,朱允熥站起身来,快步朝城中走去。

三孙,肯定是回房间给沐瑶写信去了!

……

应天府,李景隆接到了陛下命令,马上抓捕沐英全家。

理由是沐英教女无方,纵容女儿沐瑶行凶杀人。

李景兵分两路,一路扑向吴王府,一路扑向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