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9章 吴王府:皇爷爷的念想

“杨溥的功劳,杨溥什么功劳?”朱允炆站在龙椅前道。

解缙两天没见到杨溥了,难道杨溥没有成功?

铁铉这个人实在是太轴了!

典型的不知变通、不识时务!

“陛下,臣前日找杨大人商量,让他去劝服铁铉,想来,想来还在劝服之中。”

朱允炆道:“解缙,朕,我让你看看这是什么。”

刘洪拿出了一个折子递给解缙。

解缙一看,眼瞪得溜圆!

这个折子,居然是个辞呈!

是杨溥写的辞呈!

杨溥说他德薄不配高位、力小不能任重,辞职了!

天啊,杨溥是不是太大胆了!

杨溥,看起来老老实实的,低调无比,与铁铉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性格!

但没想到,杨溥却步了铁铉的后尘!

杨溥照抄照搬铁铉的做法,写了辞呈,走人了!

“解缙,这是杨溥让人送给康大佑的。杨溥这么做,是不是你撺掇的?”

朱允炆怒道。

解缙扑通一声跪到地上:“陛下,臣冤枉啊。臣感到杨溥与铁铉,都是吴王的人,关系应该很好。”

“因此,臣求他帮着劝说铁铉回内阁。杨溥当即答应了,谁知,谁知他竟然辞官,臣实在是不知道为何呀。”

朱允炆真的是蛋疼了。

据锦衣卫指挥使蒋瓛调查,前日杨溥出宫之后,就直奔了大明科技院。

而后就派人将他的辞呈送给了内阁首辅康大佑。

杨溥这是去跟铁铉会合了!

这是公开与朝廷作对了!

殿中大臣们也都愣住了。

这个杨溥之所以现在才跑去大明科技院,主要是因为看到了大明科技院的实力!

李景隆的军队,就占了一个优势:人多。

但是人多又如何?

杨溥早就存了反意,直到前天才去了科技院。

天呐,吴王的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

铁铉、杨溥一个个的对吴王居然如此忠心耿耿!

铁铉不说了,简直是吴王朱允熥的死忠!

这又多了一个杨溥!

杨溥在内阁干得好好的,虽说在内阁中的影响不如过去,但毕竟是内阁!

只要杨溥按部就班,不愁没有好前途。

但杨溥居然辞官了!

吴王明明已经死了!

杨溥居然为了吴王而辞职!

他还抱着忠臣不事二主的思想观念不改变!

吴王朱允熥难道有这么大的人格魅力吗?

他不就是个废物皇孙吗?顶多会搞一些制盐、写小说、制火器这些小道。

实在是难以理解。

实际上,杨溥之所以决定去大明科技院,主要是他看到了危机。

解缙曾经是吴王的人!

解缙为了得到新皇朱允炆的信任,曾经多次说吴王朱允熥的不是。

果然,解缙不再负责编写《洪武大典》,而进入了内阁。

但是,朱允炆仿佛对解缙不满意了!

让解缙去劝说铁铉回内阁!

很明显,这是给解缙交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朱允炆让李景隆撤掉大明科技院之围,杨溥感到应该是在引蛇出洞,让沐家、蓝家、铁铉、陶成道等人从科技院里走出来。

他们一旦走出来,朱允炆绝对会安排锦衣卫埋伏,从而将他们抓获。

朱允炆这么整解缙,可能就是要彻底肃清吴王在朝廷中的影响!

整完解缙,就该到他杨溥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于是,杨溥直奔科技院。

杨溥的到来,让大明科技院的人极为兴奋!

杨溥来之后才知道,吴王和陛下居然活着!这才感到,来科技院真是来对了!

如果一直在为朱允炆做事的话,等陛下和吴王回来,自己将以何面目见吴王?

其实,杨溥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知道朱元璋已经回到了应天,正在养心殿里猫着。

杨溥带来的消息和他的判断,让沐英、蓝玉等人更加感到,朱允炆让李景隆撤军,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

朱允炆心里有些着急,为了能让皇爷爷满意,咱得马上有个态度。

这几天,朱允炆亲自端着饭菜去养心殿。

因为朱元璋规定,任何人不得接近养心殿。

幸亏朱元璋吃饭比较简单,要不然,宫中其他人都要怀疑了。

但,任何人不准接近养心殿,吃饭都要自己亲自端进去,大家都只是奇怪而已。

撤掉大明科技院之围后,朱允炆即向朱元璋作了汇报。

朱允炆装作无意地说:“爷爷,三弟的宅子,我赐给了仇占可,心中好生不安。三弟回来之时,该对我有怨念了。”

二孙这歪头!居然还想打听咱三孙的下落!

呸!咱三孙的消息,歪头你不配知道!

朱元璋突然心中一动道:“歪头,你三弟的宅子,给咱好好护着,派专人看门护院!这宅子,就是咱的念想!”

朱允炆心里高兴得难以自抑!

吴王府,就是皇爷爷的念想!

这么说来,吴王真的是死在了西域!

吴王死了!

燕王正在赶向应天的路上,这是要往爷爷布下的口袋里钻!

大明的储君,最后还会是我的!

将来的大明,还会是我的!

想到此,朱允炆浑身上下充满了信心和力量。

觉得被皇爷爷当作棋子和诱饵,不再难受了,反而是充满了自豪!

这,是皇爷爷对自己的终极考验!

皇爷爷就是要看一看,我在诱捕燕王、恢复旧制中表现究竟如何!

吴王在皇爷爷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替代!

今后,我得全力维护吴王的形象!

吴王尽管已经死了,但皇爷爷还让我好好护着吴王府!还要派专人看门护院!

吴王府就是皇爷爷思念吴王的最佳地点。

这会是皇爷爷经常光顾的地方,岂能赐给他人?

仇占可说吴王府闹鬼,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疯疯傻傻的,他的大老婆看不对劲,就作主从吴王府里搬出。

对于解缙,朱允炆心里多少有些膈应。

此人曾经是吴王的手下,转投到自己这里,还说着吴王的坏话。

他说吴王的坏话,皇爷爷当然就不高兴!

吴王现在已经死了,我就没必要跟一个死人计较。

所以,还是整一整解缙,但又不能太过份。

因为真搞不清楚陛下对解缙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朱允炆看着阶下无所适从的解缙,心中又涌起一股厌恶:“解缙,我交给你的差事都要交给旁人!我对你很是失望!”

“即日起,你不要在内阁应差了!”

解缙的脑子嗡地一声,蒙了。

新皇这是要免自己的职?

朱允炆背着踱步:“解缙,你就给吴王看家护院吧。”

啊,殿中众人都议论起来。

吴王已死,给吴王看家护院!

这是要让解缙到阴间去,给吴王看家护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