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前夕

林术从林子回来,本想直接回营帐的,却遇到了带兵巡逻的乔长河。

“林文总管,大战在即,你还有心思游山玩水?”乔长河一直都对林术这个太监有意见,他作为前线的大将军,武功高强,杀敌无数,他可以听从公主的号令也可以听从女帝的旨意,唯独不想听一个小太监指手画脚。

“嘿嘿,这不见识短浅嘛,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得到处走走。”

林术听出乔长河这是轻蔑的话语,但是他不想跟一个粗人胡搅蛮缠,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说罢,林术就要离开。

“站住。”

乔长河见林术如此无礼,就要上去抓住其肩膀将人留下,没曾想林术一个转身,一股内力漩涡席卷而来。这股内力柔而不虚,就像一股飓风,让毫无防备的乔长河不由得退了三步。

“你会武功?”

乔长河震惊,习武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林术绝非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

“哼,乔将军,你对我一个太监总管有意见我可以理解,但是,大敌当前,我们应该共同抗敌,而不是搞窝里斗。我本以为你会以大局为重,没曾想你竟如此心胸狭隘,实在让人惋惜。”

林术心情不好,主要是被燕铃铛打了一顿,身体的疼痛带来的坏心情又被乔长河给激发出来,这会儿真的忍不住。

林术说完,转身就走。

这一次乔长河没有再阻止。

凰蓝瞳忙于战事,似乎都没有注意过林术这两天很少在她身边,马上就要拔营出发了,她想起来很久没有让林术给她按摩,不由得就想来一次,便直接去了林术的营帐。

“小林子……”

凰蓝瞳掀开了林术的营帐,林术吓得手忙脚乱,原来,林术躲在里面处理伤口,燕铃铛下手没轻没重的,他浑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你怎么了,小林子?”

凰蓝瞳见状,甚是心疼,忙是过来查看,“小林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本公主定然不饶他。”

“没事,没事,我自己摔的。”林术笑着解释道。

“你当本公主是傻子吗?摔的打的本公主会看不出来?”

“嘿嘿,还是公主殿下厉害。”

林术嘿嘿一笑,一脸轻松,也没有说怎么回事,事实上,他是不能说。

“哎呀,是不是军中有人不服你?”凰蓝瞳其实比任何人都知道,林术只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太监,被任命为军事参谋,定然有人不服,军中都是蛮横的军人,心中不快多是拳脚说话,指不定林术就被军中的人给报复了。

“哪有,军中融洽,谁敢对我动手啊。”林术解释道,“公主殿下,这时候最要紧的是攻下千鸟城,管这些有的没的干嘛?你躺下,我给你按摩,按摩。”

凰蓝瞳本想追问的,结果林术没有给她机会推着她躺下了。

林术手脚麻利的解开了凰蓝瞳的衣服,给她来了一次全身按摩。

既然林术不想说,凰蓝瞳就不继续问了,大不了事后再调查。

次日,大军拔营,浩浩荡荡向千鸟城进发。

路上,林术同凰蓝瞳同乘一辆车,这是凰蓝瞳给他的特权。

“公主殿下,接下来我会把我的计划告诉你,但是,这件事不宜太多人知道,不到最后,绝对不要暴露,不然,我怕军中会有东宁的探子,如果计划败露,我们将很难取胜。”

沉寂了几天的林术终于打算将自己的计划分享给凰蓝瞳了,凰蓝瞳自然洗耳恭听。

南翎大军很快到达千鸟城外二十里,在此安营扎寨,准备发动进攻。

千鸟城内警锣响起,东宁军马上开始行动起来,准备应对南翎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

杨硕带领杨家五虎来到千鸟城西门城楼上,远眺再远处密密麻麻的南翎军帐。

“义父,不出所料,他们果然在二十里外驻扎,正是我们主动出击,发动夜袭的好机会啊。”杨宇大喜,南翎的战术和他们想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南翎的女人们怎么会想到我杨家的探子早就把他们盯得死死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杨超得意道。

“很好,传令下去,入夜之后兵分三路摸出去,一举灭了他们。”

杨硕怎么也没想到南翎那边的人如此大意,不过,也在预料之中,毕竟凰蓝瞳武功高强,向来傲慢,目中无人,就算她知道军中有敌军探子也不会在意,如此大意,只能吃败仗了啊。

杨家五虎已经很久没有真刀真枪的打过仗了,这一次可是出手,更是个比个兴奋,五人兴高采烈的下了城楼,乐此不疲的谈论着今晚要杀敌多少,更是扬言要比谁杀敌更多。

话未说完,杨忠就撞到了一个负责城边清洁的老头。城边是兵营,每天士兵派出来的废物有多少可想而知,所以这种搞清洁的老头多的是,不过,脏也是真的脏。

“大胆,没长眼吗?”

杨忠感觉浑身都是臭的,一脸厌恶的斥责道。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以后一定注意。”老头儿赶紧下跪认错。

“哼,下次注意点。”杨忠拍了拍铠甲,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是觉得臭。

“好啦,五弟,跟一个掏粪的计较什么?”杨宇说道,示意杨忠赶紧走,时间不等人。

“来了,大哥。”

杨忠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到杨家五虎走后,老头儿才抬起头,脏到已经认不出容貌的脸上只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五虎离开,随后,老头儿就继续去干活了。

凰蓝瞳带领众将出来观察千鸟城的地形。千鸟城西门一览无余,没有树木也没有山坡,只有不过膝盖的野草,这样的地形根本不足以作为掩体。

“公主殿下,明日还请让末将出去叫阵。”乔长河上前主动请缨。

“不。”凰蓝瞳一口拒绝,“这场仗,我们不斗将,不想浪费时间,用最短的时间取下千鸟城,然后阻挡东宁军来支援就行。”

“可是,东宁军不开城门,我们强攻也很难攻下城池啊!”乔长河不解,东宁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可以轻易攻下千鸟城呢?

“乔将军不用着急,你只需等着就行。”

凰蓝瞳没有解释什么。乔长河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林术,心里不由得嘀咕,不会是林术出的馊主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