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晋升

经百花楼的运作,翎国的细盐在半个月内就已经卖到了北方蛮荒部落那边,一听说是细盐,甭管多少钱,大家都抢着买。

源源不断的银子流到了百花楼手里,百花楼也是头一次赚得这么满。

袁三海开开心心的把钱送来宫里,林术和凰青岚负责接手处理。袁三海见到林术,态度有上次有些许不同,主要是林术的的确确给百花楼带来了实质性的收益。

“林文副总管,翎国的细盐果然是好东西,现在各国都知道翎国有细盐售卖,纷纷要求大量购买,我们想不发财都难啊。”

“嘿嘿,还得是袁管事与百花楼办事效率高啊,不然都没办法这么快赚到钱。”

“哈哈哈,有钱一起赚,有钱一起赚啊。希望以后宫内还有什么生意林文副总管可以第一个想到我袁某。”

“只要合作愉快,定然找袁管事。”

二人交流甚欢,不过彼此都有工作,交接无误以后就得各自忙去了。

“半个月足足有五十万两。”凰青岚对了账目,都快傻眼了,半个月就有五十万两的巨额收入,翎国何时有过这样的壮举?

想到这里,凰青岚又对林术这个小太监改观许多。看着阳光下棱角分明的林术,她也忍不住想:生得俊俏,可惜是个太监。

金国皇都燕京,皇宫。

“什么?怎么会?”金国皇帝周广勇听到来报,又惊又怒,“怎么可能?南翎哪来的细盐?”

“回陛下,确实匪夷所思,但是南翎的细盐都已经卖到我朝来了,不可能有假。”金国现任丞相李素颤颤巍巍的说道,“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南翎既然可以大规模售卖细盐了,说明他们掌握了比我朝更加高明的炼制技术,这点对我朝非常不利。而且,老臣听闻,南翎与东宁为千鸟城正准备开战呢,原本南翎与东宁就是相互制衡的状态,只要他们两国实力接近,彼此骚扰,就不会威胁到我朝,但是,如今南翎掌握了细盐生意,这可是暴利,任由其发展,恐怕不用多久,南翎就会变得强盛起来,到时候……怕是会威胁我朝。”

“……”

听完李素的分析,周广勇陷入了沉思,许久,道,“马上传令下去,派人调查清楚,南翎的细盐秘方从何而来,当然,能够偷取秘方最好。”

“是。”

李素退下,着手安排。

金国皇都燕京,北漠商号总部。

“南翎皇都的分部怎么做事的?”北漠商号的老板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看到关于南翎细盐的事情,气的把手里的高价茶杯都摔了,“细盐生意这么重大竟然被百花楼抢了去。”

“老板,真不是那边的人办事不力。而是不知百花楼使了什么手段,让南翎皇室直接找了他们谈生意,最后还是三、七分谈妥的合作,虽然百花楼只拿了三成利润,但是也足够赚得流油了。”

“不必多说,马上安排人去找南翎人谈,我北漠商号愿意二、八分成合作,只要可以拿到这笔细盐生意。”

“可是……二成,太低了吧。”

“先拿下再说。”

“好吧。小的这就去办。”

受细盐生意的影响,各方势力开始闻风而动,从四面八方向南翎皇都花仙城而去。

翎国皇都花仙城,皇宫,洛神殿。

朝会上,凰青岚公布了细盐生意打通以来带来的收益,仅半个月就为国库填充了五十万两的收入,这个数目,顶翎国十个城池一季的税收。

满朝文武听罢,无不惊讶。

“母皇,多亏林文副总管提供细盐秘方,不然我朝也很难有今日的辉煌,理性奖赏。”凰紫沐竟然是第一个站出来替林术请赏的。

“好,林文副总管上前听赏。”女帝也是爽快的答应了,站在边缘的林术赶紧过来跪下,“林文副总管,不仅文采过人,还为我朝带来福祉,功不可没,朕决定封你为总管,统领宫内大小事务,钦此。”

“微臣,谢主隆恩。”

副总管变总管意义可就大了,副总管怎么说都只是闲职,总管才是真正的大官,随便出入宫廷各处,宫里的宫女太监都得听他的指挥,位高权重啊。

只是前任总管陈灼芳就很难受了,没想到自己带进来的小太监竟然有一天把他的饭碗给抢了。

成了太监总管,林术走路也不需要对那些大臣卑躬屈膝了,反倒是那些大臣,要借他这个总管和后宫的公主或者女帝身边的护卫打好关系,而对他恭恭敬敬的。

获得实权,林术可以自由出入后宫,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桑九。

“少爷,太好了,你现在是太监总管,拥有实权,离我们的计划又进了一步。”桑九看起来比林术还要开心。也可以理解,毕竟林术不是前身,虽然凭借记忆可以理解家族仇恨,但是,终究不是自己的仇恨,不免没有那般恨之入骨,而桑九是林家忠诚的老仆,为了接应林术出逃,甘愿当太监潜伏南翎十年,他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林家人,自然会对报仇有着强烈的执念。

“还不能高兴得太早。”林术没有那么乐观,“我现在只是掌握了一部分实权,作为太监总管,可以做很多事情,可是还远不能影响女帝的判断。”

“那怎么办?”

“得再筹划一下,再立几个大功,彻底取得女帝的信任,直到我的话可以直接左右她的决定为止。不然,女帝是不会为了帮我们报仇而出兵讨打金国的。”

“有道理。果然是少爷想得周到。”桑九很高兴,自家少爷可以心思缜密,同时,他又担心,“少爷,你万事小心,你立的功越多,越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一旦你变得非常显眼,必然有人会调查你的过往,现在我们势单力薄,很难保证你的过去不会被查出来。”

“嗯。我会做好应对措施的。”

二人不能说太久,免得被人注意,引起怀疑,所以差不多就形同陌路的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