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5章 大侠,可是黄药师?

“王是举,你休想!”

断腿老者朝里屋喊道:“郑大人,我这腿被打断半个月了,这腿也治不好了,您别为我担心。”

王是举笑道:“郑大人,不就是制盐吗?不就是造船吗?你说出来不就好了?”

“你要是不说,我们王家也有办法得到!你信不信?”

“过几年,盐厂、船厂在谁手里?你郑大人能一辈子管着盐厂、船厂?”

“到时候,郑大人,你里外不是人!”

“郑大人,好好为自己的将来想想吧。”

里屋终于传出了声音:“王是举,这是礼部侍郎王清选的主意吗?”

确定了,这是郑和的声音。

“王清选的官,算官吗?不要以为是正三品就厉害了!”

“郑和,你要是还在宫中,王清选还得巴结你!”

“如今,你来到了杭州,嘿嘿,说个不客气的话,有一百种法子让你下台。”

朱允熥明白了,资本还真是现实啊。

不管官位高低,只论权力大小。

有的官职挺高,待遇挺高,实际掌握的权力小。

离皇权越近,权力也就越大。

离皇权越远,权力也就越小。

看来,这个王是举颇有些看不起王清选。

王家是个大族,好多分支。

有的从商,有的从政,相互配合,同时也有很多利益纠葛。

如何处理好与沿海大族的关系,从元代以来就是一道难题。

很多时候你得仰仗他们,但一旦动他们,会遇到各个方面的阻力。

他们利用资本的力量打通各个关节,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一个外来的官员,如果配合还好。

如果与这些大族不配合,他们会利用一切渠道将其搞倒。

这就叫做资本的无序扩张。

大明盐业有先进的制盐技术,有科学合理的工艺流程,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

因此,大明盐业产出的盐,质量好,价格低。

一下子把各大家族的财路给断掉了。

“王是举,你们盯着我们的制盐技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为何要制船资料?”

“你们就算是搞通番贸易,也用不了这么大的船吧?”

郑和问道。

王是举道:“只要有资料,我们造小一点不就行了。”

“好了,不要试图拖延。郑大人,你要是不配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朱允熥说道:“郑大人,不要慌,今日我来,是带你回去的。”

屋里的郑和听到声音,不由得一怔。

这声音,是吴王的!

吴王怎么来了?

此地,危险啊!

根本跑不出去。

因为在这祠堂周围还有很多庄丁看着。

绑架朝廷命官,要是传出去,就是大罪。

郑和被绑到这里之后,就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

就算他说出了制盐的方法,写出宝船的资料,也难逃一死。

郑和能做的,就是拖。

没料到,在这里居然听到了吴王的声音!

但是吴王好像就只带了一个人!

郑和向门口挪了几步,发现了两个人。

看面容,不是吴王!

郑和正在回话,却听朱允熥道:“郑大人,我从桃花岛来此挖药,听闻此事,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今日,我带你回去。”

郑和明白了,吴王是不想暴露身份。

两年以前,郑和跟着陛下和吴王,登上了东极岛消灭了窝寇,接着上了桃花岛抓获了陈友谅余孽。

吴王说桃花岛,就是暗示自己。

吴王是在乔装打扮!

心中激动不已,同时又担心不已。

主要是,吴王的人太少了。

王是举奇怪地看着朱允熥:“你,你说什么?”

“王是举,跪下!”

王是举哈哈大笑起来,转头对山羊胡子道:“他,他要我跪下?哈哈!”

突然,王是举不吭声了,嘴张着,眼瞪着!

扑通一声,王是举跪在了朱允熥面前。

怎么会?

李时珍都蒙圈了,王是举这么听吴王的话?说跪就跪了?

吴王并没有公布身份,这是怎么回事?

郑和刚才感到,吴王动如脱兔,只是右手在王是举的下巴来了一下。

王是举的下巴就脱掉了。

吴王顺便朝王是举的腿弯上一踢,此人就跪倒在地。

好快的身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来人啊,来人啊,有强人!”山羊胡子大声叫喊。

马上,脚步声纷繁杂乱,踏踏踏地跑进来几十人,拿着刀枪棍棒。

团团将朱允熥、李时珍围住。

朱允熥:“我看你们谁敢动?动一下,我要了他的命!”

王是举双手托住下巴,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别,别动!”

山羊胡子早就看出朱允熥非同一般。

王是举离朱允熥太近,要是把此人惹恼了,说不定真被他给杀了。

“都别动,都别动。这位好汉,有话好说,好说。”

“您要多少钱,我们给,求您不要伤了家主的性命。”

朱允熥道:“他的腿断了,谁打的?”

众人都看向了山羊胡子。

朱允熥一脚踢过去,山羊胡子痛呼,应声倒地。

想站起来,又倒下了,如同杀猪船嚎叫起来。

众人都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骨折了!

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这个药师下手太狠了,面无表情,是个狠人!

朱允熥从系统空间拿出两根绳子扔给了李时珍:“师弟,把他们两个都绑上,跟你绑到一起,准备回去!”

能够把人带走的东西不少,但只有绳子最为便宜、最为实用。

李时珍不知道朱允熥要做什么,也不好问。

可能是吴王要把三个人都扛回去!

从刚才吴王的身手看,绝对是高手!

过去倒是听过有世外高手,今天是第一次见!

说吴王能背动三个人,李时珍绝对相信。

李时珍赶忙把断腿老者、郑和与自己绑到一起。

朱允熥回收刚刚兑换的绳索,又将他们放出。

一瞬间,三人就出现在巨大的宝船旁。

“郑大人!郑大人!”

船厂的人发现郑和与其余两人绑到一起,连声高呼。

纪老三跑过来了,发现郑和并没有受伤。

“吴王呢?”

几个人全是一脸蒙。

此时,朱允熥还在王氏大祠堂里。

现场全都蒙了,人呢?

刚才那三个绑到一起的人呢?

怎么突然不见了?

大白天的怎么见鬼了?

所有人莫名其妙地感到了阴风阵阵!

朱允熥道:“敢惹大明盐业,敢打宝船的主意?告诉王清选,告诉你们什么狗屁族长,再有下次,小心狗命!”

山羊胡子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是举一脸猪肝色。

院外又来了一批人,有人还拿着鸟铳。

朱允熥一看,直冲过去,直接撞飞了几个人。

只是短短几息,拿鸟铳的人都被扔出了院外,鸟铳被朱允熥抢到手里,掰弯之后扔到地上。

天啊,这还是人吗?

太暴力了!

此时,正在呆立的一人突然反应过来:“这位大侠,可是来自桃花岛的黄药师?”

朱允熥扭头看了一眼“郭啸天”,冷哼一声,疾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