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觐见陛下

“这个关陇,你了解多少?”

魏尽忠开口问向了王兴业。

“宰相大人,小人被这镇台令的师爷控制了足足六年,这六年来一直浑浑噩噩,对关陇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小人知道,这个组织势力极大!”王兴业连忙回道。

对王兴业来说,这六年简直就是噩梦。

“此事极为重要,我一人无法做主,可惜今日已经晚了,陛下已经休息了,明日,我赶早进宫,到时将情况反馈给陛下!”

魏尽忠说完,便令管家将王兴业带到客房落塌休息。

直到王兴业走后,谢安这才朝着魏尽忠问了一句:“大人,难道这就是陛下派下官去漠北的原因吗?”

“不无这个可能,不过,具体情况,还需要明日询问过后,方能知晓。谢郎中,你暂且先回去,在京师等一段时间,等陛下那边有消息了,在前往漠北不迟!”

“下官告退!”

听到魏尽忠的话,谢安也是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自从他来到大夏,就一直潜心研究那本《天工开物》。

而京师的官,不论大小,都是比较忙的。

就算不忙,那事也比较多。

其实对于谢安来说,这次陛下将他安排到了漠北,这也有一定好处。

毕竟,漠北距离京师足足二千余里,山高皇帝远,京师很难管到他们。

而,漠北这种小城,平日里,事情也不会太多。

能潜下心来认真研究,也是非常好的!

第二日,一大早的魏尽忠就赶到了皇宫。

此时正站在养心殿前小心的候着。

“宰相大人,这天寒了,要不您去暖房等候吧!等陛下起来了我立即通知您!”

小德子候在殿外,看到魏尽忠这个老人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心里还是比较难受的。

和自己不同。

这个魏尽忠只不过是一位普通人,而且因为当年当县令时受了风寒,体质比较虚,遇到天寒的天气,更是如此。

“公公,我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必须第一时间告诉陛下。”

魏尽忠将被冻红的双手放在嘴前,哈了一口热气。

“唉,这样,洒家替您唤一下陛下吧!”

看到这里,那小德子也是有些难受,当即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就有劳公公了!”

魏尽忠也是很客气。

毕竟,这个小德子如今是陛下的贴身太监,一般来说绝对是权势滔天的。

但是这个人反倒是极为小心谨慎,哪怕面对文武百官时,也是客客气气的。

所以魏尽忠对他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陛下!”

小德子走到殿门外,小声的喊了一声。

“何事?”

说起来,小德子压根不报任何希望的,结果,万万没想到,夏无言竟然第一时间就回应了自己。

这也就是说,陛下已经醒来了、如此,可就太好了。

小德子双眼立马就亮了起来,连忙开口道:“陛下,宰相魏大人有要事求见!”

“朕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吧!”

说起来,夏无言这一夜都没怎么休息,一直在琢磨太后的事。

而魏雪儿和唐小雅也让人给抬回她们自己的寝宫了。

此时的养心殿,只有他一人!

陛下开了口,小德子也是颇为激动,连忙跑下台阶,将魏尽忠给扶了上来:“大人,陛下见你了!”

“好,好!谢谢公公了!”

魏尽忠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宰相大人不必客气,这都是做奴才的本分事!”

小德子说完,便将魏尽忠引进了养心殿,随后便小心翼翼关上了殿门。

一进屋,就看见夏无言坐在高座之上,似乎在想事情。

魏尽忠连忙上前朝着夏无言一拜道:“陛下!”

“恩,你是不是为了谢安的事才来的!”

夏无言抬起头,看向了魏尽忠。

“陛下,并不是啊!”

魏尽忠一脸懵逼的回了一句。

“不是?那你为何这么早就来找朕?”

夏无言也是好奇。

“陛下,唐教头派人送了一封密信,老臣觉得事关重大,所以第一时间便前来报告了!”魏尽忠说完,便将怀中的密信取了出来。

“唐教头?”

听到魏尽忠的话,夏无言愣了一下。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早已将这个唐小雅的弟弟给遗忘了。

万万没想到,这货竟然给魏尽忠写密信。

难不成?

他已经到凉州了?

差不多!

从他走到现在,差不过已经多了一月左右。

哪怕是坐马车,也该到凉州了。

只是让夏无言纳闷的是,这个唐去病,不好好的招练新兵,写密信干啥?

难不成,漠北还有别的事?

心中满是好奇的夏无言朝着魏尽忠说道:“你呈上来吧!”

随后,魏尽忠便将密信交到了夏无言的手中。

夏无言打开开了一眼,瞬间就愣住了。

“关陇?”

良久,两个字从夏无言口中道了出来。

魏尽忠候在一旁,听到夏无言的声音连忙问道:“陛下,您知道这个关陇?”

夏无言抬起头看向了魏尽忠,眼神中满是震惊。

因为他还真的知道!

穿越前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历史剧。

怎么可能被听说过关陇啊!

万万没想到这个平行世界里,竟然也有这个关陇组织。

要知道,这个组织极其强大,甚至可以操控帝国的建立和灭亡。

相当于一个炸弹在身旁放着,不知道何时就会炸!

夏无言这还没成仙呢,肯定有所忌惮啊!

“魏爱卿,此事,在京师内都有何人知道?”

想到这里,夏无言面色一变,连忙问道。

“陛下,这密信是半夜送来的,只有我和谢郎中知道!”

魏尽忠连忙回道。

“好,朕知道了,此事你们不要再提了,等我想清楚后,在安排相关的事,现在你速速回去,让谢安动身前往凉州!”

夏无言说完,想了一下,然后拿起毛笔,亲手写了一封信,然交到了魏尽忠手中:“这封信,只有唐去病才能看,你切记!”

“老臣遵命!”

魏尽忠收起密信,连忙告别了陛下,转身就离开了养心殿。

离开皇宫后,他并未直接回家,而是让车夫调头前往谢安的府邸。

将此事交给谢安来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