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深仇大恨

这个夏无言不会想对自己那个吧!

一想到这里,太后面色又唰的一下变白了。

说起来,两人身份摆在这里。

如果他从了夏无言,不被外人知道还好。

一旦被满朝的文武甚至天下百姓知道了,自己可就再也没脸了啊!

但是夏无言又是大夏皇朝当今的陛下。

说白了,他就是这大夏的天!

所有人都是他的子民。

哪怕自己是太后,也一样!

如果自己不顺从他的话,万一招惹到了他,这可如何是好!

这货,当年可是直接陪葬了几万人啊!

暴君啊!

而且,他的实力还极强,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管从任何方面来说,自己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想到这里,李月珂连忙朝着夏无言说道:“陛下,哀家可是太后!”

“朕知道!”

让李月珂没有想到的是,夏无言竟然如此快速的回应了她。

这倒是令她更加心惊了。

不料,夏无言下一句话就令她面色大变。

“朕万万没想到,这大夏皇朝的太后竟然还会写情书,而且还是先皇在世的时候!”

夏无言说完,便双手抱在胸前,笑眯眯看着李月珂。

“你...你...”

李月珂白着脸,一连退后好几步,直到靠在了凤柱上,伸出手指着夏无言,瞪大了双眼。

“其实,朕觉得太后文才非常不错,有意来切磋一番!”

夏无言笑了笑,直接大步朝着李月珂走去。

而李月珂此时心中就如同万马奔腾,完全不知道该如此才好了。

甚至在脑海中开始放下警惕了。

毕竟,自己的把柄已经被他抓到了。

如果他杀了自己,自己也无话可说。

可是,自己还有大仇要报!

所以,自己不能死!

想到这里,她深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心情,朝着夏无言开口道:“陛下,哀家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哀家有一个要求,只要你同意,哀家就是这笼中金雀!”

李月珂的话倒是引起了夏无言的兴趣。

没想到,这个女人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跟自己谈条件。

可见,她,极为聪明!

其实,这很正常!

毕竟,这个李月珂能在先皇后宫中杀出一条血路,登上皇后宝座,没点手段?

谁信啊!

夏无言停住了步伐,站在远处肆意的扫着李月珂,那目光就如同火焰一般,令李月珂浑身上下火辣辣的。

就在李月珂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夏无言收回了目光,随后冷漠的开口道:“说吧,你想让朕做什么!”

“哀家要灭了大乾!”

随着李月珂话音落地,夏无言瞬间就愣住了。

灭了大乾?

这个女人不是大乾皇朝的安平公主吗?

她为何要灭了大乾?

难不成他和大乾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不像啊!

夏无言的大脑在快速运转!

忽然,想到一个重点!

那就是上次这个李月珂给自己推荐了一个来自大乾的“人才”叫谢安。

自己以为,这个女人安插了一个奸细进来。

此时听到她如此咬牙切齿的要灭了大乾。

夏无言瞬间明悟了。

“难怪最近国运没有减少!”

夏无言下意识了嘀咕了一句。

“陛下,您说什么?”

由于夏无言的声音比较小,所以李月珂听得也是模糊。

隐约好像有什么国运。

难不成?

他认为大夏此时不适合进攻大乾吗?

想到这里,她连忙开口道:“陛下,哀家这些年来,在大乾安插了不少眼线,情报都在哀家这里,您可否看上一看?”

李月珂说完之后,当即就转身来到床榻之前。

掀起被子后,再次拉开了木板。

随后床榻上露出黝黑的洞口。

李月珂从里面拿出一个五十公分左右的漆木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堆满了密信。

粗略望去,竟然不下百封!

卧槽!

夏无言完全懵逼了啊!

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背地里做了如此之多。

夏无言一脸懵逼的伸出手拿了一封密信。

打开一看。

只见上面详细标注了大乾和大夏接边的滕州军防布置。

甚至连那守将的信息都写的清清楚楚。

可想而知,其余的密信,定然将这大乾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

如此重要的情报,定然可以使他们大夏一举攻破大乾啊!

可是!

自己他么的是来当昏君成仙的!

劳资灭了大乾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

不行!

绝对不行!

夏无言的面色当即就变了!

只见他一把盖上盒子,然后面色阴沉的朝着李月珂说道:“此事,朕已知晓,你不许让第三人知晓,懂吗?”

李月珂连忙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夏无言是什么打算。

但是,李月珂心里明白。

如此一个重要信息,对于任何一位帝皇来说,都会极其慎重!

毕竟,国战不是随便打的啊!

而,夏无言是压根都没有朝国战方面想。

开玩笑,万一灭了大乾,导致国运大涨,自己可怎么办?

而且,现在更重要一点就是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李月珂的真实想法。

那么,就证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被李月卡安插进来的谢安并不是一名奸细。

劳资竟然还让他留在京师工部当官?劳资这是脑子有泡吗?

不行!

抓紧给贬出去!

但是,自己才安顿他没多久,如果直接贬他的话,那文武百官会不会极为不服?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夏无言回头看了李月珂一眼。

虽然这个女人很美。

但是成仙更为重要啊!

当即就转身离开了慈宁宫。

留下一脸懵逼的李月珂,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打算。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将这些年来的情报全部交给陛下了,想必他定然会认真衡量!

“大仇,当以得报!”

李月珂看着夏无言远去的背影,胸中的熊熊烈火也燃了起来。

如果他真的愿意替自己报仇。

那么,自己就当他的笼中金雀!

反正,跟谁都是跟!

下定决心后,李月珂悄悄关上了房门。

而夏无言此时刚刚回到养心殿。

唐小雅和魏雪儿此时已然醒来,太医正在旁边小心的服侍着。

“你们都出去!”

夏无言面色发黑,朝着宫女太监以及太医吼了一嗓子,这群人立马就撤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