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我保护你啊

“嘿嘿,公主殿下,你的身体我都看光了,还怕我再多看一眼?”

林术光明正大的进了元帅帐,甚是不注意一点主仆关系。凰蓝瞳很是无奈,道,“既然来了,那就给本公主处理一下伤口,若是弄疼了本公主,定然让你人头落地。”

“遵命。”

林术笑着过来,让凰蓝瞳趴在榻上,他亲自上药。

其实,凰蓝瞳并不是因为林术不宣自来而气愤,而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负伤的模样。从小,凰蓝瞳就是一个高傲自大的人,其中有贵为公主的原因也有她武学天赋异禀的原因,一直以来,她都以无敌自称,所以,并不愿意告诉别人她会受伤。也许在她看来,只有弱者才会受伤。

“咦……”

正处理着伤口,应该是弄疼了,凰蓝瞳面容立刻扭曲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疼?”林术更加小心起来。

“疼的话你早就人头落地了。”

凰蓝瞳就是嘴硬,怎么不承认她疼,没辙,林术只好更加小心了。

“小林子,你不是不会武功吗?”沉默了许久,凰蓝瞳又问。

“最近恶补回来的啊。若是我一直不会武功,如何随公主殿下出来打仗?”林术对谁都是这么说,反正就是不说具体怎么学会的,因为燕铃铛说不能暴露她的存在。

“你现在武功几重?”

“刚上三重吧,”

林术也不能说得太准,毕竟这是活人,不是游戏角色,头顶是没有经验条可以看的,只能通过经验分级。

“三重就可以使用这么强大的内力?”

凰蓝瞳很是震惊,虽然天下武者必与内力挂钩,但是,其中也分内修和外修的,内修就是主打内力修行,通过强化内力使用各种功法进行“隔山打牛”式的攻击,而体修则是通过各种手法施展变化莫测的体术战斗。

前者鲜有,后者居多。

“只能说我同公主殿下一样,天赋异禀嘛。”

“哼,你也配?”

凰蓝瞳不服气,天底下,她只承认自己天赋异禀。

“好,还是公主殿下厉害。”

林术帮凰蓝瞳处理好了伤口,让她起来动一下感受感受,毕竟最近还要作战,没时间给她静养,只要这些伤口不阻碍她施展武功就可以了。

“今夜与杨硕交手时,我总是差点机会对其发动致命一击,完全是因为我的日月十三枪不完整。”

说到这里,凰蓝瞳就觉得可惜,日月十三枪变化莫测,能进能退,是天底下极强的武功,不过,强是与修炼难度挂钩的,若是人人可以学,就称不上上乘武功了。

“日月十三枪的心法怎么说?”

“没有记载,应该是遗失了。”

“所以公主殿下练的是残卷?”

“嗯。不过,母皇跟我说,若是潜心钻研,说不定可以自己悟出第十三枪的心法来,毕竟,武功嘛,都是人创的。”

“行。公主殿下好好钻研,下次与杨硕交手时,带上我,我来保护你。”

“就你?”

凰蓝瞳虽然表现得不屑,但是心里还是一暖。从小要强,还没有人说过会保护她呢。

“你可不要小看我。”

“呵呵。”

见林术一本正经的模样,凰蓝瞳只是淡淡一笑,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夜已深,她有些困倦,打了个哈欠。

“公主殿下要休息了?那我退下了。”林术道。

“别。”凰蓝瞳阻止了他,勾了勾手指,坏笑道,“过来。”

“干嘛?”林术有不好的预感。

“还能干嘛?拿出你平时的本事来,让本公主享受享受。”

凰蓝瞳很是粗暴,一把将林术拽到了榻上,林术欲哭无泪: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太监啊。

吃了败仗回到千鸟城的杨硕叹气连连,杨家五虎死了最厉害的杨超,让军中士气大跌。

“义父,没想到南翎还有高人啊。”杨宇道。

“那个小太监是谁?”杨硕从未见过能够把内力用到这种程度的人,就连他这个七重武功的高手也不能,凰蓝瞳自诩天赋异禀的也不行。

“回义父,据说是南翎新上位的太监总管,林文,前阵子卖得火热的翎朝细盐就是他研究出来的,还有,上次我东宁使团前往南翎文斗,本意是打压一下南翎,没曾想也是这个林文出现,把有着天下第一文人的刘玉堂,刘文士斗得急火攻心,回了东宁之后,更是一蹶不振。”杨云调查了一番,回答道,“不过,从未有消息说他会武功啊,就算会……也不可能这么强吧。”

“能文能武的高人啊。”

杨硕喃喃,不由得背后发凉,“凰蓝瞳那丫头固然厉害,但是她的实力你知我知,大可以避其锋芒,反而是林文这种的,深藏不露,深不可测,才让我们吃了大亏。”

“义父,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杨宇问。

“紧闭城门,加强防守,不管南翎如何挑衅,绝不开门,只要守住,我们就不会输。”

“有必要吗?”

显然,这种打法虽然安全,但是太软弱,即使赢了也不算体面。一向所向披靡的杨家军不敢出城应战,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再者,东宁朝廷内鱼龙混杂,这些年杨家军得东宁皇帝重视,引得不少人妒忌,希望杨家军犯错被贬的人更不在少数,如果杨家军打得憋屈,免不了有人背后嚼舌根。

“我们没办法确定南翎还有多少高人深藏不露,如果贸然出击,中计了可就得不偿失啊。”杨硕作为老将,心眼更多,“再说,陛下的意思是让我们镇守千鸟城,不让南翎人抢回去,只要城池不破,我们就是完成了陛下的旨意,并不丢人。”

“好吧。”

杨硕都这么说了,杨家五虎,不对,现在应该是杨家四虎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杨硕是怕再次失利,丢了城池,打了败仗的话,怕是晚节不保。

处于种种疑虑,杨硕决定打得保守些,不被京城那边的人有心之人抓住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