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4章 我燕王,为吴王做嫁衣?

“王清选,咱看你脸色不对呀,究竟是怎么了?”朱元璋问道。

王清选开始瑟瑟发抖,一定是陛下发现了真相。

“陛下,臣,臣三天没见陛下,今日一见,十分激动。”王清选的嘴皮子都开始发颤。

其他官员们奇怪了,王清选似乎有些害怕,他怕什么呢?

王清选的家族富甲一方,根本不缺钱,他也不会贪腐。

陛下最痛恨的是官员贪腐,对贪腐行为就是零容忍。

而且王清选是礼部侍郎,与钱粮征收、工程建造等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几乎没有交集。

“好了,难得你有这份心,站回去吧。”

朱元璋本想把王清选提溜出来,旁敲侧击一下,让他们王家小心一点。

但想到三孙曾在心声中说,王家也许与窝寇的突然消失有关系。

因此,想让木扎儿到杭州去,专门调查一下王家,同时掌握窝寇的动向。

如果今天敲得重了、击得狠了,说不定就会打草惊蛇。

还是不动声色为好。

刚才的一幕,让大臣们莫名其妙。

朱元璋一回来,朱棣的监国身份自然解除。

朱棣感到父皇在杭州可能没有发现什么。

想调查郑和被绑事件,必须动用力量。

父皇根本就没有向杭州府打招呼,更没有带锦衣卫,怎么能调查出来?

据消息说,郑和手下的那群狼兵虽然凶悍,但应该什么都没有发现。

如果有发现,狼兵早就出动了。

那个什么“黄药师”救走了郑和,有可能只是一种巧合。

这三天时间,朱棣总算是体会了一把监国的滋味。

在奉天殿上,朱棣也没有敢坐到最上面,顶多走上几级阶梯。

这几天,朱棣干了一件大事。

朱棣联合一些大臣提出了一项建议:提高藩王待遇。

其中,流放途中返回来的周王朱橚,肃王朱楧也都提出了建议。

朱棣把这项提议作为他监国期间的一大亮点来对待。

因为他很了解父皇。

父皇曾多次说:“盖王与天子,本是至亲。或因自不守分,或因奸人异谋,自家不和,外人窥觑,英雄乘此得志,所以倾朝廷而累身己也。”

大臣们眼中,父皇是一个嗜杀的暴君,尽管他们不敢讲出来,但事实就是如此。

而在皇子皇孙眼中,父皇则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和爷爷,就算他们犯下了什么错,他也会护犊子。

说白了,父皇认为这天下就是老朱家的,当然得老朱家来分享。

在分封诸王的时候,父皇定下来:亲王的禄米是每年一万石,郡王,即亲王的世子二千石。

但是后来,朱允炆登基后,一心想削藩,并且从周王开始,拿燕王开刀。

对于暂时没有动的亲王,朱允炆把他们的禄米减少了一半。

就算是减少一半,也足够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

但这引起了各个亲王的不满。

父皇回来之后,各个亲王、郡王的禄米还保持着朱允炆定下的标准,还没有变化。

朱棣认为这是他讨好各个兄弟、向陛下展示监国水平的极好机会。

从一定程度上讲,这个机会是由二侄子朱允炆创造的。

不管什么时候,减少待遇都是要遭骂的,提高待遇都会受到欢迎。

朱棣知道,要想坐稳天下,亲王们特别是手中握有重兵的几个塞王一定要维持好。

现在将亲王的待遇提高,一定会得到他们的衷心拥护和支持!

父皇没有对朱允炆的政策进行纠偏,可能就是让自己来干这事。

因此,朱棣还让礼部侍郎王清选写了一个提高亲王待遇的奏疏,而后让大臣和在京的亲王签名。

“老四,这几天朝中有什么大事?”朱元璋问道。

朱棣立马恭敬地呈上部分大臣和亲王共同签名的奏疏。

朱元璋一看,居然是提高亲王、郡王的待遇。

亲王的禄米由过去的每年五千石提升到两万石。

郡王的䘵米由过去的一千石提升到一万石。

朱元璋一看,老四的想法居然和三孙的想法一致!

三孙说过,解决削藩的千古大难题,主要采取三招:高薪养廉!定期换防!两代即停!

老四要大幅度提高亲王、郡王的待遇!

这不就是高薪养廉吗?

高薪养廉,这是削藩的第一步!

本来想着削藩会有很大阻力,没想到老四居然第一个主动提出来了!

看来,让他一监国,思想境界马上就不一样了。

三孙曾说过,屁股决定脑袋,说得一点都不差。

朱元璋拿起奏疏又看了看,笑道:“燕王,此事办得极好!”

朱棣激动不已,看来父皇真的是很满意,不再喊自己老四,而是直接喊起了封号。

这是非常正式地表扬他!

这么多年了,父皇都没有正儿八经地表扬自己!

过去,所有的表扬都是太子朱标和二侄朱允炆的。

近两年来,所有的表扬都给了吴王朱允熥。

现在,终于办对了一件事。

这件事,不仅办到了亲王的心坎上,还办到了父皇的心坎上。

尽管一些大臣们不乐意,但他们的不乐意影响不了大局。

朱棣也采取了非常正式的称呼:“陛下,儿臣只是照您的心思办事。”

朱元璋道:“不错,不错,其实,这也是你三侄,吴王的主意。”

朱棣本来还笑意满满,听到最后就像张口大笑却飞进嘴里一只苍蝇。

我说顺着您的意思办事,您却说这是吴王的主意?

这岂不是说明,我提高亲王的待遇,是在落实吴王的意见?

我好不容易想出这么一招,最后却是为吴王作了嫁衣?

心塞了!

朱棣终于理解了当年二侄朱允炆的尴尬和不易!

干的不好,全是朱允炆的。

干的好了,全是朱允熥的。

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来体会这种苦涩了。

朱允熥能做什么?

父皇你至于如此捧他?

拿下西域,那是父皇的功劳,那是徐怀锦的功劳,那是平安等六万将士的功劳!

父皇说朱允熥的那些武器,更是荒诞到离谱。

不得不承认,大明科技院是有不少威力巨大的武器,但是你们远在两万里之外的西域,怎么可能用得上?

太过分了!

还有那个李景隆,本来是我燕王的人,没料到这个小子早就变节了!

早就投奔了朱允熥!

李景隆在朱允熥面前贱兮兮地自称“隆子”,还在大殿之中猛夸朱允熥是天神下凡!

这一切,肯定是父皇的刻意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