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红枫漂落,离别时刻

离开功法阁后,江辰没有回去他的小院子里,而是去了他父亲江清风的住处。

来到江清风的住处,他此时正在院子里一人独自品茶。

见江辰来了,江清风缓缓放下茶杯。

“辰儿,你来了啊。坐吧。”

说话间,江清风也给江辰倒了杯茶,江辰也坐到了江清风对面。

“父亲”,江辰叫道。

“哎,不急,你先品品茶。”

江辰皱了下眉,“父亲,你这是?”

江清风摆了摆手,打断江辰说话。

“呼。”

江辰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气,然后一饮而尽。

“啧,真苦”,江辰感叹。

江清风见状,面无表情地道:“如何?”

“嗯,就很烫,还有就是苦”,江辰如实回答。

江清风笑道:“刚切好的热茶你不多吹吹,当然烫了。”

说完,又拿过江辰的茶杯给他满上了。

“这次,你慢慢细品,再跟我说说什么感觉。”

江辰看了看江清风,端起茶杯,学着他饮茶的样子。

缓缓地吹着热气。

“呼。”

然后饮了一小口。茶水刚入口很苦但很清新,随即回甘。

然后江辰就说道:“茶水入口即苦,苦后而甘。”

“没错,辰儿你说的没错。这种茶叫做苦茶,刚入口苦涩,细品有香,而后即甘甜。”

“那父亲你的意思是?”江辰问道。

“辰儿,你饮第一杯茶时心情浮躁急于饮茶,所以感受不到这茶的妙处。而饮第二杯茶时,你静下心来,感受到了其中的妙处。”

“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修炼路上记住切莫急于求成,这其中的利弊远不止饮茶这么简单。还有,你要记住,修炼就想饮茶这样,你有多少时间精力去准备饮茶,你才能饮到最好的茶。”

“是的,父亲我懂了”,江辰回道。

江清风将身前杯中的最后一口茶饮尽,对着江辰郑重道:“辰儿,外面的世界不像江家,人心险恶,你一定要多加小心。还有,我之前在拍卖会时曾教导过你什么?”

“父亲教导孩儿,这修炼界实力为尊。在自己实力不够强大时,莫要轻易将自身宝物示众。”

听着江辰的回答,江清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你只要记住我讲的这些,想必日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哈哈,不错不错。”

“那父亲还有什么事吗?”

“哦,对了”,江清风收敛了下笑容。

随后他手中一闪,出现了两枚纳戒。

“这两个纳戒一个是装着一些食物,另一个是装着你这三年可能要用到的修炼资源。还有,你准备何时出发?”

江辰思索了下。

“孩儿准备明日便出发。”

“好,那我就让人给你备好马。”

“嗯,劳烦父亲了。”

江清风摆了摆手,“小事小事,来咱父子就以茶代酒为你明日送行吧。”

说完,江清风又给两人的茶杯给满上了。

茶水已经凉了,两人碰了个杯然后一饮而尽。

“回去收拾东西吧”,江清风说道。

“好。”

江辰点了点头。

看着江辰离开的身影,江清风不禁感叹道:“唉,辰儿他长大了啊,都有自己的想法了。”

……

过了一会儿,江辰回到自己的院子。先是看了看带回来的卷轴,然后就开始在院子里修炼行云剑决和崩拳。

不过,他收了力。不然,就他这个小院子怎么能禁得住他这么折腾,恐怕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夜晚,星辰如海,一望无际。

“喝。”

江辰练完行云剑决最后一式后,屏息收力。

“今天晚上就到这吧”,江辰喃喃自语。

江辰收拾了下,就进了房间。不过,他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坐到了修炼台上,取出几瓶灵液开始运转逆仙决吸收灵液。

……

第二日,天刚露出鱼肚白。

江辰已经起身在院子里修炼起了行云剑决,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比别人更快修炼成武技。因为,他比别人更有天赋还更加勤奋。

江辰又练了一会儿,然后就收拾了一下去房间洗澡去了。

洗完澡他换了一身黑袍就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向着他母亲的院子走去。

“母亲”,江辰在门外叫道。

秦雪梅今天穿着一身绿裙,与平时一样将头发盘了起来,看起来还是依旧美丽动人。

秦雪梅看着江辰这个样子,就知道江辰要离开了,但还是很不情愿地问道:“辰儿,你今天就要走了吗?真的……要走了吗?”

看着母亲的样子,江辰有些不忍,不过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秦雪梅上前将江辰抱在怀中。

“辰儿,那你要多加小心哦。”

说完,秦雪梅眼睛已经有些通红。不过,她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我会的,母亲。”

“咦,哥你来了?”

江雪儿的声音响起。

看见江雪儿出来后,秦雪梅松开了江辰。

“雪儿,过来让哥哥我好好看看你”,江辰对着江雪儿说道。

江雪儿走过来,江辰揉了揉她的小脸。

“嗯,雪儿果然还是最可爱了。”

江雪儿笑道:“那当然了,嘻嘻。”

“雪儿。”

江辰认真地看着她。

“怎么了,哥?”

江雪儿一脸疑惑。

“哥哥我今天就要出去了,你在家要好好听母亲的话哦,每天都要很乖哦。”

江雪儿用力地点了点头,用她自认为最认真的表情回道:“我会的,哥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听话的,但是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

江辰蹲下身用手刮了刮她的小琼鼻。

“哥哥记性很好,哥哥是不会忘记的。”

江辰说完站起身来。

“那母亲我就先走了”,江辰对着秦雪梅说道。

秦雪梅点了点头。

“我们送你到门口吧。”

说完,秦雪梅抱着江雪儿与江辰向着江家大门走去。

江家门口,江清风与二长老正在等着江辰。

“二爷爷,父亲你们怎么来了?”

“臭小子,你要出去历练了不跟你二爷爷说说,是不是不把你二爷爷当做自己人?”二长老气急败坏地说道。

说着,就欲上前给江辰脑袋一下子。

看着二长老这个样子,江清风赶紧拦下。

“怎么会呢,二伯,是我让他不要声张的”,江清风替江辰解围。

“既然是清风你说的,那就算了吧。”

说完,二长老转过头,装作高冷的样子。

“二爷爷……”,江辰欲言又止。

二长老没有理他,似乎还在生气江辰没有告诉他要走的事。江辰从小就是二长老他看着长大的,可以说对待江辰就跟对亲孙子一个样。

江清风开口道:“辰儿,你都收拾好了没?”

“收拾好了。”

江清风走过去拍了拍江辰肩膀。

“那你就抓紧时间上路吧,路上小心。”

“嗯。”

阿林这时正站在不远处的红枫树林前帮江辰牵着马,见江辰过来就把缰绳递给了他。

“少族长,您慢走”,阿林对着江辰说道。

江辰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他一跃,坐在了马上。转过头看了看江清风他们,他们也在看着他。

“辰儿,慢走”,江清风喊道。

二长老也转过身看着江辰,大声喊道:“臭小子,一路小心。”

秦雪梅抱着江雪儿两人向着江辰挥手。

“辰儿,一路小心。”

“哥哥,一定要回来给我做好吃的哦。”

江辰笑着点了点头。喊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完,就骑着马向着红枫树林深处驶去。

直到他们只能看见掉落的红枫树叶才回去。

“辰儿,希望三年后的你能不负众望吧。”

江辰骑着马快速跑着,按他的计算,白天赶路,晚上让马休息,七天后应该就能到达黑渊城。

红枫城之所以叫红枫城就是因为这里附近遍布红枫树,而今,江辰离开的日子刚好是红枫树落叶的季节。

漫天红枫树叶漂落,江辰骑着马在当中奔驰。

看着这幅场景,江辰忍不住大笑:“红枫叶落季,少年离别去,待我归来时,风惊云亦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