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燕铃铛

林术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眼下,无论他如何遮挡,都感觉自己被全方位无死角的盯着。如果是凰蓝瞳,他还可以习惯,但这燕铃铛才第一次见啊,就如此坦诚相待,未免有点为时过早了吧?

“摆脱,姐姐,你这样子看着,我很有心理负担啊。”

“叫师父。”

燕铃铛纠正林术对她的称呼,随后,也动手解开了自己的束带,缓缓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你干嘛?”林术退了半步,自己现在可是太监啊,别搞这些,真的有可能绷不住破功的。

“解开你身体筋脉的封印唯有一法,那就是以我的内力冲破封印。”燕铃铛解释道,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林术的手,道,“你一个太监怕什么?”

“我……”

“废话少说,坐好。”

燕铃铛一把将林术摁在地上,林术身子骨弱啊,只能任由宰割了。

之所以要坦诚相待,完全是因为燕铃铛追求最高效率。时间有限,她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只能说给林术施加封印的高手太厉害了,以燕铃铛八重武功的程度还不足以轻而易举的冲破封印。

约莫过去了一个时辰,林术感觉浑身燥热,身体里除了血液竟感觉又多了一丝丝流动的气息,这是内力开始流动的迹象。

燕铃铛虚汗直流,运功完毕之后竟然虚弱得差点倒下,还好林术一把抱住了她。

燕铃铛靠在林术怀里,休息了一会儿,又脸红起来,立马起身,一转身的功夫,散落在地的衣物就回到了她身上。

“好啦,你的封印已经解开,你可以同正常人一样习武了。”燕铃铛挤上束带,道。

“多谢师父。”

林术拜谢。

穿好衣服之后,燕铃铛给了林术一本秘籍,名曰:玉女心经。

“……杨过同款。”

林术看到秘籍,大吃一惊,忍不住翻看起来。没想到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真的玉女心经。

“什么?”燕铃铛有点虚弱,以为林术有什么疑问。

“没有。”林术也不知道杨过学的玉女心经内容是什么,只知道这个功法应该男女共同修行吧?

“心法已经详细记录在秘籍中,全书共九章,头三章都是基础,你未曾学习武功,就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

“我一人可以学成?”林术问,他还在想,这是不是双修功法。

“前期那么简单,如果你自己学不来,只能说你没有习武的天赋。时候不早了,赶紧开始,不然三公主殿下那边要怀疑了。”

“好吧。”

显然,燕铃铛误会了林术的意思。

没办法,美梦落空了,这个《玉女心经》并不是什么杨过同款的双修功法,林术只能自个儿学了。

打坐运功,这是最基础的方法。

燕铃铛有些乏累,站在一边靠在树干上看着林术。

林术根据心法,调整内力的运行,很快就产生了效果,感觉体内有着很强的力量迫于释放出来。

前三章就是最基础的内容,教授如何掌控内力,林术尝试着运行内力,就像在身边拨动水一样,环绕身边的内力就把落叶和尘土卷了起来,越来越高,越来越快,十分夸张。

“喝!”

林术一声喝,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体内迸发出来,林子内落叶飞旋,尘土飞扬。燕铃铛抬手挡住了飞尘。

许久,林子内又恢复了平静,燕铃铛有些震惊,“还不到半个时辰,你就能够如此熟练的运功了吗?”

“啊?这算很厉害吗?”

林术不懂所谓的武功,他都是跟着感觉来的,哪里想到可以有这么大的威力?

“不算。”燕铃铛脸色一变,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远处的一块磐石道,“今夜你若能够用内力打碎那块石头,就算学有所成了。”

“开什么玩笑?”

林术过来摸了摸磐石,这是花岗岩啊,硬度这么高,自己那点内力怎么可能可以给它造成伤害。

“没开玩笑,今夜子时你必须要回到营地去,不然公主殿下会怀疑,你只有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了,赶紧动手吧。”

燕铃铛说罢,就在一边坐下打坐了,她今夜内力损耗太大,甚是疲惫,不得不休息下。

林术没办法,只能尝试运行内力攻击磐石,第一次凝聚内力于掌心,一掌过去,落叶飞舞,而磐石,纹丝不动。

“根本不可能做到啊。”林术看着掌心,这会儿,他的内力就像风,可以吹动落叶尘土,却不可能打破磐石。

回头看了看燕铃铛,她正闭目养神呢。

只能靠自己了。

林术又一次凝聚内力,这一次更加猛烈,可惜还是没办法对磐石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林术挠着脑袋,徘徊许久,又看了看燕铃铛,燕铃铛压根不理他。无奈,林术只能自己想办法,想了许久,摸到了怀里的《玉女心经》,说不定可以从中找到一点办法。

《玉女心经》一共九章,每三章为一期,分前中后期,刚才林术很轻松就掌握了前期的心法,也就是学会了运行内力,既然如此,能不能马上学习中期的呢?

翻看心经的第四章,里面记录了一些运功聚力的方法,林术看着,忍不住就在手里拨弄内力,把像“风”的内力逐渐转化为“水”,“水”的威力大于“风”,但是依然不够打碎磐石,唯有把“水”变成更硬的状态,同磐石硬碰硬才行。

这一点很难,不是说想就可以想的,林术需要不断的尝试,然后失败,再尝试……一遍又一遍,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明月从东边一直到了中天,星辰也跟着改变了位置……

燕铃铛睡得很香,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觉了,突然,一阵凉风吹过,她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置身于林子内,不知何时在软绵绵的落叶堆里睡着了,身上竟然盖着林术的外衣。

“人呢?”

林术不见了,抬头看看天,已经接近黎明了。

林术显然已经回营地去了,燕铃铛摇摇头,“这小太监,果然不行。”

燕铃铛说着,眼神的余光瞥见磐石,她转头看去,磐石还是那块磐石,只是,上面赫然出现了一道小臂长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