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9章 意太利人开车跑了!

新加入了罗伯特、露琪亚兄妹和三十名火枪手,整个旅行团的速度被拖慢了。

虽说那拉提草原风景十分优美,但是一直是这样,就未免单调,导致视觉疲劳。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朱允熥还是想赶向下一个地点。

因此,朱允熥决定放弃马匹,改用车辆。

朱允熥从系统空间里兑换了一辆国产越野车和一辆解放大卡。

这才发现车用汽油也是可以用咸鱼值兑换的。

这个发现让朱允熥大喜过望。

在一望远际的大草原上,纵马驰骋是一种潇洒,开着越野狂奔更是一种酷爽。

越野,当然是越野越好!

汽油可以随时兑换,意味着今后可以在骑马与开车之间随意切换!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越野和解放大卡,众人又一次目瞪口呆如木鸡。

朱元璋、徐怀锦和毛易看出来了,这东西应该会跑,跟当时在哈密见到的挖掘机差不多。

朱允熥说道:“爷爷,这是两辆汽车,可以用来爬坡过坎,速度很快。今天我们可以用这个走。”

朱元璋说道:“比挖掘机还要快?”

“当然,比挖掘机快多了。”朱允熥边说边把大家领到车面前。

“这是越野车,爷爷,徐怀锦和毛易坐上,我开车。”

“这是解放大卡车,让罗伯特、露琪亚和他的火枪手坐上。”

露琪亚和罗伯特等人如同石化了一般。

这个东方男人,难道是上天派来的神使?

“罗伯特,你既然是一个机械工程师,学开卡车应该不难吧。来,我教你。”

这么宽的草原,只要学会打火、油门和离合的配合就可以,甚至不用学会倒车,根本不用担心掉到沟里。

朱允熥把翻译笔送给了露琪亚,让她拿着,在自己和罗伯特之间翻译。

半个时辰不到,罗伯特就已经学会了。

不一会儿,露琪亚也学会了开车。

所有的火枪手都进入卡车厢。

三十人还坐不满卡车后厢,于是将他们所带的物资全部装入。

朱元璋叹道:“允熥,有了卡车,今后我们出征,岂不是解决了粮草运输的大难题?”

“皇爷爷,现在还不行啊。这里是草原,很平坦。但是在其他地方,路太窄根本无法通行。”

“只有道路畅通了,这些车才能派上用场。”

毛易心想,只要有吴王跟着一起出征,根本就不用带粮草!甚至连武器都不用带。

因为吴王是天神,随时就可以凭空召来一切物资!

朱元璋不禁有些遗憾,要是咱大明处处都有这些车该多好!

只是道路不通达,这是个大问题啊。

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修路,修路就必须用劳力,用劳力就得让相当一部分农民离开土地。

农民一离开土地,粮食产量就会大大下降。

粮食不足,人心不稳,就会引发一系列问题。

再看看朱允熥那年轻的面庞,朱元璋感到真的是老了。

“吴王,我想开越野车,你可否教我?”徐怀锦道。

“当然可以了,今后我们可以换着开。”

朱允熥给徐怀锦演示了一遍,不一会儿徐怀锦也学会了。

当然也只能向前开,速度慢得够呛。

罗伯特此时开着解放大卡,速度越来越快,在车后厢的火枪手们都感到从未有过的疯狂,都大叫起来。

朱元璋看这个解放大卡的速度,十分羡慕:“毛易,你说,将来大明出征是不是能用上卡车?”

毛易道:“陛下,一定能!只要有吴王,啥事都有可能!”

朱元璋此时感到一阵自豪,吴王是咱的三孙!看看,真有本事啊!

“陛下,看,卡车跑了?!”毛易提醒道。

朱元璋正在憧憬大明处处跑卡车呢,突然看到卡车不对劲!

刚才,意太力人开着卡车在转大圈,此时却不转圈了,而是走直线了!

解放大卡车,正在加速!越来越快!

意太力人大笑着、怪叫着,只是声音越来越远!

不一会儿,意太力人开着卡车消失了!

朱元璋怒极,意太力人太卑鄙!

居然开着三孙的卡车逃跑了!

此时,坐在卡车副驾驶上的露琪亚道:“罗伯特,你疯了?!”

罗伯特道:“哈哈,亲爱的露琪亚,真主保佑,给我们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罗伯特,东方人知道了,一定不会饶过我们!”

“露琪亚,你愿做奴隶吗?我们身上有着尊贵的血脉,只能我们奴役他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奴役我们!”

露琪亚不说话了,拿出翻译笔若有所思。

“露琪亚,他们追不上来!那辆车不仅体积小,而且速度极慢,根本不如我们这辆,他们追不上来!”

“我们就开着这辆大卡车,去往神秘的东方!”

罗伯特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们先到东方,还是葡萄牙人先到东方!”

“有了这车卡车,我们就算是没有了火枪,也能将一切敌人冲垮、碾碎!”

卡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简直是在狂飚。

……

徐怀锦道:“吴王,意太力人跑了!”

徐怀锦一说,越野车就熄火了。

朱允熥道:“别管他。练好你的车。”

朱元璋本来担心这些人开着车会逃走,随即就明白了,他们开不出伊犁河谷,除非他们掉头往西。

因为往东走,能够走出去的只有独库垭口。

独库垭口那么高!

有的地方十分狭窄,这么大的卡车不可能通过去。

没有了卡车,再加上没有了马匹,这群意太力人指望什么跑出去?

当然,完全可以理解,意太力人第一次见到这车,哪会知道这么多的限制?

徐怀锦练完车,朱元璋心里直痒痒,也想学开车。

不一会儿功夫,朱元璋和毛易也都学会了。

朱元璋开车之时,把速度加到最大,驾驶一圈又跑了回来。

下车之后,朱元璋顿时觉得再好的马匹也不香了,还有轿子,简直是太落后了!

“允熥,咱要是在应天修上一段宽路,能跑汽车,能行不?”朱元璋问道。

“爷爷,你的担心是什么?”朱允熥问道。

朱元璋说出了修路使用民力、从而减少农民、导致粮食减产的担忧。

“爷爷,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你只看到了增加了民力,却没有看到省下来有多少民力!”

“咱就从运军粮来算吧,人和牲畜往前线运粮,这个过程中,也是需要消耗粮草的。”

“而且,人畜消耗粮草的数量,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高的多。”

“举个例子,从江浙一带往宣府大同前线运粮,消耗比大概可以达到三比一。路上消耗三份粮草,才能往前线运一份粮草!”

朱元璋当然清楚这一点,当年打北元,粮草就是这么运的,其消耗他是知道的。

“如果我们修了路,能通车。仅运粮一项,就节省下多少民力!那么,更多的农民就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农业生产之中。”

“从短时间看,修路会减少农民在农田的劳作时间,但从长远看,会促进农业乃至整个工业、商业的发展。”

“一个国家的发展,不能只看一方面,它是一个系统,一个整体,不能割裂开来。”

“只要科技发展了,工具改进了,修起路来,效率也会大大提升。”

朱元璋正在琢磨呢,毛易道:“是啊,要是有挖掘机,修路就快得多了。”

朱元璋一听对啊,有了挖掘机,修路岂不是简直得很?

咱怎么没想到呢?

有三孙在,啥事干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