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5章 燕王你快点走!

朱允炆简直是没法了,陛下这么讲了,只有去执行任务。

而且,这个任务,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派别人去,保不准会偷看皇爷爷写的东西。

这一偷看,还得了?!

岂不是把皇爷爷回养心殿的事给暴露了!

这一暴露,皇爷爷就暴怒!

结果就是暴起——杀人!

所以,只有自己去送。

并且,这信必须亲自交到沐瑶手中。

皇爷爷为何把沐瑶叫到这里?

明白了!

皇爷爷这是安慰沐瑶啊。

毕竟,是皇爷爷把沐瑶封为安宁郡主,又把她许给了吴王朱允熥。

现在,吴王死在了沙漠之中,沐瑶还没有成婚就成了寡妇。

沐瑶的父亲沐英,则是皇爷爷最喜欢、最倚重的义子。

皇爷爷让沐瑶到养心殿,说不定是给她说明西域的情况,甚至让她改嫁他人。

朱元璋拿过一张宣纸,让毛易写了几行字,折叠起来交给了朱允炆:“不得让其他任何人看!”

朱允炆小心地收下:“皇爷爷,孙儿明日就去请沐瑶。”

朱允炆硬着头皮答应了。

……

晚上,朱允炆用饭之后,来到安禧宫。

门口有太监和锦衣卫看守。

吕氏在宫中大喊大叫,时不时有摔东西的声音。

朱允炆叹了口气,本想进去给母亲解释的。

但是,万一皇爷爷知道,怎么办?

皇爷爷会不会怀疑他向母亲透露了养心殿的秘密?

这样一来,恐怕一切都完了,再也都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朱允炆顿了顿脚,硬着心肠回到了东宫。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百官们发现,朱允炆的精神不振,眼圈都是黑的。

也不知道朱允炆怎么了。

突然之间发了哪门子神经,居然时时处处维护起先皇和吴王来了!

据说是因为吕氏侮辱先皇,所以朱允炆不顾母子之情,直接将吕氏的安禧宫变成冷宫!

这一条倒还说得过去,毕竟是朱允炆在维护先皇。

但是朱允炆抬举吴王,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吴王朱允熥已经死了,还是朱允炆的弟弟,至于把他看得这么重吗?

为了体现对吴王的尊重,朱允炆把解缙打得皮开肉绽,还让他去当吴王府的看门人。

把占住吴王府、疯病还没有好利索的仇占可直接抓住并关了起来。

因为沐瑶是先皇许给吴王的,所以派刘洪去宣旨,赦免蓝、沐、铁、陶四家无罪,并请沐瑶入宫。

朱允炆这么做,虽说是为了拉拢他们,但做得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这么干下去,不免让一直拥护他的人寒心。

一看朱允炆来了,好多大臣们习惯性地要下跪喊万岁。

但看到前面的人都不动,马上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解缙跪下谢恩,所以朱允炆才杖责了他!

朱允炆来到龙椅前站定。

兵部尚书齐泰感到,朱允炆现在的气势是越来越足了。

原先,朱允炆还经常坐在龙椅上。

这些天,朱允炆只是站在龙椅前,从来没有坐下。

站起来,可以对群臣形成一种居高临下的威压。

特别是这几天,他通过整治解缙、仇占可、刘洪等人,好好地震了一把群臣。

对母亲他都舍得下狠手,更不要说其他普通的大臣。

这也算是一种立威。

只不过,朱允炆年轻气盛,来得猛烈了一些。

也许朱允炆是想尽快立威,让文武群臣都服他,消除潜在的反对声音,而后是集中所有的力量对付北面的燕军。

作为兵部尚书,齐泰越来越感到燕军带来的压力。

“陛下,臣有本奏。”齐泰站出一步道。

“说。”朱允炆的话简短而有力。

“陛下,诸位臣工。燕军所部并非只有六万,而有十万之多。刚刚得到边报,宁王已同意加入燕军,准备随时南下,成为燕军的强力后援。”

齐泰所说的情况让大殿中议论纷纷。

“燕军居然有十万,看来他早就想反了!”

“燕王一直在做着起兵的准备,看来,陛下定下削藩之策,万分英明!”

“宁王,宁王也反了?”

“宁王,带甲八万,革车六千!朵颜三卫骑兵均骁勇善战,这,这如何是好!”

齐泰又道:“据目前燕军的行军速度,他们半月内可以到达真定。耿炳文的先头部队正向真定进发。”

“因为真定、河间、鄚州、雄县一带,是抵挡燕军的最佳地点。”

“在北宋时,这一带是抵挡辽、金入侵的第一道防线。”

“因为失去了燕云十六州,宋朝就在此构筑了以水体为主的防线。”

“这里有宋、辽的界河——白羊淀,每年大宋朝廷都要拨大量的物资钱财,大建塘泺,将湖泊之间挖通,在雄县至真定之间,连成一个巨大的水体,也形成了一道严密的防线。”

“守住这道防线,对于阻止燕军南下,具有重要意义。”

“臣建议,督促长兴候加快速度,提前赶到这一线。同时,传檄山东、河南、山西三省供给粮草军饷。”

齐泰的建议得到了群臣的赞同。

特别是户部尚书范敏非常同意,就近供给粮草军饷。因为从应天起运,用时长、损耗大。

朱允炆道:“荒唐!”

啊,大臣们都愣了。

齐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们说了,燕王是早有准备,恐怕几年前都心存反心!而朝廷却是准备不足。还有,国库粮钱恐怕所剩不多。”

朱允炆说道。

其实,朱允炆哪里管什么国库不国库,钱粮不钱粮?

他最想的就是让燕王朱棣带着燕军杀到应天来,越快越好!

燕王你快点走!

燕王来得越早,就能越早被抓住!

不管燕王带来多少军队,只要是皇爷爷往城头上一站,所有的军队都得立马跪下,扔下武器投降!

到时候,把朱棣给扔进凤阳高墙。

到时候,我肯定是自动退位,皇爷爷继续当他的洪武大帝。

但是,皇爷爷总得想一想大明的未来!总得想一想立谁为储君!

储君是谁?

只要我这一段时间表现好,按照皇爷爷的意思正确地做事、做正确的事,大明储君还是我的!

户部尚书范敏听到这里,赶快解释说:“陛下,咱们现在不一样了。国库有钱了!”

“陛下,我们把大明盐业给收回朝廷了。凭心而论,吴王制出的盐真是上等货!”

“从水路运来的上等海盐,都到了户部仓库,一个时辰就卖空了!今后,国库不缺钱了!”

朱允炆道:“范敏,你把吴王的盐业公司给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