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朝与帝国的矛盾

“你迷路了?”显儿被张之云弄的一怔,忽然捧腹大笑起来。

“不是吧,哈哈,你竟然会迷路?哈哈!”显儿直个不停,全然没有在意张之云脸上阴云密布。

“你再笑,有可能你也向他们一眼。”他伸手一指已经断成两截的黑甲骑士尸体。

显儿不再笑了,可看她那一抖一抖的肩膀。张之云也无可奈何,心中不免腹诽,不就是迷路,有着这么好笑吗。

但是看显儿的架势,似乎挺好笑的。他也不能一刀将显儿给杀了,主要有两个原因:催辣手花的事情张之云自认为做不出来;再者,要是没有显儿,他独自一人离开这鬼荒原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张之云瞧不起自己,实在他对自己这路痴天赋佩服的五体投地。在地球的时候,走了三年的上学路都能迷路的时候,张之云知道自己没救了。

叫显儿的女孩只是轻微受伤,此时天已经黑了。张之云和显儿找了一个背风的山坡,张之云再次拿出他十尺长的砍刀。长刀扬起落下,新鲜的马肉已经放在篝火上烤着。

看着张之云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显儿有些紧张。

“给我说一下帝国在这第一带的状况。”张之云啃着一条马腿,俨然把自己当成一位来自玄武帝国的良民。他想在显儿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至少要捋清自己目前要面临什么。

显儿不敢怠慢,开始向张之云介绍这里的情况。她是真的害怕,这个人看起来挺和善的。但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显儿不会忘记这人轻易一道将两位落月神朝的骑士杀死。

她说的很详细,也很会说,三言两语两语直戳重点。

“所以说,你是第一次进入白鹤军团,而且还是偷着混进去的。”

“父亲不让我出去,每天待在皇···家里一点没有意思。”显儿抱怨。她有些心虚的瞅了张之云一眼,后者依旧卖力啃着骨头。这人是有多能吃,显儿心想,那么大的一头马几乎尽数进了他的肚子。

“对了···还没问你···你的···名字?”

“张家,张之云。”张之云学了一下云随风介绍自己,也没有虚构一个其他的名字,反正他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就是黑户口,没人知道。

显儿小小的哦了一声,低头吃自己手里的肉。

氛围变得沉默,张之云没问显儿身世之内的。这个叫显儿的或许来自玄武帝国某个大家族。要想混进戒律森严的军队,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

按照显儿描述。玄武帝国和落月神朝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千年。战争的原因就是为了扩展疆土,千年以来这片土地上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战役。但在一百年前,帝国和神朝签订了停战协议。

其中的缘由就是几百年的战争,让帝国和神朝元气大伤。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局面出现,双方决定各自收敛。

但最近几十年,玄武帝国皇室发生了一次动乱。皇室平凉王叛乱,为了清剿叛军,帝国损失不少。

平凉王兵败,率领残余势力透底落月神朝。落月神朝乐得对手出事,暗中扶持平凉王。这次白鹤军团的遭遇,背后就有落月神朝和平凉王的影子。

实际情况是,玄武帝国和落月神朝一直势均力敌。但几十年前玄武帝国内部的动乱让帝国和神朝之间原本微妙的关系变得不稳定起来。

据显儿告知的信息。落月神朝近几年动作频繁,不断派兵在玄武帝国边疆滋事。而玄武帝国也是相应的出击,但也只能这样。双方心知肚明,谁都不想挑起战争,那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落月神朝这样想,玄武帝国亦是如此。

所以大型战争不可能发生,小型战争无法避免。对于玄武帝国,这更是一次试探。帝国和神朝停战已有百年,双方都没有真正交手过。落月神朝迫切想知道玄武帝国目前真实实力,所以按捺不住,开始蠢蠢欲动。

张之云有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的感觉,其实结果已经出来了。落月神朝的实力要比玄武帝国强,所以行事这般肆无忌惮。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只好静静的等待。

这些自然不是显儿所说,而是张之云结合显儿透露的消息分析总结而得。就这个看起来呆萌的少女,知道自己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张之云看到显儿把自己卷缩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不由得感叹这女娃是心真大,也不怕旁边还有一头饿狼。

“好一个玄武帝国,好一个落月神朝。”张之云喃喃自语,“这个世界就是这般,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谁才是真正的主宰,唉!”

张之云躺在坡地上,不多时也进入梦乡。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在他不远处有一道人影。人影盯着他们看了一会,融入夜色消失不见。

在一个距离张之云很远的地方,亦是月色笼罩。透过朦胧的月光,依稀看见这里佛塔林立,有亢长的诵经声传出。

某座佛塔的最顶层,有两位僧人促膝而坐。敲着木鱼,闭目诵经。

“佛祖阁下,封天灵阵松动,这恐怕是一场劫难。”两位僧人中,一位年长的僧人满是皱纹,突然停下诵经,神色忧愁。

“枯叶古佛,你的心乱了。”坐在枯叶古佛对面的僧人较为年轻,值得注意的是。他一身白色的僧袍,眉心处一朵花的印记。

“阿弥陀佛,封天灵阵松动。这就意味着谛仙之地和封魔之地可以进入帝落之地。封魔宫和谛仙之盟已经暗中行动,这对帝落之地的生灵无疑···”枯叶古佛突然收手合一,闭目诵经。他的心乱了,这是不应该的。

“封天灵阵只是结束了对帝落之地的屏蔽,帝落之地的天地秩序还在。追神以上的强者进不去,彼岸花最后传来信息:帝落之地,追神强者云集。所以古佛无需担心。”年轻僧人依旧闭目,不紧不慢敲着木鱼。仿佛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那这···”古佛欲言又止。

“封天灵阵的变动,是守阵人的手笔。让临空去帝落之地,他与彼岸花的三生情劫,也该结束了。”

“遵我佛法旨。”

或许,张之云不知道。他来到败落星域,是所有的开始。这一切的开始,最后都要他来终结。

或许他现在的想法很普通,只是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然后把嘱托之事办好,之后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佛塔中,诵经声依旧,诵经的人不见了。