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6章 这医术,是治女人的

此时,朱高煦的嘴巴张得很大,可以塞下一个鹅蛋。

太震惊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吴王!

自己新结识的大哥,居然就是吴王!

本来隐瞒着自己郡王的身份,怕吓着了大哥,等到时机成熟再告诉他。

哪知道大哥恰恰就是吴王!

吴王,这是我的叫什么来着,对,是我的偶像,我是吴王的那什么,对,我是吴王的忠实粉丝!

我竟敢在大哥面前冒充大哥。

我居然在吴王面前冒充吴王。

朱高煦十分羞愧,又十分惊喜。

“大哥,吴王一直是我的偶像,我今日方才见到,实在是太高兴了!”

“能与吴王大哥结成兄弟,真是老天开眼呐!”

朱允熥仍然搞不清楚高旭与燕王府到底是什么关系。

“高旭,你莫非是张玉的手下?”

朱高煦一拍脑袋:“大哥,我太激动了,忘了告诉你了,咱们真是兄弟啊,我是高阳郡王朱高煦!”

朱允熥恍然大悟!

原来是朱高煦!

高旭,高旭,可不就是高煦?

朱允熥将他这几天的言行举止与历史上的朱高煦一对照,不禁哑然失笑!

又是冒充吴王,又是假扮黄药师,直接到妙华别院要人!

这货做事不怎么过脑子,但是,这货耿直!

并且还有一身的横练功夫!

身体素质极好!

中了唐赛儿一箭,胸口还冒着血,还有说有笑的,撑到现在还没事!

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自己与朱高煦义结金兰!

“哈哈,原来是郡王!咱们本来就是兄弟!”

朱高煦道:“大哥,千万别提郡王,在吴王面前,郡王算个求!”

“大哥,以后小弟就跟着你混了!”

朱允熥也是哈哈大笑:“没问题,我罩你!”

丘福等将士一个大眼瞪小眼,我的天啊,这是什么神仙组合呀!

一个是废物吴王,一个是无脑郡王,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十万燕军,马上就要换称号了:十万吴军!

有这两个人物在,十万人马真不知道被他们祸祸成什么样子。

真不知道燕王妃是怎么想的,十万燕军,一个人员都不许调换!

“纪老三,负责警戒!”

“徐怀锦,负责治伤!”

朱允熥严肃起来,大声吩咐。

纪老三大手一挥,早有军士跃上围墙,散向四周。

朱允熥从系统空间兑换出了药棉、棉签、镊子、绑带、纱布、碘伏、蒸馏水、双氧水、云南白药、针等,直接放到了场地中央。

在西域之时,徐怀锦跟着朱允熥学会了给军士们处理伤口。

可以说,徐怀锦算是大明第一个女护士,在处理伤口方面,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当世无双,连李时珍都不如。

在西域之时,徐怀锦的军事计谋没有发挥什么作用。

倒是在军士的伤口处理上,徐怀锦显出了极大作用。

这让徐怀锦甚至感到有一些荒诞不经。

此时,看到熟悉的药口,徐怀锦仿佛又回到了两年之前的西域岁月。

大漠、冷月、黄沙。

西风,草原,骏马。

当然,还有一个他。

那个他,已经是实实在在地成为了她的他!

“锦锦,先看看高煦的伤。”

朱高煦根本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给男人来处理伤口!

这是大哥的女人!

当然,也是自己的表妹!

徐怀锦认真地处理伤口,非常熟练,看起来真叫专业!

一个又一个步骤,非常认真,处理完毕,徐怀锦认真地说:“歇个十天半月,就痊愈了。”

“不会破伤风吧?”朱高煦问道。

在古代,有了外伤得破伤风的可能性极大。

伤口死不了人,破伤风死人多。

凡是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不会,经过这种方法处理的,不会得破伤风。”徐怀锦认真地说道。

徐怀锦又开始处理丘福的伤口。

丘福这下子相信了。

这些药物,除了棉花、绑带这些东西他见过,其他的完全没有见过!

看看那些包装,还有瓶子,那么的精致,一看就不是凡品!

就凭这一点,让大家的信心一下子增加了五分。

再看徐怀锦刚才的处理手法,信心又增加了三分。

一个女郎中给自己处理伤口,并且还是燕王妃的亲侄女,还是智计百出的徐军师,丘福根本都不敢正眼看徐怀锦。

但徐怀锦却是落落大方。

“丘将军,我在西域给军士们就是这么处理伤口的。”

徐怀锦边用双氧水擦边道:“这些都是吴王教给我的。”

朱允熥道:“不对,主要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

徐怀锦妩媚一笑道:“六万明军凡是受刀枪伤的,没有一例死亡。因此,六万明军的战斗力非平时可比。”

“在西域军中,能够这样处理伤口的人,嗯,是军医,每五十人就有一个。”

丘福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只有区区六万人,就能打下整个西域!

敢情是他们不怕受伤!

受伤后有人料理,还不会得破伤风!

这样一来,将士们打起仗来就没有什么顾忌!

这样一来,对手的气势就会被压下去!

此消彼长,胜负就已经决定。

丘福马上道:“下面,徐军师要给大家治伤,你们都看好了,都给老子学会!”

朱允熥欣赏地看了一眼丘福,这人已经五十多岁了,脑瓜子反应倒是挺快。

徐怀锦一个一个地处理,所有军士都收起了不好意思的心思,认真地看,认真地记。

徐怀锦的速度本来很快,为了让大家学习,故意放慢了速度。

一边处理,一边解说。

已经有不少军士记住了操作步骤和注意事项。

丘福带着所有人员向徐怀锦施礼感谢。

随即,丘福大声吼道:“蓝莲教,老子与你势不两立!”

“郡王,请下令,等到兄弟们聚齐,我灭了这蓝莲教!”

朱高煦看了一眼朱允熥,心道,灭了蓝莲教,老大恐怕不同意呀。

看这样子,老大已经把蓝莲教的教首和圣女都拿下了!

“丘福,等你的人到齐,马上返回北平待命!”朱高煦道:“蓝莲教的事,我大哥自有分较!”

纪老三站出一步道:“丘将军,此事由我们狼兵来办!”

丘福说道:“从妙华别院来看,蓝莲教在此经营已久,要连根拔起,狼兵的人员恐怕也不够,不如我们合兵一处,一举扫清匪患!”

徐怀锦道:“丘将军,此事就由吴王和我来处理吧。”

丘福见徐怀锦也如此说,只得答应。

徐怀锦心道,把蓝莲教连根拔起,对于吴王来说,轻而易举!

唐赛儿和况小宛不管藏到哪里,吴王都可以刹那间手到擒来,只要他愿意。

丘福带着人坐船北返。

朱允熥则是把纪老三和他的狼兵先送回了杭州船厂。

朱高煦怎么着也想跟着吴王,哪知道吴王脸一顿:“高煦,你先随丘福返回。”

朱高煦道:“大哥,我想跟着您学东西。”

“你先回北平,打听打听鞑靼的动向。”

“你嫂子要跟我学医术。”

“大哥,我也要学!”

“不,这医术你不能学!”

“这医术为何我不能学?”

“这医术,是治女人的。”

“大哥,治女人,好医术!我也学学怎么治女人!”

朱允熥一脚踢了过去:“滚,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