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2章 挫挫三孙的锐气

要不是看在你是徐怀锦父亲的份上,咱早就一刀给你咔擦了!

没想到,徐增寿冷笑一声:“陛下,吴王到底是什么人,把一个人带到这里,一切都清楚了。”徐增寿道:“怕只怕,有人不敢当面对质。”

徐增寿说完,特意瞄了一眼朱允熥。

朱元璋正要发火,朱允熥站出来说道:“陛下,就让他把人带来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朱元璋道:“人在何处?”

徐增寿道:“在我府上,只要陛下派人过去,他们自然跟着前来。”

朱元璋安排毛易去徐增寿家带人。

在等人的过程中,朱元璋走了回去,坐到了沙发上。

朱元璋知道,此时三孙不会把他连人带沙发送到西域去。

站得时间太长了,膝盖受不住,人老了啊。

至于徐增寿说什么三孙心向异族,不是大明的子民,那是他格局太小了。

以为放掉胡人就是一种罪过,以为少杀胡人就是心向异族,他哪里知道咱三孙的心胸和志向?

三孙那个时候就知道,西域就是咱大明的,西域各族就是大明的子民!

包括兀纳失里手下的胡人,也是!

打下一个地盘,人都杀光了,无人牧畜,无人耕种,要之何用?

让木扎儿到大明京城来任职,既体现了朝廷对乌孙人的重视,又防止了乌孙人心存异志。

徐元璋感到,徐增寿带的人,大概率是徐怀锦。

也许是徐怀锦对于咱的安排不是很满意。

咱当众正式宣布了沐瑶和吴王的婚事,让徐怀锦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因此,徐怀锦在向父亲徐增寿叙述西域经历的时候,对于朱允熥的评价可能带着偏见甚至怨言。

徐增寿会错了意,把朱允熥想得太坏了。

朱元璋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所有的大臣都不敢争吵了。

甚至连小声议论都不敢。

都知道,此时的朱元璋其实是满肚子怒火。

此时谁弄出动静,完全就是找抽。

不一会儿,毛易将人带到了殿门口。

众人均扭头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有两个人。

一个矮个男子,谁都不认识。

另一个人,几乎无人不识、无人不晓。

此人就是姚广孝!

姚广孝是朱元璋亲自挑选的高僧,主要任务是随侍燕王,诵经祈福。

姚广孝到北平后,任庆寿寺住持。

朱允炆登基后,燕王提出的“清君侧之恶、还天下之明”的靖难口号,正是出自姚广孝之手。

姚广孝最让人熟知的是,那天陛下出现在城楼之上,燕王带燕军跪倒在地,只有姚广孝和他的学生吴伯宗没有跪。

姚广孝则是拿出匕首当场透胸,喷血而亡。

谁知道,姚广孝竟然死而复生,并且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此人只是与姚广孝面貌相似?

“贫僧道衍,参见陛下。”

果然,就是姚广孝!

姚广孝十四岁时剃度出家,法名道衍。

“大胆妖僧,见了陛下,为何不跪!”毛易喝道。

毛易本以为到徐增寿府上带人,很有可能是徐怀锦呢。

哪知道进了徐府,迎面就见到一个黑衣和尚,居然就是那天在城门口自杀的姚广孝。

姚广孝早有准备,似乎早就知道朝廷要派人过来。

一个人死而复生,还是个和尚,不是妖僧是什么?

姚广孝呵呵一笑道:“贫僧乃方外之人,本不拘于世俗之礼。”

朱元璋没有搭理姚广孝,从沙发站起来道:“徐增寿,这就是你的证人?”

“陛下,正是,”徐增寿又转向群臣加大了音量:“各位大人,下面的对质,请不要惊奇,更不要喧哗。”

「我可靠,我真是小看了徐增寿!」

「居然把这个窝寇给找到了!」

窝寇??

朱元璋立马看向姚广孝身边的那个矮个男子。

果然,想起来了!

这个家伙矮墩墩,像极了窝瓜!

此人就是窝寇!

当时,三孙为了找到窝寇的老巢,故意被这个窝寇绑架。

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三孙把这名窝寇给放走了。

三孙是想让这名窝寇回到窝国本土给足利义满报信,而后让足利义满向大明宣战。

三孙想乘此机会灭掉窝国。

那时,咱认为三孙想得太简单了,因为大明的国库还很空虚,支撑不了与窝国之间的战争。

现在,咱不这么认为了。

这两年来,三孙带着六万明军拿下西域,几乎没有动用大明的国库!

西域的地域之辽阔、地形之复杂、气候之恶劣、路途之遥远,均是小小的窝国所不能比拟的。

看到这个窝寇,再想想两年来的西域经历,朱元璋非常渴望窝寇来袭!

听说杭州有大量的窝寇在聚集!

此时朱元璋居然有些小兴奋。

朱元璋往下面一扫,发现徐增寿眼中不无得意,这才明白了。

原来如此!

这个窝寇被朱允熥给故意放跑了,窝寇以为朱允熥是他们的眼线!

那个时候,老四带着姚广孝刚好在杭州。

因为被窝寇袭击,姚广孝和老四走散了,可能刚好发现了这名窝寇!

难怪,上次在杭州三孙杀了足利义满的儿子足利义持,窝国人居然没有作任何表示!

窝国官方连个抗议都没有,更不要说对大明宣战了!

三孙的战略意图没有实现,原因居然在这里。

果然,三孙的心声带着怒气和郁闷冲入脑海:「我说怎么回事呢,足利义满难道如此没有骨气?」

「足利义满死了儿子都不敢向大明宣战?」

「足利义满十岁就继任征夷大将军,亲政后充分显示领导与统治才能。」

「足利义满结束了窝国南北朝分裂局面,完成国家统一,成为室町幕府最盛期的缔造者。」

「敢情是姚广孝把报信的窝寇给截住了!」

「姚广孝,你坏我大事!」

听三孙的心声在骂姚广孝,朱元璋决定耐心等一等,看看三孙如何处理这次对质。

毕竟,三孙当时故意当作窝寇的人质,最后放走了窝寇,让他回窝国报信,这个目的,只有咱知道!

其他人统统不清楚!

就看三孙如何解释。

咱暂时不帮三孙开脱,先难为难为他!

三孙是有真本事、大本事,但是难免会自傲、自大。

有机会挫挫三孙的锐气,咱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