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日月十三枪

凰青岚最后也没有说太多,她知道,凰蓝瞳性格刚烈,林术不过是一个小太监,万万不敢忤逆凰蓝瞳的命令的。

“来,替我按摩一下。”

凰青岚躺着藤椅上,放松了身体。

不过呢,只是按摩,林术还是招架得住的。

“那天,你在大殿上展现的文采极为出众,以前你是书香门第?”凰青岚很享受林术的按摩,她是打听过的,林术在北幽宫,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给凰蓝瞳按摩,难怪凰蓝瞳如此喜欢,原来可以这么舒服。

“额……算是吧。”林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前身是个懦弱性子,也不够聪慧,出身相府,却一事无成,除了林玄德丞相的有意阻止外,他自己天资不够也是主要原因。

所以,林术很清楚的知道,前身仅仅是给予了他一副身体,以及一部分对这个世界的记忆罢了。

“来,念首诗听听。”凰青岚闭目养神,全身心的放松。

“念诗啊。”林术喃喃,甚是为难。

“怎么,不会吗?”凰青岚猛地睁开了双眼,露出水灵灵的眸子,正好和林术对视。

“不是,会,肯定会啊。”林术避开了凰青岚的眼神,笑了笑,“不知公主殿下想要听什么诗?”

“需特别一点的。”

“特别点的啊。”林术想了想,想到了,“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凰青岚听完,细品一番,不由得露出笑意,问道,“这是你写的?”

“显而易见啊。”

“真有意思。”凰青岚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当然啦,林术知道,这首诗,不会有人说不好,毕竟懂诗的不懂诗的肯定都可以信手拈来其中两句,可见有多热门。

凰青岚让人记下了这首诗,说留下来好好欣赏,随后就没有继续说,而是安静地享受林术的按摩,不久,就有点困倦,让林术退下,她自个儿午休了。

林术出了东绸宫的门方才感觉轻松一些,可是来不及开心,一个麻袋就从天而降,不等他叫出声来,就感觉自己被人来了一记重击,痛得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下意识以为是遇到前身的仇人了,可是,还没挣扎,就意识到这里很熟悉,没错,正是凰蓝瞳的北幽宫。

“怎么回事?”林术纳闷,难不成是北幽宫的人把自己给绑了?

这时,洛悠和苏雅出现在林术面前,二女看着林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好像在说:林副总管,你惨咯。

林术看着二女,背后一凉,果不其然,凰蓝瞳就在他身后,并且靠了过来,在他耳边幽幽说道,“好你个小太监,竟然跑去我大姐的东绸宫,在里面一呆就是一个多时辰,快交代,在里面干嘛了?”

“冤枉啊,公主殿下,其实是陛下让小的和大公主一起解决细盐销路的事情,我们是办公事,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再说,小的就是个太监,能发生什么?”

林术欲哭无泪,心想凰蓝瞳的占有欲也太强了吧,这点事都能够大做文章。

“是吗?”

凰蓝瞳半信半疑,显然,平日里林术不老实她是知道,就凭这一点,她就很难相信林术面对凰青岚时无动于衷。

“真的啊,我的公主殿下,小的就是你的专属太监,有你还不够吗?招惹大公主殿下作甚?”

“哼,算你会说话。”

凰蓝瞳还算满意这个回答,但是,她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林术,毕竟,她作为武将,整日呆在皇宫里面,很闷的,每天都要变着法子找乐趣,不然浑身难受。

“来啊,把他带去浴池,本公主有新玩法。”

一说到浴池,洛悠和苏雅就兴奋起来,二人一前一后,把五花大绑的林术抬着就走。

林术的眼泪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下来,苍天啊,别人重生就是创业发财,建功立业,我他喵的在这里被几个绝色美女当成玩物,毫无人权,说出去怕是要给各位重生的前辈丢脸了。

浴池内,水汽弥漫。林术被脱光了,靠在池边,左右分别是全身湿漉漉的洛悠和苏雅。

说实话,洛悠和苏雅二女的身材也是一绝,而且,她们是练武之人,身上可以隐隐看到一点肌肉线条,就像时尚杂志的美模身材,该挺的地方听,该收的地方收,美轮美奂,让人欲罢不能。

当然啦,林术并不是来洗鸳鸯浴的,而是来给凰蓝瞳当陪练的。

原来,凰蓝瞳正在修炼一种古老的枪法,名曰《日月十三枪》,据说想要练成完整的十三枪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前十二枪,凰蓝瞳在前年已经熟练掌握,唯有残缺的第十三枪,一直没办法练成。

功法是残缺的,对于其中的苛刻条件已经丢失,所以,凰蓝瞳只能自个儿慢慢摸索。经过两年的摸索,她觉得应该是需要一个特殊的人助其练就此枪法。

日月嘛,日为阳,月为阴,很有可能是需要一个阴阳人作为介质才能领悟其中的奥秘。

凰蓝瞳并不是讨厌太监,而是过去给她的太监没有一个适合助她练功,直到最近,她发现林术是的不错的人选。首先,林术从未练过武功,身体筋脉仍然处于最原始最单纯的状态,从他身上夺取内力,兴许可以练成日月十三枪。

“什么东西?”

林术听完凰蓝瞳的计策,懵了,老子武功都不会,还要被你和臭娘们吸取内力,想啥呢?

“小林子,不必担心,本公主有分寸,绝不会让你内力全失而死的。”

凰蓝瞳拍了拍林术的胸脯,说得倒是非常轻松。

林术真的流泪了,这一天,北幽宫的浴池内,林术差点被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